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是一名老修行,进班两年后又休学了两年多,之后再次回归三级修学,至今又整整两年了。
  进入三级修学之前,我已经学了将近二十年的佛法,当时市面上比较普遍的学佛方式我都曾体验过:去寺院打佛七、自己找各类经书诵读、打坐参禅念佛号、跟着其他寺院的网络班修学、和一帮朋友去寺院做义工等,林林总总。
  可以说,我是带着无比傲慢的心进入三级修学的。看着施设的课程,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直接进同德班。证悟空性、打坐禅修,那才是我要的,同德班学的经典才是我最喜欢的。只是苦于三级修学不允许跳级,于是,我带着混时间,磨资历的心态进入同喜班。
  当我抱着这种心态修学的时候,大家可想而知,我的修学肯定不受益。我们班修学氛围一直很好,只要有义工,大家都去做,而我却冷眼旁观,不去!觉得那不过是哄小孩的方法,我有时间可以在家打坐。法义要求自修三遍以上,我估计自己也就看了一遍就去分享了,觉得导师的小册子很简单,这都是给初级入门的人准备的,我这样的人不需要学。
  如此,在三级修学里混了一年多以后,估计也是把福报混没了,这时候,我又和以前教我佛法的老师联系上了,在他的支持下,我毅然退学。从此,又回到了盲修瞎练的状态中。
  后来,看到老师破戒,让我信心顿失。走投无路之下,我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三级修学。那一次,班级同学身心的变化让我非常震撼,与两年前相比,他们很多人变得快乐,自信,爱付出,调柔......那种不用说话,就展现出来的生命品质一下子就把我折服了,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正是因为看到一个个同学们生命品质的改变,我毅然又回到了班级,跟着大家一起学习。
  说实话,在刚开始的几个月,我很不习惯,也总是站在自我认知的角度去审视每一项内容,比如定课,比如慈善班委发的回向名单,我难以理解,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但是,每次在逼着自己硬着头皮去做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心情总是会变得不同,慢慢地也就放下了我执,按照三级修学施设的要求去学。
  彻底的翻转是在我回归五个月之后,我以前的老师自杀了!我在悲痛中经常思考他为何会走上那条路,为何一位对空性见造诣那么深,慧根那么高的人修行到最后,竟然是这个结局?
  带着这些思考,再学习《略论》每期的法义,我全部释然了。可以说,导师在每期法义中都给了我答案:没有次第修学的过患,佛法五大要素,皈依戒律的重要性等等。正因为他只抓住空性见而没有次第的修学,所以佛法逐渐成为他增长我执、我慢的武器,修偏在所难免,这也是导师经常告诫我们的!我亲眼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事例。
  从此,我对次第修学有了更深的依止和尊重,也对自己近二十年的盲修瞎练进行了如理反思,正因为我过去对道前基础、下士道的内容不重视,只关注出离心和空性见,所以在生活和人际关系面前,总显得手足无措,家人,同事,朋友也觉得我学佛学得奇奇怪怪的,成了反面典型。
  而三级修学的慈善、义工行就是在检验我们修学,培养慈悲心的同时,也教会了我们如何接人待物。
  那年回老家过年,我在和亲友们的交流中,可以友善待人,也可以用所学的佛法智慧帮助他们处理生活中的烦恼,好几位亲友都因此参加了当地的读书会,甚至以前一看到我学佛就神经大条的老妈也参加了读书会,回来后还念叨自己也要修行。
  而我的弟弟,这个二十年来,一看我“学佛”就干扰我,打我小报告的“家伙”,因为看到我近一两年的变化,也加入到三级修学,成了我的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