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大家分享一段我和家人共同战胜疾病的经历。
  我家是一个四代吃住在一起的大家庭。2018年下半年,在我修学半年后,为了照顾家庭和年迈的婆婆,我毅然放弃了薪水还不错的工作,回归家庭,承担起一家人的日常家务。因为修学让我慢慢实现了从沉浸在“有我”的世界到“无我”的转变,心甘情愿地做好家庭后勤工作。到了晚上,看到一家人其乐融融、美美地吃着我做的饭菜,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这就是我眼中的幸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18年的8月底,我先生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被查出肺部恶性肿瘤,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这正是佛法所说的无常。
  渐渐地,我恢复了平静,开始想到法义中说的,不能让第二支毒箭再来伤害自己,不能陷入痛苦的情绪里。我立刻振作起来,首先想到的是要安抚好我先生的情绪,要用积极的态度去影响他。我安慰他说:你应该还算是幸运的,这病幸好发现得早,我们要感恩你们单位,如果没有你单位新增加的胸CT检查项目,这病还不会检查出来。如果等到哪天自己感觉身体不舒服时再去检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我们要相信现在的医疗技术...... 在我的开导下,先生的情绪好了许多。
  接着,我们一边上网了解和该肿瘤相关的信息,一边寻找身边的病例。经过反复斟酌,确定了最佳治疗方案,在10月8号,请权威专家做了微创手术。手术很成功,没有发现癌细胞转移的情况,也不用做化疗手术。
  在整个住院期间,一直由我日夜陪护。为了减轻他伤口的疼痛,我时常给他做按摩,转移他的疼痛。儿子几次提出要来“换我”,让我回家睡个觉,都被我谢绝了。经过了一天天的煎熬,先生终于在拔掉引流管后,疼痛减轻了些,也开始有精神了,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放松了一些。术后一周,我先生就顺利出院了。在他住院期间,辅导员得知我家的情况,还特地安排师兄来医院探望,这给了我精神上莫大的安慰。
  回家后,康复工作是我面临的最大任务,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我的先生是个心思细腻且脾气急躁的人,好在我修学后,内心调柔了许多,能站在他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减少了许多摩擦。在我先生康复的那些日子里,我每天早早起床,先把早餐给他吃好,然后送孙子上幼儿园。在回来的路上,快速地去菜场买菜,每天变着花样做适合他吃的饭菜。他脾气急,有时候不符合他的节奏,就会生气,说一些让我不爱听的话,对此,我都用包容的心态去接纳...... 都说患难中见真情,何况是夫妻呢。修学后的我,开始懂得:只要我发心是好的,被埋怨几句又算得了什么?
  先生一方面忍受着刀口的疼痛,同时内心还要担忧着自己的病情,这种忧虑是我无法替代的。我要做好在家里的重要角色,要用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家人,面对日常的生活,这也正是对自己心行的考验。
  在我的用心照顾下,我先生的身体康复得很好,二个月后,就去单位上班了。我们的家庭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先生也通过这次生病的过程,体会到了我全身心的付出。在今后的生活中,我还要一如既往地关心他的身体,提醒他定期去医院检查。
  通过我先生生病这件事,让我相信了“幸福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相信了无常无处不在,相信了因果,更坚定了我修学佛法的信心。《略论》第一课中讲到解脱道的修行,必须认识到苦。佛法上讲的三种苦,其中“行苦”是无常变化带来的痛苦,因为众生有对恒常的执著,所以经受变化时就会感到痛苦。导师的开示是多么的正确,我要让这件事成为我修学上的增上缘。
  我要通过爱家行动,把家庭作为道场,想家人所想,润物细无声地关爱每一位家人。平时要学会多和家人进行善巧的沟通,多赞美家人,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间。要经常去看看自己的妈妈,陪她聊聊天,站在她的角度去理解她,关心她想什么、需要什么,做有效的陪伴。同时要让家人看到我身上的改变,消除他们对佛法的误解。我的婆婆今年92岁了,我平时抽空就和她聊聊我学佛的事,让她经常念念阿弥陀佛,给她讲讲临终助念的好处,消除她对死亡的恐惧,婆婆听后很高兴,也很赞同我的修学。
  我爱我的家人,我要做最亮的一盏灯,照亮我的家人、我的家,让家人被智慧和慈悲照亮。同时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要用好的心态去影响周围的朋友,引导他们走进读书会。今后还要通过班级开展小小读书会这种模式,引导更多的人走进三级修学,让觉醒文化由近及远地走进千家万户,让菩提花开满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