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学佛的时候,我有很多烦恼,大多来自工作和生活。比如说:急着发财却不能的烦恼,总想提拔却不行的烦恼,家人之间弄意见、生是非的烦恼等。那时候,有人跟我说,“学佛吧,会减少烦恼。”
  可是学佛之后呢?我又生起了许多学佛的烦恼。念佛、诵经之后,放生、供养之后也没有能立竿见影、一切如愿,依然没能升官发财、事事如意。这是为什么呢?我开始对佛法产生疑惑,佛法到底灵不灵?为什么我感受不到加持和感应?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走进了寺庙,参加了一次佛学夏令营,也是在那次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了导师,聆听了导师的开示,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学到真正的佛法才能学好佛。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迷信中学佛,把佛菩萨等同于神仙,等同于巫婆神汉,我的诵经、祈祷、供养都是在做交易,在讨价还价,其实,这与佛法已经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了。
  那时候,我才懂得,佛法是一种智慧,是生活的智慧,人生的智慧。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慢慢地去闻思佛法,从心底去领悟佛法的真谛,就这样,我释然了,明白了,看开了。就这样,自己的烦恼在渐渐地减少,因为我懂得了,无常是世间的真理,因缘因果是发展的规律。特别是在我进入三级修学以后,按照“反省自己”的要求,一次又一次地依照佛法检讨自己,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学习了《略论》懂得了“命自我立,福自己求”的道理,我慢慢地从因地努力。就这样,我很快乐,很轻松。
  但这时并不是没有烦恼,这时的烦恼主要是串习的力量,是取舍的困惑。要“随喜他人”,我不习惯,经常会对他人的做法不以为然,甚至总会发现问题所在,觉得自己会比他做得好;要“反省自己”,我不适应,自我感觉良好,对外境我总会从豆腐里挑刺;要“真诚、认真、老实”,我自己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也总能在交流的时候堂而皇之地发露忏悔,可是我知道,更多的是说说而已,下了课就一切照旧……
  也是在这个欢喜与纠结交织的过程中,看到了很多同学们的改变,促使我不断地思考该如何去改变,该怎样去面对自心。于是就学着去真实地面对自己,面对法,渐渐变得真实、真诚,这时候觉得敞开心扉,实话实说,坦然做人,何尝不是一种自在、轻松、洒脱的活法,也于此慢慢欢喜,接纳。
  有一天,我开始去做义工了。我把它当做了自己回报三级修学的机会,当做了积累福报、利人利己的因缘。可是这期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的串习、世间经验在做事中显得愈发强烈,我生起了些许多烦恼。学员不听话,自己会不悦,会批评;做事得不到他人的认可、赞叹,会失落,会抱怨;听不得逆耳之言……在做事中烦恼,在烦恼中做事。
  烦恼啊,终于在某一天发作,也终于在发作后,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堪,促动我去自省,沉思。我又一次看到了串习的坚固,看到了我执的顽强。痛定思痛,我明白了许多,经过与烦恼的斗争,我明白了,原来这些烦恼正是我需要对治和用心的地方,是我可以提升和成长的所在。
  我是业力凡夫,虽然至今烦恼还很重。但是,我也很是欣慰,因为我看到了自己在烦恼中的成长与进步,而这一点一滴的改变,来源于佛法的滋养,来自于修学的加持。我知道,走过烦恼就是菩提,我要于此提起觉照,加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