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观寒

  感恩智莉师兄给我这个机会,让我重新盘点这几个月来在母亲心花师兄临终前的陪伴心行。提笔时思维了一下,觉得还是先分享一下我对《万家灯火》的重新认识吧。
  以前对导师开示的《万家灯火》也学了很多遍,但还是较多地停留在理论层面。很多道理都懂,却鲜少从践行的角度去体会导师所开示的万家灯火的实质内涵,所以流于玄谈,并没有真正地从导师的开示中获得实质性的受益。对此深感惭愧!
  2018年8月底,我的母亲心脏病突发入住医院ICU。无常来临的时候,我惊慌失措,只会在ICU门口焦急地守望,默默地启白,祈求诸佛菩萨加持,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很多师兄先后赶到医院探望,慧明师兄也第一时间赶到,给予我很多实质性的指导。师兄们聚集在大厅默默地念着佛号等,持续地给予支持。
  通过紧张的急救,病情稳定下来,得到探望的机会,我赶紧把师兄们在外面支持的信息、照片,很多师兄的语音祝福等告诉了母亲。我告诉她,如果没有诸佛菩萨和这么多师兄的加持,我不知道您现在会是怎样。这些信息和自身的体验让母亲感受到了佛法的不可思议。以前她对佛法的理解只停留在求神拜佛上,这次她却感受到一群陌生人对自己的关心超过了自己的家亲眷属,非常不可思议。对此,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病情稳定后回到看护病房,后来又回到家里,很多师兄和亲朋好友前来探望。师兄们帮我母亲擦身换衣服,为她做了很多开导,让她感受到这种细微的身语意关怀所带来的温暖。
  相比之下,我非常惭愧。自己出生不久就被寄养在外面,对母亲的好感度很低,对她的态度也不是很好。虽然在七因果和业决定之理的修学中有些受益,对母亲的态度有所改变,但通过这次对境,我发现自己之前所做的只是扫除了对她的嗔恨、埋怨等不悦意心态,对七因果中念恩和报恩的观修并没有真正修起来。
  首先,对母亲的好感,这个基础并没有真正落实到位。小时候的遭遇让我对母亲的印象很模糊,长大以后回来,因为读书,相处时间也是有限,这种冷漠感长期存在。从世俗的角度来说,要建立好感还真不容易。慧明师兄也给了我很多指导,我也明白知母、念恩没办法修起来,本身是要忏悔的,业力现前也是要忏悔的,但感觉上还是轻飘飘的。
  直到有一次义工行,普慧师兄分享她的心得,两个点引起我强烈共鸣。一个是她虽不厌其烦地唠叨,但心里特别慈悲;一个是她发着高烧还挂念着一位书友是否来参加读书会,怕她找不到路,还让自己家师兄帮忙带路。她说这次读书如果参加不了,会影响这位书友这期进班学习的,所以再怎么难都要帮助她。自己烧得厉害动不了,很是焦急,分享中眼泪都流了下来。那时,把我深深地震撼到了。
  从这个对境中我发现,我的母亲,她也很会唠叨。她省吃俭用供我读书。我从小体弱多病,她到处找医生,找各种处方,自己病倒无力抚养照顾我,只得妥当可靠地把我寄养在外,其中有很多辛酸和不舍。我终于逐渐体会到她对我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容易,舍弃自己,不顾一切地为了子女好的这种母爱深深地迸发出来。对母亲的好感,知母念恩的正见才真正建立并得到增长。
  导师说,家庭是道场,八字方针是修行。如何感恩父母家人支持自己修学而做的一切?以前对陪伴、关爱的理解可以说是非常世俗的,逢年过节买点东西,打打电话。难得回去一趟,也是呼朋唤友到家里叙旧,母亲忙前忙后地招呼,很少静下来两个人聊一聊,我就像赶场一样。母亲的病重让我焦虑不安,在学习导师的《万家灯火》中,“怎样才是真正的感恩?”让我陷入思考。
  母亲为子女耗尽一生,此时我用世俗的心来尽孝,可以吗?好像也可以,但她能享用我给的这一切吗?——想吃点水果,买回去给她吃,吃了肚子不舒服;想吃点好的,做好端过去,她感受不到味道而厌倦;大包小包的东西拎回去哪些她能受用?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以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让她获得欢喜的。那我的这种陪伴关爱基本是低级、低效的,充其量只是让我获得了一些世俗的赞美之声,但对她的有用之处微乎其微。
  在对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的不断观修中,我逐渐清晰地了解到这一切都是业力的感招,“万般带不走,唯有业相随”“死时除佛法外余皆无益”。母恩难报,我开始不断地修各种功课,做各种义工行,祈愿有更多功德能回向给她。出院回来的一小段时间里,我发现自己对功德特别执著,到处赶场,不仅把自己累得不行,而且也没有尽到该有的陪伴,还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多事。
  仔细盘点,这些努力都建立在外境上,建立在单方的、一厢情愿的基础上。“佛非水洗众生罪,亦非手拔有情苦,非将己德移于余,唯为说法令解脱。”业力现前,功德回向给她也是暂时的,而且功德并不能抵消业罪,对她的这种关爱也是很肤浅的、不究竟的。况且我给她的,她能受用的又有多少,也仅是她往昔所造的善业感果而已。导师也说过,这种善业一旦感果就结束了,不会没完没了地感果。思维之后,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努力其实也是没有找到重点的。
  “唯为说法令解脱”让我再次陷入思维,我以何种方便可以帮到她?这个时候,我想到导师,他是能于三士道渐次接引而导至大乘佛地的善知识,能够善巧地引导众生渐次与佛法相应。依止善知识的这个所缘境如何与母亲做连接?导师在讲《道次第》中,一直开显宗大师的心要,其中一方面就是把利益发挥得淋漓尽致,令学人发起勇猛求受之心。
  思维过后,我也做了一些调整,把有限的陪伴时间好好地利用起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去说自己的受益,说一些亲近善知识的经历和受益,选一些导师的开示视频陪她看。在陪伴过程中,发现她喜欢的视频基本是和福报有关的。再细想一下,她一辈子乐善好施,也跟奶奶学些中医帮了很多人,所以《幸福人生原理》等视频是她比较容易相应的。
  病情稍好的情况下,我就带母亲参加了夕阳红读书会,学的也是诸如《幸福人生原理》的课程内容,受益很大,每次回来母亲都很开心。有一天晚上,我照样在讲去亲近善知识的感受。她静静地听,也很羡慕,我给她下载了一张导师像,并放到屏幕上。她很喜欢,也会问导师多大年纪了,住在哪里等等一些信息。从这样的互动中,我竟发现这些才是她想要的,需要的。忏悔之前因为有很多的设定,诸如我说的一些分享她能不能接受,她更需要医学的治疗、亲情的关爱等等,并没有给予她最需要的。
  有了前面的尝试,我想能不能再突破一些?因为我看母亲的病情虽有好转,但并不是很稳定,正知正念的熏习刻不容缓,能给我的时间确实不多了。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她的生命不会超过三个月,甚至随时会往生。理解她的处境,决定给她先受三皈依。在琔琳院,月婵法师亲自给她授了皈依,并嘱咐她要多修皈依。回来她问我怎么修皈依,我下载了几个版本的皈依共修视频。她自己选了一个70多分钟的,每天听很多遍。
  刚好那时机缘巧合,看到西园寺有皈依法会,赶紧告诉她。母亲说很想见导师,皈依现场一定很殊胜,那种期盼的言语和眼神让我特别感动。经过努力之后,顺缘具足得以到西园寺。见到导师,受了三皈五戒,也随喜受了菩提心戒。在拈花堂跟随导师修皈依早课,老天又下了瑞雪,可以说70年来从未如此激动过。
  从此,修皈依,念佛号,想着西园行的一切美好瞬间,成了她临终前的最美记忆,并在之后病情恶化期间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慧明师兄经常说我母亲心花师兄这九个月是暇满人身。
  在对八字方针的九个月的践行中,我对改善家庭关系也有了几点认识:一、陪伴关爱需要质量;二、陪伴关爱需要对机和次第;三、家属是我们修学的最大护法,不要吝于分享佛法。没有正法在,何来护法?但家属也没有必要老是牺牲自己来成就我的修学。从这次经历中,家人经常一起修皈依,一起看视频,一起念佛号,聊一些佛法修学的话题是非常必要的法布施,因为他们受益之后才会更多地支持我的前行甚至结伴而行;四、所缘境和引导方向很关键;五、正知正念的熏习,润物细无声。
  再次感恩智莉师兄给我这次供养的机会,感恩所有师兄和善心人士对家母心花师兄的陪伴关爱。愿无尽心灯万家明,正法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