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时刻都在走向终点的我们来说,如果对死亡一无所知,能安然吗?能走对人生路吗?当生命接近终点时,我们能坦然面对吗?回望来时路,我们能无愧于心吗?”
  这是导师提出并做了开示的问题。
  在经历了身边一些亲人朋友的离世,特别是陪着亲爱的父母亲走完生命最后一段路后,我对死亡有了更深、更直接的认识。我认识到,自己的每一天,不管是熬夜之后晨起的艰难挣扎,还是路上行车听到突发的刺耳刹车声,或者心脏的一次异常跳动与停顿,乃至夫妻矛盾把脑子烧得一团混乱导致的“一了百了”想法...... 所有这些,无不在提醒我:你的每天、每刻,都可能是在死亡边缘徘徊。导师举例说明的那道五百米外的悬崖,其实就在眼前。
  因此,在念无常之外,我更学会了念死。我反问自己:你怕死吗?如果怕,怕的是什么?
  我怕的大概是,死会让我失去体验更多美好生活的可能性。如果不死,也许某天,我会得到一大笔财富。我可以用它盖学校、盖养老院,也可以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我更可以用它给自己的孩子准备房子、给孙子准备教育基金,甚至一笔养老金,这样就可以避免得他一辈子因生活压力太大,而不能从容地去发展才能。如果不死,我可以去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把它们做到完美极致。世界很美好,我想去看看。如果还来得及,也许我该动身去一个又一个地方。我收藏了许多好电影、好音乐,一直没来得及看、没来得及听。如果迟一点死,我就可以细细地品味它们的美……
  但,死神仍然会如期而至。甚至,不约而至。
  对此,我问自己:万一它下一刻就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估量了一下,我大概能放下家人,也能放下孩子。因为,我相信中国古话里说的,子孙自有子孙福。我应该也能放下财富,因为,我真的带不走它们。即使是我最喜欢的收藏品,它们也没办法跟我走到下一世,继续为我所用。正如那位大唐皇帝,死后其实写不了字了,带走“兰亭”又有什么意义?
  想来想去,我放不下的,仍然是可能令生活变得更好的希望。
  只是,细细思考就会发现,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希望是不尽的。所以,我们真的不必太过执著它们。欲望的积极意义在于,尽管我知道自己终必死,但在死之前,我希望能实现一点点愿望。那样的话,此生也算是额外赚到了一点福报,证明我为明天学习、修行是有成绩的。我修此生,更修来世,如果在修行过程中掌握了快乐密钥,那么,活的时间长短与幸福又有几分关系呢?因为,我每时每刻都可以是喜乐充满,此生随时都已是有意义与圆满的,所以死也无憾了。
  我希望,自己能修到这样的状态。
  因此,我在重生时,就没必要去躲避对死亡的思考。我要努力学习的是,当死亡来临时,我能正确面对它。如索甲仁波次在《西藏生死书》里说的:有的人,因为一生修行而能在死亡来临时,虽然身体痛苦,心灵却宁静而喜悦。更深层次的修行者,他们能靠自己的修为从从容容“走过”死亡,行过死荫的幽谷,化身为天上的云、海里的水。
  我希望,自己在走那500米悬崖边缘的时刻,能跳出一曲最华丽的舞蹈,做为此期生命的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