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谁要说我有病,我肯定跟她(他)急。我能正常思考、工作、生活,好好的,怎么有病了?你才有病呢。直到进入三级修学,尤其是学习了闻法规则——具六想中的“于已作病者想”,我才知道我真的有病,而且还是个重病患者!贪嗔痴是病根,无始以来,我一直都在它们的支配下生活,三毒早已成了我生命的主人,成了心灵世界的地头蛇。因为缺乏智慧观照,已病入膏肓还一无所知。幸亏得遇佛法,有善知识的引导,有佛法雨露的滋润,通过不断的服药治疗,现在才慢慢有了好转。
  进入三级修学前,我是个急性子,暴脾气,我执我慢强烈,以自我为中心,从来不会检讨自己,遇事总是埋怨别人。有一次我弟打越洋电话过来,要我多关心体贴妈妈,多陪陪她老人家。我当时一听就来气,“妈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妈,她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为什么偏偏只有我来照顾呀?爸爸97年去世后,妈妈就一直跟我一起生活,到今天差不多有二十年了,有本事你回来照顾她呀……”都是一些气话,十足的一个怨妇!
  妈妈最后一次生病期间,我四哥打电话跟我说了很多,还跟我讲了一个老妈妈的故事,可我还是一点也听不进去,也看不到自己的缺点。更可悲的是,自己竟会因为大哥的一句话失去理智,抡起板凳把他家的房门给砸了。
  这一砸,亲戚也砸没了,从此跟大哥成了仇人,老死不相往来。妈妈要我向大哥道歉,我也不答应,还列举出诸多不道歉的理由。要是当初我能多想想大哥的付出,克制住自己暴躁的臭脾气,我想我和大哥之间就不会水火不容,形同陌路。后来我甚至把妈妈的不幸离世都归咎于大哥。但现在回过头想想,当初为什么就听不进四哥的话把妈妈接过来继续照顾呢?不就是因为自己付出那么多又得不到理解,反而遭到诸多责怨,心里起了烦恼,闹情绪,做不了情绪的主人吗?
  回忆,犹如一杯毒酒,妈妈的离世留给我的是永远的悲伤和无尽的思念。每当夜深人静,往事就会一幕幕地呈现在眼前,大脑一种茫然的空白,无法控制自己,忍不住泪双流,亲人无微不至的关照也无济于事。
  从那时起,我根本听不得别人喊“妈妈”,家人更不敢在我面前说“妈妈”二字。因为每当这时,我的心就会撕心裂肺的痛,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也想坚强面对,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一想起母亲,眼泪就控制不地住下流,彻夜难眠是常事。如是因,感如是果,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忘,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因为自己的无明、我执、贪嗔痴造下了种种不善业,伤得我体无完肤,导致严重的心肌劳损,眼睛也出了毛病。
  在经历了身心痛苦的折磨后,我想一定是妈妈在天有灵,不愿看到女儿受如此的煎熬,让我有缘接触佛法。通过智慧文化的学习,我认识到了生命的意义,建立了智慧的人生观和健康的生活方式,知道了无知和执著是生命痛苦的根源,知道了“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因缘因果”,也知道了业决定之理。 
  “我之恶行垢,法镜能照彻,于意生热恼,我当趋于法。”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痛苦,摆脱内心的无明、我执、贪嗔痴,不再让不善的种子在内心生根发芽,唯有不断努力,从因上改变自己。
  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佛法当作治病的良药,把导师当作治病的良医,按医生配备的药方定时、定量、长期服用;按照导师开设的三级修学课程和两套模式,以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修学;认真做好定课、自修和共修,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每一课的法义;接受法义要领并落实到心行,真正改变自己的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