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书友曾经说,没想到有这么一批人,愿意无偿地花上两个月的时间来为别人服务,这是为了什么呢?对啊,我学佛学了好几年,做义工也做了好几年,我的初心还在么?到如今,我到底为了什么在做事?我又从中获得了什么呢?
  这样坐下来静静地想,让我想起一段经历。
  两年前,我做义工带一个班级一起学习的时候,有几位同学让我很不接纳。一位同学非常在乎别人是否关爱她,稍微有一些怠慢,就会非常生气,有情绪,甚至会发朋友圈抱怨;一位同学在讨论问题的时候,总是抢着说,说很多,但很多时候都跑题;有位同学因为感觉自己的付出没有被认可,选择退出班级。一开始,我很不理解,也不太接纳他们的状态,觉得他们太脆弱。
  有一次,我有机缘去见导师,同行的一位道友跟导师分享,说自己从小被爸妈打到大,爸妈认为这样孩子才能有出息,因此她从小都没感受到父母对自己的爱。可悲的是长大后,她也不由自主地这样教育自己的女儿。现在接触了佛法,才看到这样有很大的过患,但是女儿已经大了,而且也在重复着自己的行为方式。她很想让女儿能够接触佛法,拥有一种健康智慧的教育方式。
  等我回来之后,班级里一位同学约我吃饭,他跟我讲了他小时候的经历。他从小非常聪明,随便一学就是第一名,他学习这么好,但是他妈妈很少表扬他,而且稍微不满意就打他一顿。还从小把他关在家里,直到初中都如此,没有其他小朋友那种自由快乐的童年。他因此很叛逆,自暴自弃,并带着失败感混日子。直到后来看到佛法相关的书,人生才发生了变化。
  就在第二天,另一位班级同学跟我分享她的苦恼。她说,从小爸爸妈妈都是拿她跟别人家的孩子比较,说她为什么英语不好,为什么数学不好,为什么不聪明,如此种种,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
  无独有偶,就在同一天,那位经常滔滔不绝但是说不到点子上的同学,在学习的时候分享,小时候他的爸爸妈妈也总是拿别人家的孩子来否定他,从来不会赞扬他一句,总是骂他。他说他以前从来不照镜子,因为他也讨厌看到自己。但是学习了佛法,他懂得了要微笑,把微笑供养给别人,让别人快乐。他现在会在镜子前微笑,并想象着把这份温暖传递给别人。他找回了快乐。
  听到这里,我内心的墙被击碎了。同学们抱怨不被关心也好,滔滔不绝也好,退出班级也好,包括我对大家的不接纳也好,其实只是因为我们从小经历的这一切,让我们特别害怕不被喜爱,害怕不被认可,特别渴望自己的声音被听到,特别害怕没有安全感,我们只是想要快乐而已。佛法说,每一种结果都有其原因,都是正常的。当我看到每个人行为背后的原因之后,我觉得理解、接纳他们了。
  同时,这也让我想到自己的父母。学佛以前曾经觉得自己没有爸爸,他永远都是否定我、打击我,说很难听的话。我妈呢,就是给我吃,给我买我不喜欢的衣服,永远都不知道我到底需要什么。每次当我说我最近有什么烦心事,父母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你是不是哪里不对,哪里不好,从来不想听听我在苦恼什么。以前我觉得很孤独,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愿意聆听自己的烦恼,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的能够理解彼此的苦。
  只有我们这几个人的家庭如此奇葩么?
  以前我也觉得这是个案,我以为我是全天下唯一的、最倒霉的孩子。后来我忍不住跟我的一位朋友诉苦,没想到他跟我讲了他的父亲,我发现比我父亲更加夸张。于是我就开始访问身边的人,结果我发现,几乎绝大多数家庭里,都有一个怪老爸或者怪老妈。而这些怪老爸、怪老妈的父母,也是如此。
  而多年后,我们自己也会变成怪老爸或者怪老妈。我们也会用激烈的言辞争吵、冷暴力、愤怒来回应父母;甚至我们关爱父母的方式,也和他们对我们的如出一辙。我们会说“不是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么,你要如何如何注意身体,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们什么都不懂,现在和你们那个年代不一样了”“你别啰嗦了”……
  理解了,才懂得爱。我好像明白了很多。我们的父母,不管是打也好,骂也好,指责也好,他们只是希望我们好,他们在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来爱我们。他们只是不明白,打骂其实不是孩子成功和幸福的因,陪伴、关爱、理解、引导才是。有些时候他们知道不对但控制不住自己,身不由己地被自己的愤怒所掌控而忍不住用错误的方式来对待孩子。
  佛法说,众生有烦恼就有痛苦,有我执就有无穷无尽的痛苦,哪怕是爱,只要是夹杂着我执和烦恼,都会制造痛苦。真实不虚!我们一直在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追求快乐,用相互伤害的方式来相互关爱。
  看到这些,我开始学会了和解,与自己和解,与同学们和解,与父母和解,与所有我认为不可爱的人和解。没有不可爱、可恨的人,只有身不由己的人生经历的积累,只有看不清楚因果带来的吃力不讨好。不可爱的不是每一个人,而是我们内心种种的迷惑和控制我们的烦恼。
  所以,如果没有迷惑,没有我执,没有贪嗔痴烦恼,这个世界还有另一种可能性。
  学佛后,有一次发高烧,在我正虚弱的时候,我老爸突然来了一句:“我们老人养小孩,就是为了你们以后可以照顾我们,就你这个样子,还要我们照顾你。”如果换在以前,我会非常受伤,觉得父亲怎么能把我说成是一个被利用的物品,而且是个废物。
  但是那天,我放下对自己感觉的执著,用心地体会他的想法,我听到了他真实的心声。其实,他只是在说:你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能不锻炼身体,总是生病。我父亲从小没有人教会他,除了用激烈的话语刺激对方之外,还有更好的让对方改变的方式,比如正面表达自己的关爱和担忧。
  当下,我不仅不觉得受伤,我还很感恩爸爸对我的爱。我对他说:“老爸,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你看我现在已经开始锻炼身体了,就是最近感冒的人多,我不小心被传染了。你下次把你练的那个养生功教教我,我也好好练练。”老爸听了之后,很开心,也放下心来。我们以往那种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争吵的轮回,被截断了。
  爱语布施,以慈悲心替换嗔恨心,用智慧来看待人生,让我的家庭不断从以往的各种轮回里走出来。不会再两天一小吵,七天一大吵。我妈有一次说,咱家已经大半年没吵过架了,现在连我都有感恩心了。不仅如此,我爸也开始会说爱语了,他还会在我深夜加班回家后给我做两个菜,怕我饿着。我的家庭因为智慧和慈悲的注入,开始发生了改变。
  在三级修学,我不是特例。我看到太多夫妻关系不和变得和睦,看到太多焦虑、迷茫、压力、纠结的人变得自在欢喜。因为有了智慧,生命开始绽放新的意义和光彩。
  我想,我也许知道为什么我要做义工了。如果我们每个家庭都能学会“幸福的正确打开方式”,那么大家都能从以往那种相互伤害而又效果不好的轮回中走出来,活得自在、幸福,那该多好啊。导师说,利他才是真正的自利。带给别人快乐,是我做义工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