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道定、张峰   图│净悦

  2019年3月17日下午,一场“茶空间与侘寂之美”的艺术沙龙在武夷山九龙湾山水间文化讲坛拉开了帷幕,各界和各地的朋友们欢聚一堂,聆听觉醒的艺术,共享智慧的盛宴。主讲嘉宾顾忆是建筑设计师,极省主义倡导者。顾老师旅非十多年,拥有独特、丰富的人生经历。代表作品有:“厢”“喜舍时光”“陶然有山”“优在集”等。

侘寂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内观哲学。

  关于侘寂(wabi-sabi)一词,顾忆老师说这是一种需要意会,很难用言语来表达的境界,是一种以接受短暂和不完美为核心的美学。侘寂的美有时被描述为“不完美的,无常的,不完整的”。它是从佛教三法印派生出的概念,特别是无常。有的人认为,侘寂是东方美学的最高境界。

短暂即永恒

  日本人崇尚的樱花美学,其实就是对“逝者如斯”的敬重与追求。美好的事物是不稳定的,而逝去是永恒的静美。正如川端康成所说:“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而“逝是最高的艺术,是美的极致表现”。接纳无常,可以把生死看作一件很美的事情。格物致知,从对物的珍惜到对逝的坦然,也是一种价值观的修行。

不完美即大美

  顾忆老师在日本时,曾看到一个细节。在园子里静静流淌的溪流景观中,园艺工人将落水的枝叶和樱花拣出分离,挑去枝条,将樱花继续送回水中。这正是侘寂美学的生活态度。什么是最干净的院子?在顾老师的描述中,我们看到一个场景:一代茶圣千利休的弟子,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千利休走过去,轻轻地摇了下树,一些花瓣和树叶迎风而落。接受不完美的完美,美得干净,且纯粹。

简朴即高贵

  顾忆还介绍了西方对于东方侘寂美学的运用,提到比利时著名的建筑师Axel Vervoordt。他擅于运用最简朴、最原始的方式来表达高贵。这位建筑师出生于物质生活极其丰富的家庭环境,但当他游历各国后,发现了修心的重要。一个内心丰富的人,即使用一根枯树枝也可以造就美,并不需要用华丽的东西来修饰。他说:“削减到本质,不能剥离它的韵,保持干净纯净,但不要剥夺生命力。”一种随意而为的不平衡,也是一种侘寂美学。
  顾忆老师给我们推荐了一部电影《寻访千利休》。千利休是日本战国时代著名的茶道宗师。赋予日本茶道“简”的思想,并提出茶道应在“和,敬,清,寂”基本精神下发展出自身的日式美学。这部电影里,千利休用一个装水的日式简单器物和一竹筒水,倒影出月亮的美丽景色,使挑剔寻找宝物的大将军也为之折服。
  顾忆老师还向我们分享了千利休的两句话:我所挑选的物品,有时光的痕跡,都会留下传说;我只向美低头。美,我说了算。
  随后,书友们踊跃分享了今天的感受,纷纷表示受益良多,并表达了感恩之情。特别是武夷山有许多从事茶行业的朋友,一直不知道如何布置自己的茶空间。从前一直觉得完美主义才是最好的,如今看来,侘寂是一种追求不完美的完美,哪怕残缺也是美。美无处不在!
  主持人善敏做了总结:简单,纯净,虚空,来源于深藏的大智慧与高贵。其实日本的“侘寂”就是东方的禅意美学,它并不只存在于某个地方,而是在我们心中。每个人都有对美的追求,也是对精神世界的追求。
  最后,大家一起朗读了顾老师对于这个主题的理解:侘寂,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内观哲学,更是对时间和空间的禅意态度。生活中处处可欣赏,并运用侘寂之美。它不需要有太多的观众,剥离哗众取宠,安静地拥有与世无争的独立。但是在这貌似孤独的背后,是经历世间繁华种种,看清世界的真相,看破世间一切的粘着,冲向幸福。掌握空的智慧,不粘著于固定不变,尊重潮起潮落,尊重大自然所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