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懂事以来,母亲在我印象中是个强势而主观的人,生活中任何小事都要听她的,如果不听就会被骂。从小到大,我都害怕母亲,乖乖听从母亲的话,唯独婚姻的事,没有听从她的意见。从此,母亲对我的先生展开了长达18年的言语攻击(恋爱8年,结婚10年),各种看不惯,各种怀疑,她还说服父亲,当着我的面用尽各种难听的话讥讽我的先生。
  18年来,因为婚姻得不到父母的认可,我倍感痛苦。离开家是我的心愿。我努力学习都是为了考上大学能离开家,我努力工作也是为了离开家的控制。直到现在,我依然小心翼翼地回避着和父母的交流。
  我想,身上中的这“第二支毒箭”的影响是巨大的,毒液蔓延,根深蒂固,日积月累,我还因此得过抑郁症。因为15年前的抑郁症,我接触了心理治疗,通过学习,自己也成了一名心理咨询师。通过心理学,我学会了自我照顾,但对父母的恨依然没有消解。
  佛法让我们慈悲众生,我觉得要“慈悲”与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人,似乎比较容易,但是要我“慈悲”父母却很难很难,难到让我自动屏蔽,想要逃跑。但最近,我却对“慈悲家人”有了新的看法。
  作为心理咨询师,在工作中,我看到了众多家庭的苦,父母和孩子关系的矛盾和纠缠。通过观察,我发现因为贪嗔痴三毒,因为爱和粘着,家人之间的伤害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承受这种痛苦。
  通过对比,我也发现自己之所以还能适应社会,还可以维持婚姻,还可以从心病中恢复过来,是因为父母也有很多可取之处,我慢慢开始随喜和感恩我的母亲。
  首先,我们家境还算不错,父母在物质上总是无条件地满足我。记得小时候每年西瓜上市,无论价格多贵,母亲总是第一时间买给我吃,所以我在物质上很有安全感,不容易被外界金钱所诱惑。
  其次,母亲虽然常常对我发脾气,但也经常夸奖我的优点,希望我能继续保持诚实、友善、礼貌、乖巧、遵守规则、勤奋好学等,这些都是父母带给我的正向影响。
  另外,父母彼此恩爱,也给我树立了榜样。我能够找到自己的归宿,婚姻生活平稳,也是从小耳濡目染父母的相爱相守。
  母亲常常对我不理不睬,我弱小的心灵备感伤害,但后来也认识到,这同时也给了我一个不受打扰的空间,我可以慢慢消化和恢复自己的情绪。好在,母亲并不过多地翻旧账,只要我主动道歉,这件事无论多么不开心,她都能马上放下并原谅我,她的“冷暴力”更多的是在等待我的主动“示好”。(在心理工作中,我发现有些家长会不依不饶,孩子选择沉默或者道歉都不行,他们会继续打骂哄劝说教孩子,把孩子逼到无路可退,再次引发家庭风暴)。
  对于我的婚姻,母亲反对了18年,但细细回顾,她只是言语上的反对、情绪上的发泄而已,并没有用实际行动阻止这场婚姻,在我结婚的时候也是风风光光地为我办了婚礼。至此,我现在才理解:她在意识上认为应该尊重女儿的选择,但情感上接受不了这桩婚事,在意识和情感的割裂中她也很痛苦。而当我无法接纳她的情绪,站在先生的这边抗拒她时,她对我先生的恨意就不断加深了,家庭的矛盾也越演越烈。
  想到这里,我十分忏悔。因为我的愚痴,导致对母亲的不理解和不接纳;因为我的嗔恨,对母亲产生了极大的敌意和对抗,导致我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差。我不仅伤害了自己,也深深伤害了父母,在这场18年的较量中,一家人都伤痕累累。
  带着慈悲之心,我看到了母亲的另一面,一个母亲的可怜之处。她用尽自己的所能想给女儿最好的东西,希望女儿幸福,但是她的女儿却为此感到痛苦,一直恨她和远离她。我想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看到这一切。母亲那缺乏智慧的爱,让她自己也饱受折磨。
  当我对母亲生起慈悲心和怜悯心时,18年的恨意和委屈终于消解了。
  今生有缘做母女,一定是前世因缘和合的结果。如果今生的痛苦,是为了化解一段尘缘,我觉得时机终于到了。只怪自己明白得太晚太晚。我想真诚地向母亲道歉,真诚地感恩母亲!为了这个道歉,她足足等了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