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习《佛教的道德观》之前,我无论如何不会把“佛教”与“道德”联系起来。因为在我以往的认知中,佛教只与“解脱”“般若”“究竟涅槃”这些深不可测的名相有关。我认为佛教是教人究竟解脱的,而道德应该是社会关心的问题。
  我对道德的印象,从“尊老爱幼”“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等基本社会公德,到“一诺千金”“舍身取义”“知恩图报”等最浅显的儒家仁义道德,这些就是我对道德懵懂的认识。这种认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内容已经渐渐忘却,自己的心也变得世故、冷漠、自私。在路上遇到问路的人会不耐烦地走开;坐在公交车上看到刷“爱心卡”,索性两眼一闭装作没看见;路上捡到钱则脸不红心不跳地装进自己的钱包……
  接触佛法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过去的行为很不好。加入修学之前,曾经看过朗日塘巴尊者写的《修心八颂》,只记住了里面的“亏损失败自取受,胜利利益奉献他”一句,印象极其深刻,虽然自己未必能做到,但总觉得这似乎是一个佛弟子应该去遵循的某种道德。
  真正刷新我对佛教与道德认识的,是导师对佛教道德的定义及其建立基础、收获利益的阐述。
  导师把佛教道德定义为“善”,这是以对自我心性的正确认识和对高尚生命品质的追求为基础建立的。这种道德内涵不是空洞的教条,而是一件件可以实际践行的善行。遵守道德也不是来自神权的恫吓,而是出于为追求高尚生命品质而发自内心的自觉行为。这种善的行为不仅仅能给我们今生带来健康心态、高尚人格、良好人脉等现世利益,更能在菩提心教法、无我空性见的指引下,超越现世利益的相对善的层面,进而开发生命中的佛性潜质,成就佛菩萨的品质,利益无量众生。
  要实现如此宏伟的目标,必须走好当下的每一步。
  作为一名佛弟子,生活中最起码应该守好五戒,力行十善,同时应该向菩萨学习,发菩提心、行菩萨行。如果说“众生”“菩萨行”这些概念太宽泛,那就具体到从眼前人、身边事开始做起。
  以我来说,在家就多帮母亲做做家务,适时善巧地用佛法利益母亲,让母亲安度晚年。在单位,同事之间存在利益关系和冲突,我起码可以做到尊重每一位同事的意愿,积极配合工作,避免与他们发生纠纷。在我的修学班级,师兄们之间都是清净的法缘,但我不能以此为由就只顾埋头自己修学,而忽略对师兄们的关爱。
  记得开班三个月后正式选举班委义工那天下午,有师兄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帮她打印一份文件。原来师兄孩子第二天要确认中考志愿,师兄的打印机出了问题无法打印,一连问了好几家文印店都打印不了,电话那头听得出来师兄非常着急,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帮师兄解决问题。当我顺利把文件打印出来的时候,心里非常欣慰和喜悦。
  还有,小组重新分组以后,有的师兄晚共修来不及吃晚饭,我会为师兄准备一份晚餐。同样,班级交流时,我应该学会“察言观色”,观察一下每位师兄的状态如何?看看师兄们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看看我能为师兄们做点什么。
  菩提心不仅仅是停留在经论中的偈颂,菩萨行也不是高不可攀的六度万行,众生更不是一个空洞缥缈的概念。菩提心就是从每一次对身边人的爱心开始的,菩萨行就是从每一件对身边人的善行开始的,而众生就是我们的眼前人。
  转眼过了白露,天气渐渐冷了,我对佛教道德的实践,就从每次共修为师兄们送上一杯热水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