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在雨声中醒来,看着窗外的雨,想起了最近才发生的事:
  “师兄,我想退班了。”“感谢理解!”收到这两条消息,我习惯性地放下手机,继续做自己的事,打算还是像往常一样,等到第二天再安慰下就好。
  记得刚要开学,这位师兄就提出要退,当时我比较着急,又是电话又是语音,总算留住了。没几天,她工作上遇到些事情,再次提出退班。再后来,感情出问题,提出退班。工作又出问题,又提出退。就这样反反复复,提出退、安慰、回来……慢慢地,我似乎已经开始麻木。每次收到信息,我甚至都已经懒得立刻去回复,每次都要等到第二天再回复,关心一下。班委选出来后,也以自觉独立为名,常常让班委义工去处理就好。
  然而,这次不一样。提出之后,这位师兄很快就退出了所有相关的群。其他几个师兄试图去安慰挽留,但都没有效果。我尝试去沟通一下,她回复说不想跟我说。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意识到,我的处理可能出了问题。只是,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回看整个过程,记得这位师兄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交流时很早就来到现场,烧水泡茶,很安静地在做事,服务大家,也表达了对修学的渴望。然而在开学后,常常由于工作不稳定,事情多而无法正常自修和交流。也曾因她的分享让我生起悲悯之心。只是,从第一次提出退学,到后面反复多次后,我开始变得麻木乃至冷漠,而在这个麻木不仁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么样的用心呢?

1、从接纳到不接纳,从关心到麻木

  一开始我看到了她身上的亮点,很欣赏。但当我一次次收到退班请求的时候,潜藏的分别心不知不觉出来了,而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一直以为自己处理得很好,每次让班委处理一下,第二天我安慰下,发个拥抱表情,她都会回来,并没有真的离开。只是这次的决绝,看起来却是长久积累的结果。
  我不得不去重新审视自己:其实,每次的处理我只是在关注结果(有没有走),而从来没有观照自己的用心,我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去看待和处理这个事情的?是慈悲心还是凡夫心?从这里,我看到背后隐藏的是我对她的不接纳。我不接纳为什么你要一次次提离开,提一两次也就够了,学习也那么久了,就不能处理好自己的那点事?如果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怎么修学?但是作为辅导员我不能这样说,于是我没说,但是我不知不觉中表现出来了:麻木不仁,冷漠,漠视师兄的苦。
  是的,我看不到这位师兄的苦,看不到这反反复复的背后,其实就是一种轮回的苦。在轮回的痛苦中,一次次地被凡夫心抓住,撕扯,卷入旋涡,无力,痛苦。在深夜中,无奈地向信任的师兄发起呼救,迎来的却是漠视和更深的苦,最后只能真的选择离开。而我为什么就看不到?

2、无明中看不到自己生命的过患

  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不觉我被凡夫心控制着,还自以为做得很好。事实上,我不也如同这位师兄一样,反反复复地在轮回中受苦吗?自以为每次都处理得很好,既挽回了师兄,又让班委得到了锻炼和成长。甚至觉得做了辅导员就已经走上了解脱之路。然而,没有摆脱无明,我永远还在轮回中。凡夫心只是给我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假象,告诉我:嘿,恭喜你走上佛法的解脱之路了。我看不清楚自己,看不到自己在轮回中的过患,自然也看不到众生的苦,自然也生不起慈悲的心,而只有不接纳的心。

 3、出路在哪里?我对这条道路具足信心吗?

  看到轮回的苦,出路在哪里?很容易飘出一个正确答案:安住在三级修学修行。只是,在这六个多月中,我有向师兄们传递对这套模式这套法的信心,并帮助这位师兄按照模式要求学习了吗?显然没有,如果这位师兄对模式具足信心的话就不会一次次要离开。如果没有,那我传递的又是什么呢?我对模式具足信心吗?
  我看到,事实上,我对模式并不具有足够的信心。虽然我口口声声说打我也不走,但事实上所谓的不走只不过是贪著这里的氛围和相互的关心而赖着不走罢了。我并不不是真的有信心用这套法来改造我自己。
  所以无论是在处理这件事,还是在面对其他的工作、生活、修学、义工等一切问题时,我并没有尝试用法去解决,而只是简单用我惯用的世间法:安慰下,转移下,开心下就好。虽然有时候这也是必不可少的,但缺少了法的内涵,就变得肤浅没有深度,并不能帮助这位师兄以及我自己去究竟地解决问题,于是就一直在反反复复中,在轮回中不断加强凡夫心,乃至现在爆发。
  想到这里,我写下了一封信,分享了自己的经历,鼓励师兄其他可以放弃,但是修学一定不能放弃,这是唯一的出路,没有第二条了。
  许久,师兄回复:“谢谢师兄的分享。我在忙,我就不读了。谢谢理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4、最后

  前面的积累,也许不是这一封信就能解决的,同时也需要给她些空间和时间。就这样过了一周多,直到今夜在雨声中醒来,自然地又想起了这件事,我用微信发了一句话:“半夜醒来,外面下了很大的雨,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你……“
  第二天一早,她回复了“感恩”,让师兄们帮忙拉回了班级群,周末交流的时候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又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