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网络班差不多有6年左右时间,现场班、网络辅导班、纯网络班三种形式,自己都有一些实践,作为辅导义工,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网络带班的一些经验和教训,不是标准也不是模式。
  整个带班过程中,我发现现场带班、网络带班和纯网络班有很大的差异。学习了国际弘法的带班,又发现国际弘法的带班跟前面三种带班也有很多差异,而最大的差异就是在时空上。听了几位国际弘法带班辅导义工的分享,发现挺有代表性,时间上空间上都很分散:时间上有时差,空间上不在一个地方。大家要做好定课、自修、共修,还要义工行,实际上不但对辅导员是考验,对师兄的考验会更大,特别是召集人。这些问题如何解决?抓手到底在哪里?

一、关注内在生命成长的需求

  思考这些状况,实际上其背后都有一个最重要的动力,这个动力就是三级修学的魅力---两套模式让生命能够成长提升的内在驱动力。关于这点,我感到无论是现场带班、网络带班,还是纯网络班,作为辅导员都是可以抓到的一个核心点——内在生命成长的需求。当这种需求不断被重复,不断被随喜,不断被赞叹,实际上每位师兄都会克服很多困难,去让自己的生命得到成长。
  我在带班过程中实际上就是抓住了学员的这个点,去激发每位学员当下能够去承担或者能够去付出的每一个机会,所以在这个点上,我会更多的去发现班级交流过程中每位师兄的善行善念。特别是善念,因为给予这种善行善念随喜赞叹的过程,实际上始终联系着两套模式、十八字方针和八步骤三种禅修,因为让每位师兄生命成长的核心关键就在这里。

二、激发每位师兄的内在驱动力

  接着就是激发每位师兄的内在驱动力,辅导员的带班就是辅助、学习、分享的过程。作为辅导员,首先要把每位师兄的状况看明白,看明白后还要跟他分享,特别是在班级交流,聆听他5分钟分享之后的介入式分享,你要真正让他感到听了辅导员的分享,他有一些触动与感悟。
  每次辅导员能够真正看懂听懂每位师兄5分钟的分享,以及能真正看明白这位师兄的分享反应出来的他日常的自修、定课、义工行以及生活中所有的需求。这个过程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我自己也在成长。成长的是什么?成长的是自他相换后对另外一种生活状态的感受和体验。将这种感受和体验再去结合导师所开示的佛法,会发现中间有一种很紧密的连接。这种连接就是如何把理论正见真正落实到现实正见上,并不是个体在每天的生活体验中来理解理论正见,认识现实正见,而是通过全班师兄生活当中的践行——他的经历、他的经验、他的成功与失败去真正对正见有所连接,对八步骤有所连接,对三种禅修有所连接,所以在整个过程中能够带纯网络班、网络带班,包括现场班,都是让辅导员提升的一次很好的机会。因为有这样的一种受益、体验和认识,实际上每一次带班我都会深深感恩来参加班级交流的每位师兄。
  也许因为有这样一种心行,就会产生一种感同身受吧!在这种感同身受中就会激发起自己的一点点思考,而这些思考到底能不能让自己生命成长?它会慢慢地扩散、辐射、影响班级的每位师兄。因为我始终认为作为一个班级,或者作为一个部门的团队,最大也最深厚的是一种经过沉淀的那种深沉的力量(就像东方太极拳给人的力量)。一个团队就相当于一个小森林,大家都有各自的位置,而每个位置都有面对的空间与时间。

三、良好氛围的营造

  在学习和聆听辅导员们分享的过程中,给我深切的感受就是:海外师兄们的修学真是很不容易!为什么很不容易?第一,离开祖国漂洋过海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人文环境,而在这种环境中自己最缺少的是安全感,时常伴有孤独感。因为我也有几年是待在新加坡,确有这样的一种感受,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跟祖国的华人有连接。所以说在国外见到华人,特别是老乡,又是同一个城市的,那种亲近感特别强!特别的渴望!特别是我们现在又依止同一位导师,学同样的法,并且还有一个同样的平台,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而所有这些优势,能够推动每位师兄做好自修、完成定课,同时又因有共修的平台,再不断去推动自修和定课,这样的循环中就会收到效果。
  这样的效果我其实在2017年开始带第一个网络班、半年后又带第二个网络同喜班的过程中就有很深的体会。大家来自全国四面八方,都在自己家里参加交流,班级与班级师兄在网络上的不断沟通与交流,就会慢慢发酵、沉淀出一种情感。这种情感的培养,我发现和现场班师兄的培养是不一样的:现场班可以吃顿饭,喝个咖啡或者茶,很有氛围,网络班最大的难题是缺乏营造现场班氛围的条件。
  虽然没有一种空间的氛围,但是可以营造时间的氛围。在营造时间氛围的过程中,大家对每一位师兄,特别是辅导员师兄分享的每一句话都会特别敏感。辅导员分享的一句话可以让学员回去想几天,想完之后,突然打电话给我:辅导员你那天分享的那句话是啥意思?所以说做网络班的辅导员,我个人的经验就是,讲的每一句话都是营造氛围的因,所以在过程当中要特别的自我检讨、自我觉知与观察,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受益也特别多。

四、坚定地执行模式

  带网络班差不多6年左右时间,最大的体会是,要做好网络带班,辅导员首先要坚定地执行模式。这一点你不可能用个人修学的知见,或者个人认为怎么样能够把一个网络班带好,所以说要坚定执行模式。坚定执行模式的前提是需要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模式、接受模式,特别是我一直以来都是用导师开示的《辅导员的素养》中的六个标准时常对照自己,时常检讨自己:第一条对法义的准确理解;第二条身体力行;第三条无我;第四条慈悲;第五条自我检讨;第六条善巧方便。
  这六条标准一直以来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和标准。整个三级修学最核心的是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十六字窍诀。如何去理解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和十六字窍诀,真正听懂导师每一次的开示,这个是关键!当有了这个点的时候,在坚定执行模式的过程当中需要内紧外松,不把自己的理解(也不能说不可以,反正我是不这么做的)——把我理解的和盘托出——这个实际上是“以我为中心”在带班。
  这个时候在班级里你会发现,能够接受我这样带班分享的仅仅是学员当中的一部分而已,不会是全部。我带班以来通过观察自己得出一个结论:以我辅导员为中心讲的十分正确的话,仅仅能让一部分学员接受(接受你这个辅导员讲的正确的话),并且它的比例只有三分之一不到。这是在带班过程中我的体会,特别是带网络班——大家都是待在家里交流的。
  内紧的是什么?自己很清楚是安住在模式里;外松的是什么?根据每位师兄目前的状态对机而自由地说。所以我网络带班也好,带纯网络班也好,都是针对不同师兄做不同的分享,包括带现场班我也是这样。对一些修学精进,对法义(就是理论正见)理解透彻,发心很大又有承担的师兄,我反而给予很大的压力,班上就有师兄说是“开刀”,或者叫“打压”,反正我都不同意这两种说法。什么叫“开刀”?什么是“打压”?都没有,仅仅是一种真诚的分享而已。因为这样的师兄我看到了他的成长空间。对一般的也就是大部分师兄,实际上只要能够完成自修和共修达标就可以。还有一部分师兄自修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就来共修了,我也表示欢迎!因为你来就好,因为你来的这三个小时:在网上或现场你就屏蔽掉了三个小时的烦恼——很多不在修行修学上的外缘和外境,对他个人来讲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所以对这样的师兄,我往往聆听完分享以后都给予随喜鼓励。在这样的过程中,辅导员若把握好这个点,班级的氛围就比较容易营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