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辅导员在班群发消息:我们修学满两年了。
  修学两年了,也就是说,我主动发愿,跟随导师修行,走解脱之道,已经两年了。
  我真的往前走了吗?还是形式上挺热闹,生命品质却在后退?
  面对这两个问题,我没多想,直接给了自己肯定的回答:我往前走了,没后退!
  这么干脆,这么肯定,证据呢?证据,就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什么叫清凉感了。这种清凉感,是进入下士道后才体验到的。这种清凉感,实际上是我对自己生命的喜欢,对自己的信任,对自己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好的坚定信心和欢喜。这种信心,是我一直期待和寻找的东西。它是我知道的,我的生命可以永远依赖的力量。有它在,我就不会再害怕,不会再迷茫,不会再质疑一切。
  念死,到底为了什么?为了让自己害怕吗?害怕,又是为了什么?
  进入下士道,我没有害怕,但总觉得自己没找到方向。不过,尽管觉得迷茫,但开始修念死之后,我的定课质量却不知为什么忽然提高了。特别是过去一直只走嘴巴不走心的健康生活五大信念,真往心里去,真的认识到五戒对我生命的重要性了。
  修念死的第二周,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了关于戒律的种种:戒律是无上菩提之本,戒律是正顺解脱之本,持戒得清净,持戒得安乐......持戒不是为了持戒而持戒,持戒的实际是止息烦恼的相续,止息贪嗔痴的相续,止息凡夫心的相续。
  我忽然明白了:念死,不是为了念死而念死。念死的修行原理,和持戒的原理是一样的啊。为了止息烦恼相续,止息贪嗔痴相续,止息凡夫心相续,为了解脱,为了成就无上菩提。
  这一刻,之前念死的那种隔靴搔痒般的不舒服没有了,我很开心。同时,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我发现,这个道理是如此简单,可我居然那么长时间都不明白。
  这一天,我觉得自己脱掉了一件又厚又重的破棉袄,从内到外感到轻松。未来生命的状态,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很多过去的困惑、冲突、嗔恨,都消失了。
  活着,其实挺简单的。好好说话,认真做事,不要胡思乱想。没事就多背诵法义,多思惟法义。然后,有个好脾气,跟家人好好过日子,跟师兄们一起好好修行。
  不紧不慢,一天一天过,也就没有什么心可操。
  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