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生命起点不一样,内心执著的点,所面临的考验也都不一样。就比如晕车这件事,在别人看来也许只是小菜一碟,甚至可能从不知道啥叫晕车,但对我而言,却是几十年来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从小到大,除了脚踏车外,我害怕各种交通工具,汽车、飞机、轮船、火车等等。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带我和弟弟去他挂职的镇上玩,那是我第一次出门。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从一上车就开始趴在车窗上吐,一直吐到目的地,把整辆车车身都吐脏了,现在想来还很对不起那位司机。但从那时起,晕车在我幼小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阴影,一看到汽车我就躲得远远的,甚至一想到汽车的样子,我就难受得想呕吐。
  考上大学后,我要乘坐两三个小时的大巴到外地上学,我尽量减少回老家的时间,就算寒暑假回去,也都像林黛玉般,备受同学一路各种呵护到家。大学毕业后我到厦门工作,学会了开车,我发现我只有开车才不会晕。先生是建宁人,当时建宁没有动车,也没有高速,我们开车回建宁,要从泰宁下高速后,再穿过泰宁县才能进入建宁,车程要七八个小时,加上路上休息,一家人一大早天蒙蒙亮就出发了,一直到晚上天黑了才能到家。这样漫长的长途开车,我竟然只能一个人熬下来。半路上先生心疼我,想跟我替换着开,可是我一坐到副驾驶座,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只好作罢。我苦笑自己命不好,这辈子只有当司机的份,没有享福的份。
  就这样,晕车伴随着我这三十多年来的生命,我已经默认它是我生命中根深蒂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我对晕车这件事产生了自性见,这个观念也一直伴随着我加入三级修学后的好几年时间。几年来我虽然积极承担各种义工岗位,但我只在本地做义工。记得有几次为数很少的不得不去参加的外地培训,我都是各种启白三宝加持,并在多位同行师兄的精心照顾下,战战兢兢地晕着去,又昏天黑地地晕着回来。到家后,还要休息好几天才能渐渐缓过神来。那时的我,对去外地做义工这件事,压根连想都没敢想过。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一年多前。一次十分偶然的机会,我去临近的城市做了一场分享,效果很好,当地师兄们收获多多,法喜满满。那一刻的场景深深触动到了我,本地的义工人才济济,其实不需要我做太多的事情,但我如果能克服晕车这个障碍,到外地去做支持,提供服务,哪怕我的分享只能利益到一个众生,那也是一件多么值得、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相比之下,晕个车又算得了什么!
  我开始重新审视“害怕晕车”的这个心。晕车是什么?它真的有自性吗?它是独立存在的吗?它是永恒不变的吗?当我用佛法智慧重新审视的时候,我发现,晕车只不过是我无始以来串习的一种生命经验而已,只是这种串习的力量太强大,让我误以为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但佛法智慧告诉我,这只不过是往昔业力的显现,是我自己打的妄想,根本就了不可得。既然是虚幻不实,因缘所生,无自性空,那我还害怕它什么呢?
  于是,我勇敢地踏出了脚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不仅走遍了八闽大地,更是迈出了省,去了远远近近、大大小小十几座城市,去承担各种义工,做各种分享。汽车、动车、飞机……一次次,我背起行囊,独自一人穿梭在各个动车站、机场、候车大厅里。路途中,如果身体状态好,我就看看视频,思维法义,或是利用网络做些义工行;如果状态不好,我也不抵触、不对抗、不害怕,我静静地看着自己,看看窗外,默念三皈依,或是打打盹,或仰或趴,让自己休息休息。一到站,新鲜的空气拂面而来,我就暗示自己尽快清醒过来,之后又元气满满地投入到义工行中。我发现,当我不再给“晕车”增添养料的时候,它也只不过是唬人的纸老虎而已。
  《略论》中说道,菩萨行六度的“忍辱学处”包括了耐怨害忍、安受苦忍、谛察法忍。原来的我,害怕受到伤害、害怕吃苦、害怕改变原有的观念,而这些不能忍的背后,是一个大大的“我”在主导。而“我”又是什么呢?导师开示,忍的最高境界是“忍无可忍”,三轮体空,没有忍的对象,也没有什么是需要去忍的。是的,当我发起“我要利益一切众生”的愿望,曾经对晕车所有的设定、怯懦、害怕都无影无踪了,而内心菩提心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坚固。
  如今的我,俨然成了西园寺的常客,在各种活动中承担义工岗位。行走在西园寺,在每个不经意间,在拐角处、在禅意空间、在池塘边、在斋堂、在户外、在室内……都能遇到许多不认识的师兄亲切地跟我打招呼,介绍他(她)来自哪里,听我分享过什么内容等等。看着眼前一张张清净、纯真的笑脸,暖暖的感动一次次涌上心头。跟众生结善缘,利益众生,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导师说,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在导师的悲愿中,在许多义工师兄无我利他的践行中,三级修学已经走向了世界。我发愿要紧随其后,突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走出国门,去承担更多的承担。我要从“五明处”学,善用无量方便广结善缘,给予更多人快乐,拔除更多人的痛苦。
  虽然现在的我,还只是个正行走在觉醒路上的人,内心还有许多烦恼,还有一些坚固的执著。导师说,修行就是一人与万人敌,但是有佛法就有办法。我不再设定期待,不再急于求成,不再二元对立。我相信,只要目标明确,方法正确,安住在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中,就像照破“晕车”一样,有朝一日,我一定能突破所有障碍,化解所有烦恼,走向生命全然的觉醒。
  而我确定无疑的是,在我尽未来际的生命中,只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利益一切众生!除此之外,别无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