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所带同喜班快升班了。将近一年的学习中,大家稳步前进。虽然有的师兄会因为各种原因缺课,但还是跟着大队伍缓缓向前走。我心里想没有师兄掉队就行,不知不觉放松了许多,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态已经悄悄改变了。
  有位师兄连续两周小组交流和班级交流缺课,说好了要去补课,但后面也没有去成。昨天班级交流又临时请假,我觉得我应该提醒提醒她,不管修学还是做事都不能这么“不靠谱”。
  我带着这样的观念给她发了信息。我以为她会说不好意思。没想到她说:辅导员,你怎么能这样看我呢?你没有看到我想补课的那颗心吗?我挺无语,难怪导师说凡夫总是看不到自己的问题(我没有发现自己也是这样的凡夫)。好吧,既然觉得自己没问题,那我就不多说了。我很官方地说,如果给师兄造成不快,我道歉,并准备结束对话。没想到这个师兄又对我说:辅导员,你变了。你以前会问我有什么困难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戴着有色眼镜给我贴标签。 
  我有吗?我问自己。其实我是有的,我就她最近的情况给她贴了一个不重视修学的标签,给她贴了一个没有交代的标签。然后我按照我的设定来跟她交谈。与其说是交谈,不如说是评判。我把我发的信息贴给班长看,班长说:“如果别人这样说我,我应该不会接受。”当时我并没有把班长的意见听进去,因为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说是有问题的。我只觉得有问题的是那位师兄。接着那位师兄连续说了很多,说她为什么没有去补课,为什么班级交流没有来等。
  其实导师一直跟我们说凡事都有因缘因果,我也只是嘴巴上说知道每个人因缘不同,但没有去了解。她说如果你问问我为什么,我会跟你解释,可是你连问都不问就这么狭隘地给我扣帽子。她也说起开始修学时她有退失心,我如何拉着她,说着说着她哭了。
  在她说的同时,我也反思了自己,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一叶蔽目,用佛法把自己的凡夫心包装得很好。才发现导师开示中的五处用心,我虽然学了很多遍,但完全没有用起来。怎样让做事成为修行?关键是学会怎么用心。“陪伴、关爱、理解、引导”的八字方针,以及“理解、接纳、同情、帮助、无条件帮助”的菩提心五支修法,一旦用来作为检验标准,才发现自己没有跳出自我感觉,连第一步的理解都没有做到。
  想到这里,我非常惭愧,我很真诚地说了“对不起”。没有今天这个导火线,我发现不了自己的问题。我联想起自己对另外一个师兄的态度,也是给他贴了标签,觉得他的观点有问题,不想跟他多说,美其名曰不给他机会造口业。
  我发现,我的凡夫心真是太狡猾了!昨天交流时候还言辞凿凿地跟师兄们说:我们一定要检讨自身不足,随喜他人功德。结果我一直在检讨他人不足,随喜自己功德。现在发现做义工就是检验我们修学、我们心行的最佳途径。
  对不起,没有了解情况,就按照自己设定做了判断。
  谢谢你,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