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多年前,修学进入第二年不久,就被鼓励参与辅助员选拔,当时很懵懂,但很向往辅导义工那种生命状态,就去报名参加了。第一次,淘汰;第二次,淘汰;第三次,成功通过考核,前后为时一年。这期间,一次次反思,为什么要做辅助员?没有通过选拔的原因是什么?通过不断和自己对话,认识不断调整,信心不断提升。
  如愿以偿成为辅助员之后,跟了一个班。但是不到三个月,就因为自己的原因从辅助员岗位上离开。这期间经历了很多,也反思了很多。幸好,修学没断。而辅助员这个岗位没敢再次承担。
  时间回到两年半前,因为义工行中的困惑找到慧诚师兄寻求帮助,如同拨云见雾。同时欣喜得知网络班需要辅助员,遂发愿承担,再续辅助前缘。同时,也默默告诉自己,这次不能再半途而废。而这次的坚持,给了自己意想不到的很多收获。
  做网络辅助员,有另一个搭档,我们同带一个小组,这样搭档起来就会少很多心理压力。不过网络最大的挑战就是见不到真人,需要视频连线,这一连就是一年。每周三晚上,大家不论多忙,都会准时等待着彼此的出现。而我也会关注哪一位师兄迟到了、早退了、家里出状况了,并做相关记录,反馈到辅导团队。
  这个过程,自己的内心会随着师兄们的修学状态而波动,时而为他们的成长欣慰,时而为他们生活工作中的违缘揪心。但是,我知道,隔着屏幕,我无法切实地帮助他们,也无法替代他们应对各自的挑战。只能小心翼翼地陪伴着,聆听着,必要时说一些安慰的话,而不太敢引导,因为还看不清楚他们的心行和因缘。
  小组师兄们也很信任我,时不时让我分享一下对题目的感受。这是我唯一能把握的机会,我会分享对于这些题目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我也曾经遇到过题目所说的类似问题,迷茫,焦虑,挣扎,寻求方法。进入三级修学,通过学习法义看清真相,并逐步树立新的价值观。通过一次次的调整,在新的价值观指导下不断重复正确,从而摆脱了错误价值观对自己构成的影响。
  慢慢地,他们有了信心,也有了改变。我也慢慢琢磨出,传递信心和对于模式的践行是很重要的。我没法代替学员去理解和运用佛法,无法在他们遇到对境的时候帮助他们拔除痛苦,更无法在他们顺风顺水、怡然自得的时候向他们施加痛苦,策励他们感受痛苦,逃离火宅。只有分享自己是如何一步步从认识和感知到人生的痛苦,一步步通过闻思和践行佛法走出原来的痛苦,观念和心态变得更好。
  同时,因为有定课,有辅导团队的通力合作,有辅导员慧诚师兄的精进修学和精准引导,这个班在大家的努力陪伴下渐行渐稳。
  这一年,重新找回了做辅助员的信心。学会了更专注地聆听,努力平等对待每一位学员,更细致地思考和学习如何传递模式,从辅导员那里更好地学会了用心和调心,可谓收获满满。
  对于辅导员,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描述是“辅导员是关键”。所以在众多的义工岗位中,一直对辅导员这个岗位充满向往和敬畏,觉得一旦辅导员做得不好,对于传承三级修学是会构成影响的。总觉得自己成为辅导员遥遥无期。然而,通过一年辅助员的学习和成长,自己自然而然具备了信心,不可思议。
  网络班辅导员面对的学员更多,需要有更多的修学改变和成长,也就是要有更大的智慧和慈悲,才能让学员具备信心。接得住他们的问题,看得清他们的缘起。而这一切,必然是以修学精进为前提。因为辅导员对班级的作用非常重要,提升自己就是对所带班级最大的帮助。现在想来,慧诚师兄在我决定承担网络辅导员时给的唯一也是最到位的提醒就是:要保证自己精进修学。在这方面自己还是很惭愧,做得还很不够。接下来要努力往精进修学上调整。
  一年带班下来,受益很大。看待学员的问题不仅仅是干着急,而是提升自己的视野格局。不能对方哭,自己也跟着哭,需要共情理解,更要同理引导。这的确需要对自己的心有觉知力,尽量不轻易被自己的判断和情绪带着跑。同时,看清学员的缘起,在陪伴理解的同时善巧鼓励和引导,让学员安住在修学上,通过自身的修学成长来改变自己,实现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的变化。
  这中间还是很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比如还是容易按照原有经验看问题。落在自己的观念和情绪里的辅导,就是以盲导盲。只有与法连接,自己通过法受益和改变,才能有信心给学员以正向引导,才能传递学员以信心。这期间,也在不断思考:我的皈依、发心是否越来越坚固;我是不是逐渐从以自我为中心转向以三宝为中心,以学员为中心,最终以众生为中心。
  师兄们也给了我很多感动和信心。有的师兄为了进入修学苦苦寻觅、等待很多年,进入三级修学后非常用功努力。每当看到他们如此珍惜和用功,我也深受鼓舞和感动。也切实感受到导师智慧观照缘起,善巧利益众生的无尽悲愿。
  这两年多的辅助员、辅导员的经历让我受益很多,在利益他人的时候也实现了自利。愿永结善缘,同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