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真如哲人们说的那样,一切都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人的情绪也是如此,尤其是遇到违缘的时候,心情起起落落,将凡夫的心行表露无遗。
  最近一段时间,我生命中的违缘非常多:孩子叛逆、妻子抱怨、父亲生病、由于忙乱不堪又导致工作出现严重失误……所有这些,都与我学佛的预期相去甚远。在我的设定中,我学佛后会得到佛菩萨的护佑和加持,一切事情都会很顺利,所谓顺缘具足、违缘远离。可现实为什么是另一番景象呢?难道是我修错了?还是因为我的心不够真诚而难以得到感应?心头生起的这些怀疑,比违缘更令人纠结。
  父亲入院后的第四天,早上忙完工作,我照常去医院陪他。我和父亲唠嗑的时候,护士小姐领着一位瘦高的老人走进病房。他是新来的病人,穿着一身灰色中山装,头发理得整整齐齐。虽然,他面露病容,但也精神矍铄。陪护是他的老伴,从她口中得知,老人退休没几年,身体一直很好。这两天,他感觉胸闷乏力。刚刚检查的结果是,老人的心脏有问题,大夫要求他住院。老爷子是位健谈的人,躺下没多久便和我父亲聊了起来。我妈妈和那位老阿姨也挺投缘的。父亲也来了精神,毕竟遇到秉性相投的病友是一种缘分,一起聊聊过去属于他们的时代,也可以消磨无聊的时光。待了一会儿,我见父亲状态良好,便离开了。
  世事的确无常。中午,我去给父亲送饭,不见那位老人在病床上。父亲说,老人在急救室抢救。我一下有点懵,“抢救”这个词不应该安在那位老人家身上吧?他早上的状态还是那么好!父亲说,我离开一个多小时后,老人的胸部突然疼痛难忍。医生和护士就把他推到急救室抢救,现在还没出来。我默默祈祷:愿老人平安无事!面对那张空床,早上的欢愉气氛不复存在了。父亲情绪低落,我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言起。于是,便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会抢救过来的”,也不知是为了安慰父亲还是在为老人祈愿。由于我的工作很忙,所以,陪父亲吃完午饭,便回去上班了。
  晚上,我依旧做好了饭送到病房,妈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位老人家没抢救过来,去世了。我一下惊呆了!去世了?怎么可能呢?他的病看起来并不严重,怎么说离世就离世了呢?突然,我觉得连日来所有不顺带给我的痛苦,在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面前,都显得轻如鸿毛了。虽然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但一个鲜活的生命在短短几个小时后就被无常带走了,这的确令我感到莫名伤感。不为别的,只为生命的脆弱和短暂!虽然,学佛后我时常把无我、无常、苦、空等字眼挂在嘴边、记在心里,但并没有真正体会到无常的紧迫。甚至,我还愚痴地设定,每天太阳都会照样升起,人生百年依然十分漫长,还有好多时光等着我去挥霍。
  眼前这一幕,发生的如此突然,让我近乎戚然!我以前从来不会为一个陌生人的离世伤感,我想多数人也都不会吧。就如陶渊明在《挽歌》中写的那样:“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世人对一个陌生人的死亡,通常是冷漠的。因为,生老病死是这个世间铁的法则,无论出身贵贱,也无论地位高低。如果说世上有绝对公平的事情,我想,死亡应该算是其一吧。死亡从来都让人难以防备和逃避,所以,对于多数人来说,除了麻木和无可奈何还能怎样呢?那一刻,我的心情差极了。为了不让父亲受到影响,我匆匆给他放好饭菜,便转身离开病房,找到一个专供吸烟的角落,坐了下来。
  我突然意识到,生命的确只在呼吸之间;无常时刻都在窥探,因缘一到,便没了商量余地。和死亡相比,我遭受的违缘简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就在这一瞬间,我开始感谢这段时间的违缘,它们不正是我观察生命真相的最佳时机吗?愚痴的人啊,你应该感谢违缘!如果你一帆风顺,你会有这么多机会反思生命吗?如果不是父亲住院,你能这么近距离地面对无常吗?这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所有违缘都是佛菩萨的恩赐,都是对境练心的难得机遇。和生命的珍贵相比,小小的违缘算得了什么呢?想到这里,心中连日来的疑惑一扫而空了。
  顺境和逆境都是因缘的显现,一切都有它出现的原因,关键是我用什么心态面对。最近遭遇的一切都在向我敲响警钟——因缘因果、世事无常。佛菩萨不会舍弃任何众生,只是众生愚昧不能自省,就如我一般!
  我接纳了孩子的叛逆,叛逆源于我把自己的执念强加于他。叛逆,说明孩子长大了,我应该以慈悲心对他;我接纳了妻子的抱怨,是她为一家人的生活起居在操劳,我应该感恩她;我接纳了父亲生病带给我的辛苦,我可以趁此机会,报答他对我的养育之恩,修恩田。
  顺境逆境本无自性,全在一念之间。苦来自内心,来自我的不接纳。我要纠正自己修学佛法的目的,应以生起菩提心和出离心,培养空性见为目的,而不是期待佛菩萨保佑,使自己在俗世生活中一帆风顺,越来越黏著于世俗利益。
  想到这里,我心里轻松了许多,往日痛苦的感觉烟消云散了。没有反思和观察的人生难以获得智慧,而没有智慧怎能体悟佛菩萨的慈悲方便呢?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只要有正见,所有违缘都是我们的逆增上缘。
  感恩违缘,感恩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