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妈妈对我非常严厉。所以,我认为的幸福就是在我生病的时候,妈妈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那种完全的爱护与有求必应,是我最幸福的回忆。但一旦病痛痊愈,妈妈又会恢复严厉,完全不给我适应的机会,我又会远离“幸福”,回归冷冰冰的严母管教下的生活中。
  由于在严厉的高压教育下成长,所以我认为,只有脱离管束才会幸福。当我第一天远离父母外出求学时,我以为我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因为不再有人对我严加管教,我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但结果发现,我在学校更不自由,因为老师管得更严,生活还要完全自理。还未成年的我,被繁重的学业、一切要靠自理的生活压得毫无自由可言,所以,求学时代的我并没有感觉到幸福在哪。
  终于,我踏上了社会。想着没了学校的管束、父母的管束,我终于可以做自己的主了,这下该幸福了吧?可是,更严峻的考验来了,我要适应不同的环境、人际,还要不断学习并掌握所需的知识与技能,更要学会在经济上自给自足,结束随心所欲、想要啥就有人给你钱的习惯……想想就觉得累。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只想要幸福。
  当年少不更事,为了寻找心中的幸福,我和我的男朋友,两个乳臭未干的人决定结婚。因为家里有钱,我们不用担心生计,所以我们憧憬着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可是,这样的生活也没有给我带来幸福感。一年后我厌倦了,选择离婚并远走他乡,重新开始在另外一片土地上寻找心中的幸福。
  恢复了单身,我自由了。可是,在大城市里拼搏,连走路都像在赶集,停下来就怕被淘汰。大家都在拼命买房买车嫁富二代,而我却失去了方向。我不知道我来大城市干什么?我想要的幸福并不是物质,因为物质给不了我幸福。婚姻也没能给我幸福,那是不是只有恋爱才会幸福呢?那就恋爱吧。可是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我选择的恋爱对象居然也是管控狂,把我压得根本喘不过气来,毫无自由可言。为什么要恋爱?因为想要幸福。如果最终还将进入被管控的婚姻,我不愿意。于是,又一次,我选择了逃离,放弃一切,回归最简单的一个人。我要自由自在,我要幸福,那种幸福的感觉是我一生的追求,无人可以阻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自然也学会了思考。从小到大,物质不缺,但我并没有得到幸福,婚姻和恋爱也没有让我感觉到长久的幸福。那么,到底应该如何才能找到幸福呢?
  因缘和合,我遇见了三级修学。一本小册子解答了我的问题:何为幸福?原来,幸福只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这种不稳定的感觉固然和物质条件有一定关系,但更重要的,是在于自身的心态,在于我们对自身需求的定位。原来,我一直在追寻一种感觉,而且还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所以我一直无法找到幸福。核心问题就在于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导致被感觉牵着走。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终于知道,如何才能拥有幸福,那就是学习。我开始积极参加读书会,直到正式进班,系统地学习。从错误的认知上下手,审视自己的人生,剖析自己的问题。原来,我所追求的所谓的幸福,只是想让自己快乐。我把快乐当成了幸福,而快乐其实是用来缓解痛苦的。而我那颗追求快乐的心,也只不过是太多的欲望、太多的烦恼而已。为了拥有这种所谓的幸福的感觉,我不曾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不曾理解孝顺过父母,不曾尊重过我的爱人、恋人,甚至所有我接触过的朋友。我任性,我向往自由,其实我只是不断地在用感觉衡量,而感觉又是一个不可靠且不实际的东西。我把希望寄托于感觉,这注定只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加入三级修学后,我不再追求所谓的快乐感觉,而是把心放在学习上,开始探索生命的意义。佛教认为,惟有体证真相,才能从根本上转迷为悟,超越痛苦,拥有究竟的幸福。
  参加修学快一年了,我的幸福指数每天都在提升。我清晰地知道自己的需求,我要的不再是短暂的快乐,而是究竟的快乐。我要珍惜有限的生命,做一个对他人、对社会、对这个世界有用的人。现在每天早上醒来时,我无限感恩;夜晚睡去时,我无限不舍。这种平淡的工作、生活与学习的日子,让我在每个当下都充满着无限的幸福与欢喜。
  何为幸福?那就是参加三级修学,学习智慧文化,抵达真理,从此拥有究竟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