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修学和义工行、工作和生活是打成两截的。面对师兄们,我总能“展现”出很包容、很恭敬、很感恩的一面,仿佛沐浴在正能量的阳光下,凡夫心有所收敛。回到家,面对反对我花大把时间修学佛法的老公,内心总是隐隐有一丝嗔恨、对立和不接纳。虽然表面上我能笑嘻嘻地面对他,但心里早已蒙了一层灰,我把他判定为“违缘”,甚至后悔和他结婚,还会想:不知道自己哪辈子造的业,招感了这样障碍我学佛的老公,觉得自己没有福报。
  随着修学的深入,以及聆听师兄们的经验分享,内心的冰山开始慢慢融化。我开始去想,为什么我老公会对我学佛感到不满?
  1、确实在修学和义工行中,我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甚至过分执著,若家里有什么活动和修学、义工行相冲突,我第一反应就是放弃家的活动安排,没得商量。学佛学得如此冷冰冰、不为家人考虑,现在想来有点可笑,也许这是凡夫心的另一种表现吧。我还会给他们贴上标签:一群障碍我学佛的违缘,觉得义工、修学才是修行,生活中的种种,那都是浪费时间。其实根本原因就是我不善于用心,不知道修行到底在修什么。
  2、我没有认真思考过我老公内心的真实诉求,没有真正去理解他。审视自己的种种行为,作为妻子,每天一回到家就是看书,周末基本在外面做义工。对这个家,没有花过多的心思去经营。换做是谁,都会有意见吧?以至于我老公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打击,他在我的心里,找不到存在感和重要感,我不愿意花时间去陪伴他,自然而然他会对学佛、甚至是对三级修学产生看法。
  3、修学不善用心,只执著于外在形式,自身的心行不足以感染摄受我老公。作为一个佛弟子,自然要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而我老公也常常会以审视的眼光看待我。一开始我是非常抗拒和气愤的。听到他常说“你还学佛的,学成这个样子,算了算了,你还是别学了,有什么用?”我的凡夫心总会揭竿而起:“凭什么这样要求我,我还只是个凡夫,我还没修好,干嘛给我扣个高帽子?”哪怕嘴上不直接表达,我的内心也会冒一肚子火。
  但我很少会静下来认真检讨自己的行为,只是一味地给自己的凡夫心找借口。整天忙忙碌碌,掐着点修学、义工赶场,家务活却承担不多,衣服都是老公洗,房间总是很凌乱,还美其名曰“不拘小节”。这样的一个佛弟子,如何让人信服呢?
  原来,烦恼的根源不在于我老公,而是我内心的贪嗔痴。环境是自己的招感,一切都有因缘因果,一味地抱怨只是在滋养自己的凡夫心。唯有挖掘自己的问题,改变自己。导师也曾开示过,日常生活中的修行,关键是保持正知正念。把在修学、义工中建立的正向心态带入日常生活、待人接物中,时刻保持慈悲、利他、理解、同情、接纳、包容、帮助的状态,同样也是修行。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行为,改变自己的观念、心态、生命品质,在和家人相处,陪伴家人的过程中,一样可以完成。
  为什么在对面同修和老公时,我会呈现出不同的状态?
  在和同修们相处时,大家对自己的身口意会有一份观照,比较容易觉知到自己的贪嗔痴串习,这也是为什么氛围很重要的原因,因为大家在一起能相互增上和加持。
  而在家里,比较容易放任自己的我执、贪嗔痴,肆意贴标签,就算伤害对方也觉得没关系,他都应该包容我。对老公,我有很多“潜台词”和看不见的诉求:你是“我的”老公啊,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支持我呢?你是“我的”老公啊,你就应该要听我的。得不到满足,就开始嗔。完全忘了要修理的是自己的贪嗔痴、我执,而不是“修理”老公。
  我真的应该好好感恩我老公,他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我的凡夫心,让我下定决心要清理凡夫心最顽固的死角。他就像是佛菩萨派来监督、检验我修行的。
  最近承担辅助员带小组,组里有一位特别精进的师兄,她说自己学佛的目的,就是要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对待孩子、老公以及整个家庭的相处方式。才短短2个月,她对孩子不再发脾气,不再那么执著于孩子的成绩;和老公起摩擦时,不再又哭又闹,能主动检讨自己的问题,先认错。我真的特别特别赞叹她,同时对自己的修行感到很惭愧,我虽已修学2年了,但对待老公,却依然充满对立和凡夫心。
  还有一位师兄也分享了如何对待老公。“你是不是会觉得在外面、或者寺庙里做义工,特别高尚,感觉特别好?对待家人也一样啊,不要把他当成是你的老公,他也是众生之一,你也是在服务他啊,做家务就是在做义工啊。”
  前几天,又听到一位师兄分享:“对待每一位读书会的书友,总是尽心想要服务好他们,有任何困难需要帮助时,自己都不会起烦恼,非常乐于帮助他们,特别能够理解、接纳对方。但为什么回到家,听到家人有不同意见,或者在我自修时突然叫我干活,打扰我时,我会有嗔恨、各种不满呢?这就是分别心、凡夫心。”
  回头想想,其实我老公对我的要求和期望一点也不过分。相反,是他在一味地包容、接纳这个充满贪嗔痴的我,是他在成就我的义工和修学。
  解决自己心的问题,消除对老公的错误认识以及负面情绪,真正用心陪伴,当做一场佛菩萨赐予我的修行和检验,我相信,未来我们能成为菩提眷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