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法明门论》第19课不定心所修学分享

  本课学习的是四种不定心所,即睡眠、恶作、寻、伺。这四种心所通三性,有时善、有时不善、有时无记。既然有时善,有时恶、无记,那就需要我正确对待和利用。对于善的,我需要去训练培养张扬,对于不善的需要尽力去制止,而对于无记,我需要控制和减少。
  我今天主要分享睡眠心所,因为睡觉是一件大事。很多报告都统计过,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一生中,睡眠时间占人生的三分之一。可见,如何正确睡眠和利用睡眠修行,是很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
  首先是睡眠心所的定义:令身不自在,心处于黑暗中,障碍观的修行。五一假期每天早上都被睡眠打倒在床上,虽然每天晚上临睡前都对自己说,明天要早点起,刷牙洗脸后早点把定课做了,早上精力一般都是最充沛的,应该把自己一天中精力最佳的时段用来修行。但想归想,到了第二天早上,照样一觉睡到八九点,还在迷糊中把闹钟关了很多次。
  通过这课学习,我了解到原来睡眠并不仅仅是生理需求,也是一种心理状态。难怪很多时候我并不是真正缺睡眠、真正身体需要,而是一种长期积累的不良心理串习。懒劲一上来,甚至喜欢躺着做梦,因为梦中独头意识特别发达,我可以天马行空,想什么是什么,想到哪就到哪,可以毫无逻辑、毫无规律地想,想怎么懒散就怎么懒散。真的像导师之前说的,是贪嗔痴自由活动的时间!
  回想自己过去的三十多年,很大一部分时间花在睡眠上。比如学生时代,上课打瞌睡,特别是寒暑假,作业不多就经常睡得昏天暗地。工作后除了工作日因为担心迟到而能早起,一到周末假期,也还是习惯性地粘在床上,障碍了很多修善、精进的机会。
  通过本课法义的学习,我明白贪睡是种心理,一种让心进入黑暗的心理,障碍修观,是愚痴的一种表现。顺着法义思维,我找到了自己许久以来贪睡的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我没有深刻认识到自己目前生命的过患,并确立强烈的人生目标,没有生起修行的紧迫感。
  记得当年高考,因为自己有明确的目标和一定要考上大学的强烈愿望,在这种强大愿望的驱动下,高三整整一年无论刮风下雨,几乎每天都能不借助闹钟早上5点起床,晚上12点甚或1点睡觉,白天也能认真听课。很多次睡前一直在背诵成语,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仍然接着在背。
  《略论》中曾讲到悎寤瑜伽,系念善法而进入睡眠,预想起时。说明我们的心是有这个能力和功用的,是可以培养的。现在找到贪睡的主要原因,对睡眠也有了重新的认识,所以要在今后的时光中,尽力培养自己带着正念、以正确的姿势(吉祥卧)入眠。在保证正常睡眠外,不贪睡,让睡觉成为一种修行。因为,如果现在不培养正念的话,临命终时,我的心会比现在睡眠的心更沉、更暗,更没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