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音像
请点击鼠标右键另存为进行下载

文|宏慧 朗诵|松月

歌曲|何晟铭《母亲的微笑》

  亲爱的母亲:
  我想您了!执笔之际,笔端流出的仿佛不是墨水,而是久蓄在心田的泪水。
  那天在公交车上巧遇云姨,望着她慈祥、和善的脸,刹那间幻化出母亲您的遗容。为了避免伤感,在云姨面前,我没有显露悲伤,云姨似乎也明了我的心,谈及母亲,我们都用一种赞美祝福的言辞,怀念之情充盈在彼此的眼神。
  云姨说:你母亲是那么乐善好施,恭敬又虔诚地信奉观世音菩萨。
  云姨说:你母亲因家境贫困,没上过学没读过书,后来参加扫盲,努力认识一个又一个汉字。用仅有的一点读写能力热心地替信佛的老姐妹们开具佛事收据,戴着老花镜,一笔一划地写着,一项一项地算着。
  听云姨说及这些,那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又浮上眼前,您可知道,此时我心头上下翻滚着的只有两个字:愧疚!
  我知道,母亲您把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的精神已践行到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关怀悲悯之情无处不在,乐于助人、不图回报的品德贯穿您平凡而多病的一生。母亲,您用最质朴的信念供养佛,刻苦诵读佛经,虔诚地参加佛事。然而,母亲啊,那时无明的我却不理解,甚至不赞成您过度投入,时不时地还干涉。因为您身体不好,几次大手术摧垮了您的健康,我一昧地心痛您费心劳神,却没有从您的角度去理解,母亲您是以三宝为最终皈依处呀!拜佛是您借以化解病痛和人生苦厄的良方,佛号声是给予您心灵安宁的妙音,您是希望能在佛的世界中获得平和的心境!我现在才明白,佛法是以信为能入,以净信为本的。
  母亲,您为了帮助别人,常常会不顾自己的利益,而我,却以一颗世俗的凡夫心去计较您的付出。为此,我有时会违心地找借口忙碌着,不愿帮您做事,您不得不舍近求远,求助别人,实诚憨厚的您常常为麻烦别人而一脸歉意。写到此,母亲啊,“愧疚”又一阵阵地袭上心头。
  更让我终身愧疚的是,您在病倒前的一个月,如愿去寺院参加佛七法会,这是您暮年最大的心愿,而我却没能陪同前往,哪怕挤出一天的时间!这份悔与痛,盘桓在心头久久不去!
  母亲,现在我才幡然领悟,何为“孝而不顺”!我是母亲信任的女儿,也以孝女自居,然而在您信佛这件事上,我却表现出大大的“不顺”!
  现在我才体味到“愧疚”是一枚多么痛的刺,扎在心头,无法拔出!
  亲爱的母亲,我坚信,您已如愿,承佛接引到了西方净土,因为我在梦中见到您穿着海青,端坐在莲花座上,安详又平静地望着我。也许,是您在冥冥之中引领着我皈依三宝。
  母亲,今天给您写信,是要告诉您,我已经走上学佛之路,参加三级修学了。您种在我心里的善根已经发芽,每天闻思法义,学习教理,生命中的颠倒迷惑慢慢消除,心灯点亮,长久以来紧紧捆绑着我身心的“我执”也在一点一点松开。
  记得以前我经常跟您争辩,命运是无法改变的,面对逆境我无法接纳,只会怨天尤人,没有佛法智慧是多么可怕!后来看到导师在一期法义中说过:“我们可以暂时不考虑三世因果,但无法回避心灵因果,当下因果。当我们行善时,由此感得的乐果,未必立即现前,但由此带来的内心喜乐却是当下就能体会的。”母亲,我现在才明白您是深信因果的,您肯定体会到了当下因果的妙处,只是您不会说道而已。
  母亲,我知道,对您纵然有多么深痛的“愧疚”已毫无实际意义,导师告诉我,唯有放下,唯有忏悔,忏悔得安乐,忏悔得清净。值得欣慰的是,如今,我已通过三级修学,把深扎在心头的这枚“刺”拔除了。学佛,是对您最好的忏悔。唯有精进修学,才是对您最大的“孝顺”和报答。上个星期,我参加了临终助念培训,我要学着像母亲您一样走出去,打开心量,去帮助更多的人。
  亲爱的母亲,收笔之际,我的眼中已没有泪花,我的心十分柔软,心河里流淌的更多的是感恩和欢喜!母亲,我要告诉您,学佛真好,您在天之灵必定会为我随喜赞叹的。
  您的女儿: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