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辅导员在我内心里,都是我仰慕的师兄。不管从外在到内在,都是老老实实践行两套模式,严格遵循着导师的教导。自认为我不善言词,又怯场,性格内向又自卑,觉得辅导义工这条路不适合我,内心非常抵触。因为内心的狭隘障碍了我,对于导师施设两套模式的殊胜不能正确认识,导致我一直不敢走出来。
  学习上士道时有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不发菩提心是没有出路的,没有其他选择。2018年3月,在师兄们的慈悲引导下我报名参加辅助员选拔。那时其实修学状态不是很好,但是自己曾经发下誓愿,不管如何都应该参加。当我感到自己并没有以纯正的发心来参加这场考核,好像是来完成任务似的,内心特别惭愧。前行准备也不充分,但是无论结果如何,先试试看。
  第一次考核落选了,但是我也很有收获。参加这样一场交流对我特别震撼,很多优秀的师兄比我想像中还要精进勇猛,而我呢?当下特别惭愧,觉察到我的问题:闻思修时间太少,对于修学还停留在表面,并没有深入。也了解到辅助员考核并非想像中那么难,只要突破自我的内心障碍,愿意发心走出来,直下承担,老老实实践行两套模式。
  10月我参加了第二次选拔,通过调整心行,当下比较安住,认识到考核其实就在检验自己的心行。每次参与考核过程,我都很受益,想着即使考不过,下次再来。考核也是对自己心行的突破,这也是一个关卡,修行无非就是突破内心的种种障碍。
  这次选拔通过后, 12月初就接到智凡师兄的邀请,让我去陪伴一个同喜班,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可随后,内心开始波澜起伏,我能做好吗?能不能坚持下去?各种担忧开始起来了。这是我以往的常态。再次回顾了培训时所讲的辅助员的职责和定位,辅助员是学习者、陪伴者、分享者、服务者,是模式的传递者。通过思惟,担忧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跟班不久,没想到我也很快进入状态,闻思的意乐被调动起来,拖延症不知不觉对治了不少。每天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想到时间有限,有空就会自觉学习法义,减少了很多刷手机的时间,时间就多起来了。
  再学习同喜班的课程,每天都法喜满满,心也容易安住在善所缘。以前会纠结要学习两边课程,担心时间不够,担心会不会三天打渔两天晒网。通过这段时间观察,发现本班的修学也会比较用心,这正是由服务大众而积累了资粮,这样做事不会累,也能持续下去。
  对于我这样不真诚、不认真、不老实的,不重视闻思的人,如果没有走出来,很难体会导师构建两套模式的殊胜性。再次仰望导师的智慧和慈悲,导师太了解我们凡夫的劣根性,通过服务大众来促进修学,增长自己的包容心和慈悲心。
  同时,与新班师兄在一起修学,反而更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同喜班师兄们对法的渴求之心超乎我的想象,使我提醒自己“莫将容易得,当作等闲看”。
  在做事过程中,也发现自己很多地方做得不好。一方面接纳自己的现状,同时思惟导师开示的“事来则应,事去不留”。即使做不好,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落入自己的情绪里,反而会与师兄们多交流,多探讨,汲取其他师兄的带班经验,从中多学习,多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