《法华文句》卷四云:“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优昙花又名优昙婆罗花,意为灵瑞之花,传说三千年一开。佛经用此花形容佛陀难遇,正如难遇优昙婆罗花。
  “我有花一朵,采撷种心间。”回首四十多年,却是内心荒芜,杂草丛生。正如在漫长的暗夜中前行,不知西东。路上偶有灯火,也是微渺萤光。出身微寒,行路难。无人引路,一路磕绊,终到人生之中途。
  内心无明,“躬自悼矣”。人言“四十不惑”,我却四十倍感茫然,常念病痛何时尽,烦恼何时断。
  昔日因缘,得遇佛法。修学十月,心慢慢地平静下来,纷扰杂乱的思绪渐渐理清,各种妄念也渐调伏。每学一处,陷入深思,柳暗花明,寻得答案,心中豁然开朗。对一佛理领悟后,那种欣喜无法言表,更是体悟了“醍醐灌顶”的法趣。身行立坐,如浴春风,自在清凉。
  佛陀乃“大慈父”“大医王”,感于本师慈悲,感于高僧大德们的无私济世,由此心中对三宝的恭敬愈强。现今鼓起勇气,正视自己,直面内心,思维人生。

思维一   人身本苦,为何苦

  往昔业力,今世果报,再加上此生五戒不持,因果真实不虚,业报不爽。原生家庭带来的自卑、安全感的欠缺,如影随形。错误地对自我判断,错误地对这个世界进行设定,总盼着由外力来弥补内心的缺憾。对自我、世界怀疑,困惑重重。
  悲观、失望,远离人群自怨自艾。正因为不接纳,所以戾气十足。如此暗黑敏感体质自然是被人隔离。人际关系紧张,人视我如毒物,因而终日郁郁寡欢。不接纳,更引发内心贪嗔痴三苦,使身心更加煎熬。

思维二    人身本苦,如何正视苦痛

  喜乐短暂,痛苦恒常。往事已矣,只是雪泥鸿爪。每每忆起苦痛,如虫噬骨。如今思维,苦是修行的增上缘。因为身历困苦,更有愿力去探究生命的究竟,更能身同感受有情众生的苦,因此心量打开,慈悲心渐起,对他人也更加宽容。

思维三    人身本苦,如何改变苦痛

  往昔写有一文《乞丐情怀》,以乞者的心态渴求怜悯,如今但作“病者想”,已身罹重患,需寻药医治。
  伟大的佛陀发现每个生命都具备觉悟的潜质,世人内有如来藏却不懂得挖掘,心外求法。如遇苦痛,向外攀缘,乱抓救命稻草。导师告知我们,“每个人自己才是最好的治疗师,佛陀不能帮你治病,法也是如此,它只是帮助你获得治疗能力。”由此明了,心病仍需心药医治。佛法帮助有情获得治疗能力,至于是否有效,还取决于自身根机和对三宝的信仰力。
  “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内心保持正确的观照,摆脱对常乐我净的执著。
  知轮回,了因果,解四谛法门,以缘起的智慧观照内心,践行八正道。先自救,完成自我的救赎,从佛法中自利再利他人,不负如来,不负众生。立此生目标,人生不再彷徨。
  “千江有水千江月,”水清则月现。让佛法安住我心,常忆三宝功德,心怀感恩。
  感恩今世父母给予色身,以食哺育我成长。
  感恩师长授我以知,获今世之正命。
  感恩和谐国土,让我心无挂碍地安居。
  感恩有情众生,为我身作大饶益。
  “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甘露法雨,滋润心田,优昙花正芬芳,人生如梦,那朵花可摘否?我欲枝头采撷,证娑婆!

净明戊戌年腊月十六长尾山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