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我参加了辅助员选拔,选拔通过时我喜忧参半。喜的是我真的通过了,忧的是上岗后每周多两次共修,还要个人自修,这得占用多少时间啊!更重要的是,我担心自己文化水平低,哪能引导好新师兄?
  我甚至有点想放弃不干了,可是想起曾经口口声声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要做导师合格的弟子,尽我所能参加义工行,现在怎么害怕做事,起烦恼了?其实还是自己的凡夫心在作怪,要占用吹牛聊天的时间,不自由了。我问自己:每天修皈依、发菩提心都发到哪里去了?怕陪伴不好,我自己修学做到真诚、认真、老实了没有?这才刚通过,还没正式上岗,怎么知道没时间、没能力呢?
  随后我参加了上岗培训。学习后才知道,辅助员是协助辅导员引导新学员修学的义工,召集小组师兄参加共修,是来传递两套模式的,帮助新学员养成定课、闻思法义的修学习惯,引导他们运用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来修学。辅助员不是老师,不是管理者,而是学习者、陪伴者、分享者、服务者。我只是比新师兄更早熟悉两套模式而已。是我搞错定位了,要把自己定位学习者、服务者才对,我是来学习传递模式的,还有什么压力可言。
  9月正式上岗以来是很有收获的。可以学习辅导员的带班经验,也从新学员各自不同的分享中得到很多启发。我带着服务、学习的心陪伴小组师兄共修,和师兄们平等相处,而不是高高在上,减少了我执,增长了慈悲。
  之前的担心、想逃,都是自己凡夫心的设定。做了辅助员,是要多花一些时间修学,但并没有影响我的生活,反而更有收获。对八步骤的运用更清晰,对法义的理解更深入,也更清楚自己有哪些薄弱点。
  记得学《佛教与传统文化》这课时,我示范分享有点偏差,听了新师兄的分享,发现她们学得比我认真、透彻。后来通过辅导员引导讨论、总结,我知道了这课主要脉络,深感惭愧:我落实态度模式有偏差,是用小聪明在学,所以抓不到重点。过后我每课认真闻思、做笔记,修学效果有了明显进步!
  如果我没走出来做辅助员,而是把多余的时间用去吹牛聊天、睡大觉,那才是最大的损失!虽然现在刚上岗做得不好,但导师说过,只要按模式努力学习,带不好不是你的责任;不按模式来,带不好就有责任。我想只要用心去做,佛菩萨、导师一定会加持的!
  “烦恼即菩提”,对模式的进一步领会,让我不断走出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