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参加完班级交流,我一般都是步行回家,约走五十分钟,正好是合适的运动量,一边走一边念诵三皈依。内心安然,脚步从容,在车水马龙的街头,胜似闲庭信步。
  学完“完美人生的因果差别”,刚好下过一场雨,走在马路上,空气清新,月明风和。加上刚刚班级交流获得的法喜,感到自己真是幸福幸运。获得“盲龟钻木孔”的人身,没有堕落恶道,还能修学佛法。而八种圆满又是暇满人身的加强版,一一对照,自己虽然都不具备,但也明白了怎么才能获得这种加强版的八圆满。有了努力的方向,还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这有利于修行的八种圆满是:一、寿量圆满,从爱护有情、慈心不杀中获得;二、形色圆满,从外供灯衣、内修慈悲忍辱处获得;三、种族圆满,从摧服我慢、恭敬三宝师长处获得;四、自在圆满,从广修布施广结善缘处获得;五、信言圆满,从断除妄语、绮语、恶口、两舌,并修习爱语、如实语处获得;六、大势名称,发大愿生生世世行持善法,供养三宝父母等,培养和三宝善知识相应的心行;七、男性具足,获得之法是修法勇猛精进,增长智慧,有大丈夫气概,可与他人共事,也可安静独处——乐丈夫德,厌妇女身;八、大力具足,有强大悲心愿力和团队协作精神,知取舍,证空性。
  说实话,这八种圆满在学佛之前就对我充满诱惑力,好像我前半生都在为这八种圆满而打工。当然那个时候的目的是错的,为了人天福报的享受而已;方法也是错的,比如为了寿量圆满拼命保健,比如为了形色圆满大买衣服化妆品,作为诗人,为了大势名称而百般努力……不一一列举了,目标和方法都是错的,换来的除了无边无际的烦恼还能有什么呢?
  通过本课的学习,明白了这八种身份是有利于修学和弘扬佛法的增上缘,而不是为了个人的名誉地位和享受。而且方法条分缕析,明明白白,真诚、认真、老实地照着去做就是了。?
  比如寿量圆满,就是慈心不杀,爱生护生。只有让众生寿量圆满,我们才能寿量圆满。最近身边的两个画家老师去世给我很深的体会:李老师是喝酒抽烟没有节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导致的结果,这是大家容易接受的。但其实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也是串习和因果的显现啊!
  另一位老师则不同。除了是著名画家、诗人、教授,还是太极拳家,养生专家,但59岁就离世了。除了哀叹艺术大师的过早离开,一篇《著名养生专家因病逝世,享年59岁》的文章在朋友圈被热炒,看着让人心痛。
  两位画家都和我有过交集,所以交流结束的时候,我都默默替他们做了回向。内心悲痛的同时,也不得不进行一些深入思考。如果不用因果业力的观点来解释,是无法说通的。虽然没有宿命通,看不清真相,但我相信佛陀所说的法真实不虚。仅从健康长寿这点来说,除了健康的生活方式作为助缘,善护业果可能更重要!
  八种圆满中,我感受最深的是种族圆满。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上断头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刽子手的脚。马上要被行刑的王后跟刽子手说了声:“对不起,踩到你了!”在茨威格的《断头王后》里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很震撼,血统的力量让我充满敬意。种族圆满不单纯是出身,更是充满在血液里的修养与高贵!
  高贵的出身是弘扬佛法的增上缘!佛陀王子出身,成道后回到家乡,家里的亲人朋友、朝廷的王公大臣很多都追随佛陀出家了。而马祖却感叹得道莫还乡,还乡道不香!在河边,邻居奶奶把你的小名都喊出来了。这就是出身不同造成的不同效果。“得道莫还乡”这话对佛陀来说就不存在!
  以前总是抱怨自己没有出生在富贵人家,也从来就认为在这个方面我是无能为力的,一边抱怨一边认命。现在通过八圆满的学习,我明白了尊贵地位是从谦卑中来的。仔细思考一下,身边让我们尊敬的人大多是谦卑的,趾高气扬的人反而让人看不起,这是现实的验证。
  看过一个视频,宣化上人在美国举办了一个水陆法会,从中国大陆请了好多高僧大德,为战争、瘟疫、地震、海啸等重大灾难中去世的众生超度。法会圆满结束的时候,宣化上人跪在那里为僧人们发纪念品,当然僧人们也是跪着接受的。看到这个画面我不禁泪流满面,宣化上人是为一切苦难众生跪在那里的,跪下的他在我心目中比须弥山还要高大。这是跪着的高度!跪者,贵也!
  反思一下自己,从事的职业是写作,从年轻的时候就为成名成家而努力,处处彰显的就是个人的那三种感觉,对人的分别心很重,不容易发自内心地欣赏和赞叹别人。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在导师的教导下慢慢对治那三种感觉,有了一点点的进步。通过这节课的学习,更加认识到低姿态的重要性,一个谦卑的人,不仅当下能获得大家的尊重,未来还能获得种族圆满,获得高贵出身的增上缘。
  此时此刻,我走在大街上,雨后的街道湿润而又清爽。而大海,就在不远处汹涌澎湃。想起每次下雨,不管是多大的雨,停了之后小岛很快救就能干爽起来,因为不管城市的排水系统多么脆弱,多余的雨水都很快就近地流进了大海。
  曾写过一篇散文诗《致大海》,其中最喜欢的句子是:你从不轻视每一朵弱小的白云!你从不拒绝每一条走过弯路的小溪!所以你的源头永不枯竭,你的波涛永不止息!
  曾经随着考察队到达过黄河源头约古宗烈,还露营一晚。在黄河母亲的潺潺流水声中入梦,那一条条小溪从黄河源头出发,千丝万缕地融入大海。
  想起以前和一位朋友聊天,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我很低,低得像大海,所有的水都向我这流!
  我也想低得像大海,但不是为了所有的水都向我这流,是为了给每一条河流一个温暖的家,是为了那一朵朵白云能从海上升起,飞向蓝天,飞向高原,飞向每一条河流的源头!世界是个整体,高高低低互相弥补!
  如果没有大海的低,这个世界一定是寸步难行的沼泽吧!如果没有人的谦卑与善良,人间就成战场了吧!远在宋朝,我喜欢的诗人苏轼就写下“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最生动地表达了人在天地之间的微不足道。如果整个人类都能认识到这一点?,对大自然就会有一份敬畏,就不会对地球为所欲为了;如果每一个生命个体都认识到谦卑有益之处,就不会狂妄自大。尊重每一个人,社会关系也就和谐了!
  把自己降到海拔以下,不容易,但我有福报进入三级修学。这套无比殊胜的大众化修学体系,有次第、有氛围、有方法、有引导,打造八因三缘的幸福人生还是大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