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同修班的学员,我已经在三级修学快5年了。书院的模式是悲智双运,也就是要践行修学和服务大众两套模式。而我在践行服务大众模式上,还是非常有欠缺的,几年来,并没有在服务大众模式中快速成长。
  我所承担的义工主线是修学服务中的班级日常服务,另外还承担了导读员、辅导员等。看起来承担了不少,但没有进行智慧的选择,导致成长的路径有点杂,没有集中火力,这里走走,那里走走,力量就分散了。各种模式的培训都没有非常深入地去实践,只是就事论事地完成,还做得有点烦恼。所以说,在服务大众模式中,自己的智慧和慈悲都没能得到很好的成长。在今后的过程中,还要进一步落实让做事成为修行,并在主线岗位尽快熟悉模式,真正成长。
  作为一名实习辅导义工,经过将近9个多月的带班,从刚开始的忐忑不安懵懵懂懂,到逐步开始熟悉。现在,不仅是对课程熟悉了,对学员也从陌生到熟悉。从开班三个月选出班委开始,就推动班委尝试走入随缘义工的行列,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己没有创造更好的条件和因缘。所以,这些推动,只是落实在了口头上。
  反而是辅助员觉清师兄在有活动的时候,善巧地给予了文宣义工、慈善义工践行的机会,从而让她们能够直接参与到这些路径举办的活动中去。道琨师兄也请锦霞师兄参与了修学义工们的年底感恩会。师兄们通过这些活动,开始初步了解各义工团队的运作情况,感受到义工行带来的法喜,从而增上了修学。在此,深深地感恩觉清师兄和道琨师兄。作为一名实习辅导员,我没能给予师兄们什么,反而是从师兄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做事的智慧方法。
  作为一名凡夫,这不仅是多生多世的积累。这一世多年的管理工作,也让我形成了强大的串习,做事的逻辑性好,主观性也强,在服务班级和自己所在的辅导员小组中,经常会不知不觉地落入管理模式,尤其是在服务班级的过程中尤为严重。
  班级有一位师兄只参加了开班仪式后就再也没来;另一位师兄只来过一次,电话沟通后,通过我的主观判断,这两位师兄不具备修学因缘,不来就不来吧。还有一位是刚开始特别精进的,来了几次以后,因为家里的经济来源基本是靠她开的香烛店,依托于一家寺院,法会很多,寺庙和信众都需要她在其中全程护持,没法再参加修学。经过几次三番的电话和微信联系后,最后还是休学了。我有点气馁,我想,这一位的修学因缘可能是变化了吧。主观上我又这么思考。
  第四位师兄的工作性质有点像直销,基本不怎么来上课,要来也是空着手,书也不看。这位师兄,客观上的出勤率肯定不够,但说来奇怪,平时有点苛刻的我,对这位师兄,内心确实是没有那种责备之心。这位师兄很开朗,性格大大咧咧,来参加共修,我是很欢迎的,不来我也没有追着她。我是判断,追踪了也不一定有用。可是有天晚上十点多,这位师兄给我打了电话,边聊边哭,说:“辅导员,我知道我这样经常不来是不对的,但是你从来都没说过我。我每次来,你都很高兴,不然我早就离开这里了……”说了很多,反而是我被感动了。师兄们的率直和热情,令我非常汗颜。对于这几位师兄,我要检讨一下我自己,确实没有落实最基础的陪伴。由此想到最早离开的两位师兄,她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不再继续修学,有可能不一定是我判断的原因,真是太惭愧了。
  有一阵因为班级出勤率很低,我很着急,各种担心。善儒师兄让我试着推动班级开展小小读书会。我想确实要好好落实一下千手千眼计划了,也要展示我们三级修学文化、慈善和禅意的形象。正好我们班有位师兄有个非常禅意的场地,大家就充分利用起来,自发组织起学员进行陪读。3月17日,经过大量准备,成功地举办了第一次小小读书会,同学们做得都非常用心,还煮了药膳。那一天,正好是班级共修日,小小读书会结束后,同学们全部高高兴兴地来参加班级共修了。那天基本全勤。
  我真是太佩服导师的智慧了,看着同学们法喜充满,深深感受到千手千眼计划,不仅仅是国家需要、社会需要、大众需要,也不仅仅是传播佛法智慧的需要,更是我们修学的需要啊。修学的氛围,也需要通过活动来凝聚,来营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