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宗教,我以前是不相信任何带有神秘属性的事物的。我认为这个世界没有神秘可言,一切都可以被科学解释,我们只是需要时间来发展科学理论。
  但是慢慢地,我发现,这可能是条死胡同——科学从本质上无法建立道德。在科学的世界里,道德是无意义的,是功利性的,是利益导向的。而我无法接受这种说法,因为这让一切的利他之事变成了一种功利行为,让这个世界的温情蒙上了一层阴影。一切都是出于我的利益、我的种族的利益、我的基因的利益......总之,一切都是有限的,对立的,自私的,冰冷的。而这样一个世界,不是我愿意生存的世界,我不愿意相信这就是我们世界的真相。
  但回头看我们的传统道德,也不是那么令人信服:传统道德告诉我们要善良、要节俭、要谦卑......但是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而在实际生活中真正面临道德和利益的抉择时,这种不清楚就跳出来障碍我们做出符合道德的选择。
  总之,我没法相信科学,也没法相信传统道德,因为一个不够善,另一个不够真。而出于对信仰的排斥,就转向了哲学。我想通过哲学理论的分析,得到无私存在的理论基础和依据,进而得到一点心灵的慰藉。
  通过哲学,我认识到这样一个观点:如果无私要存在,那么人与人、甚至一切事物之间的界限就必须消失。因为如果你我实有分别,那么我们就不是一体。如果不是一体,就有对立。有对立,就有威胁,就有紧张,就有暴力和伤害的种子。
  在这个充斥着信仰系统(不仅仅是宗教信仰)的世界上,哪个系统坚定无疑地强调:我们是无分别的,是一体的,要无私对待一切众生?就是佛教。
  因此,在科学、传统道德、哲学中兜兜转转,发现还是宗教信仰能解决我的问题,就像导师说的——“宗教始终是精神生活的核心”。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虽然我学佛的障碍很多,但是由于理性的探索而认识了佛法正见,即使自己情感上不情不愿,也不得不承认佛教说的可能才是真理,进而踏入佛法的大门,尝试亲身去体证,以彻底消除我的疑惑。
  这说明理性在佛教信仰中是十分重要的,即使一开始没有无条件的信心,通过理性也能被引领到正道上。既然佛法是真理,而理性的特征就是探求真理,那么理性必然引向佛法。就像导师说的——“佛教信仰应以理性作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