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出生在五十年代,完全受唯物主义思想教育成长起来的人。六十岁以前,我完全不相信人还有前世和来生。虽然冥冥中也会有一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观念,但总体来说还是相信人死如灯灭。
  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在这样一种无所畏惧,没有修行的日子里,自己不知道造下了多少恶业。比如说,为了饱口福而杀生,还吃过鲜活食物;由着各种欲望膨胀;把愚痴当智慧;贪嗔痴慢疑样样俱全,而我却不以为然。在家里,有时会固执己见,因为一些小事和老公、女儿争吵;在外面,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会有抱怨,对所谓伤害了我利益的人起嗔恨心。而从不知道有忏悔的必要,甚至认为自己还很不错,有错的都是别人。虽然有时也会有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后悔,但那也只是懊恼而已,很少有向别人道歉的时候。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差不多大半辈子。
  自从五六年前开始学佛以后,我渐渐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这些毛病,并学会了检讨自己。特别是进入三级修以后,通过系统的修习,我逐渐认识到,人的生命就像一条长河,而今生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朵浪花。此次生命之前有着无穷的过去,此生结束之后又有着无尽的未来。我们在这短暂的人生中,因为各种因缘跟各种人相识相遇。
  我应该学会接纳各种因缘,并且懂得珍惜才是,比如我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女儿高二就出国念书了,她在国外学习,生活了七年。等她回到我身边时,我发现女儿的一些思想观念和生活习惯都让我看不惯,甚至无法接受,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代沟吧。于是我就会经常表露出对她的不满意,总是想用我的观念来影响她,让她按照我希望的那样去生活、工作,可是事与愿违,女儿个性很强,对我的指指点点非常不满,于是我们两个就摩擦不断。那段时间我真的很苦恼,女儿也很不开心。虽说母女之间的矛盾是容易化解的,但我们在家里还会经常为一些琐事争论不休,也真的挺闹心的。
  随着修学的不断深入,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在于我执。我认为我是妈妈,女儿是我的,我的想法是对的,所以她就应该听我的。不听我的就是不知好歹,不懂道理。其实女儿已经长大了,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今生今世我们能做母女也是缘分,我应该好好珍惜才对。我应该尊重她的想法,让她有独立的空间。后来我向女儿真诚地道歉,我确实不应该过多干预她的事情,何况也不是什么原则问题。其实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即使是原则问题,也应该由自己判断对错,栽跟头也应该后果自负,而且这也是她成长必须经历的过程。
  当我向女儿道歉后,女儿也检讨了自己。让我惭愧的是,女儿的道歉似乎来得更坦诚,更自然。我当时就反思,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向人道歉的习惯所致,特别是我一直有着跟家人、子女道歉很没面子的错误观念。
  其实,父母的人生观念不一定都是对的,也是需要不断地更新和纠错的。学会了经常检讨自己的心行,放开了对女儿的执著,我自己也轻松了许多,也不生气了,女儿也温和了不少。回想起来,自己过去似乎并没有因为在一些事情上占了上风而身心愉悦,相反,如果时常观察自己的过失,检讨自己,不断地纠正错误,反而能活得轻松自在。
  人的一生很短暂,我们要抓紧时间,通过修学调整心行,做好当下的自己。远离贪嗔痴,修好自己的身语意,未来命运就是要靠我们现在不断地积累善的因缘。
  把握好当下,就能把握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