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泓

  人生就是一条由生活、生死和生命构成的河流,我们在各自的河流里生存,沉溺红尘喧嚣,追求世俗功利,以苦为乐,无谓生死,时常忘却生命的回归。
  小时候,目光所及之处,生命是鲜活的。
  我们趴在庭院的墙角,静静地观看着蚂蚁采食,成群结队的蚂蚁排成一条黑线,从采食地一直延展到巢穴,阵容逶迤,浩浩荡荡。交汇的队伍来回穿梭,它们触角相抵,交换信息,似乎愔愔有声,热闹繁忙。当投放的饭粒被搬运一空时,我的大半天时光也被搬运走了。
  更有意思的是下河摸鱼。在河的浅滩处,我们用河床的鹅卵石围起一方水域,只留一个缺口,算是布下了一个陷阱。然后往深水区扔石块,用木棍将鱼儿驱赶进陷阱。谁知道,聪明的鱼儿总不进陷阱,而我们却进了鱼儿的陷阱,因走失了水牛回到家遭到家长的责罚。
  粘捕蜻蜓是最讲究技巧的。我们来到菜地,从豌豆苗手中抢夺下一杆最长的竹竿,即将结果的豌豆苗无奈地从竹竿上撒手,匍匐在地。然后弯曲竹篾,把两端固定在竹竿的一端,一个网球拍式的粘捕器便成型了。接着,便在荒废的房舍处,踮起脚尖,趁着晨雾未干,把屋檐下潮湿而富有粘性的蜘蛛网缠绕在“网球拍”上。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在残垣断壁间的菜地,追逐着时而飞翔、时而驻足的蜻蜓,时空都似乎凝滞了。
  ……
  现如今,钢筋丛林之中,生命是麻木的。
  我们的感觉非常迟钝。在嘈杂的环境里,大自然的微小声音被淹没,我们感受不到花开有声,感受不到蚂蚁的愔愔相触,感受不到鱼儿的窃窃私语、蜻蜓的振翅欢歌。
  我们的感觉是错乱的。世界以纷乱繁杂的假象遮蔽了我们的感官。我们迷乱于缤纷的荧屏,沉醉于流行的节奏,痴迷上化工香水,贪恋着饕餮美味。
  我们的情绪是波动的。感觉的片面和情绪的影响,使我们对世界难以产生正确的认识。我们要么感情用事、爱屋及乌,要么颠倒迷惑、以假为真。
  在滚滚红尘中,我们的观念被蒙上世俗的污垢,我们的身心远离了自然,我们在虚幻中迷失了自我。
  其实,人渴望生命的回归。
  让我们的认识回归到世界的真实。对宇宙的无知,对人生的无知,是错误观念的根源,是烦恼的根源,也是犯罪的根源。人生总无法坦然面对成败,我们往往会为顺境而沾沾自喜,为逆境为怨天尤人。其实,成功是因为过去的努力,失败,只是在承担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要为未来规划一个美好的蓝图,就必须客观真实地看待世界,看待人生,遵循规律,智慧处世。世事无常,无论顺逆,无论成败,都是暂时的。对存在的错误认识和执著,更导致了认识的种种烦恼。一个人追求权力,就会被权力束缚;一个人追求事业,就会被事业障碍;一个人追求财富,就会被财富捆绑……他们没有时间,更没有闲情。他们的所有时间,他们的所有生命都被用来作了交换。我们一旦能够放下这些,既认真承担起在人世应尽的责任,又不使自己的心执著其间,那么,我们就能体会到放下的自在,走也方便,睡也安然!
  让我们的生命回归到自然的怀抱。现代世界,物欲横流,复杂的环境会给我们的感官和思维带来混乱,许多人穷尽一生在追求名声、权力和金钱,而无暇接近林泉,反观自省。人本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和自然是一体的,我们的生活也本该和自然息息相关。我们要回归自然,追求幸福,学会享受自然的给予。越是自然的东西,就越接近生命的本质,世界最甜美的享受始终是那些最古老自然的享受。可我们通常只是在使用生命,却忘了或不懂得享受生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在大自然中,静听花开,坐看云起,我们的心灵会变得简单、清净。自古以来,我们遵循天人合一的精神,人类应该感恩大自然,珍惜大自然,爱护大自然,享受大自然,在大自然中寻找快乐,寻找宁静。
  让我们的人格回归到生命的本质。每个人都有一个生命的自我,每个人都生活在强烈的自我意识中,一生都在为所谓的我的事业、财富、名誉、地位、家庭而奔波,而无暇顾及身心的健康,无暇顾及人格的修为,无暇顾及生命品质的改善。我们要用觉醒的智慧观照心念,观照人生,充分认识到,事业、财富、名誉、地位、家庭及世间的一切,甚至包括我们的身体,都是无常变幻的。我们不可能永远拥有,更不能将它们当作是真正的我。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就能减少对世间万物的执著,让我们的心从物欲中慢慢解脱出来,再也不为这些东西左右,再也不为它们要死要活,从而保有心态的超然,保有人格的独立!
  其实,人渴望生命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