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怜的情绪经常伴随我。
  记得有一次更换新住处,原住在6楼没有电梯的老旧小区,东西又很多。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很惨,特意付费给搬运公司,商量好600块的费用。搬运人员上门后看到我的东西很多,提出要加100块,我没有同意,于是他们很不愉快地帮我搬着东西。搬到新住处时,因为卡车停放的位置挡住一位阿姨取电瓶车的路,搬运工人本来就觉得钱少心中不愉快,于是双方互不相让,在小区内大骂了起来。
  我上去劝了20分钟,没有任何效果,终于忍不住自己大哭起来。当时心里有一万个理由觉得自己可怜:1、我要是有钱,多给他们100元,这事可能就不会发生,我要努力赚更多钱; 2、为什么我一个人在打拼,为什么没有亲人或朋友帮我搬?看我多可怜;3、自己弱小就会被欺负。我要是一个大块头男人,有力气,自己搬也行啊……就这样眼泪一直流到新家,“我可怜”这个观念又一次通过这样的观察修被安住了。
  学佛之后,我知道了用缘起的方法看人、看物,于是就开始挖掘形成自怜的根源是哪些。
  记得我十几岁的时候哥哥高考,妈妈在市里租房子陪读,不知为何与房东吵了起来。当时我就想,我们家要是在市区有房就不会被“欺负”。
  初中时,有一次我骑自行车,碰到一位横穿马路的奶奶,为了不撞到她,我整个人飞了出去,不顾自己膝盖流血,起身后急忙去扶奶奶,奶奶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很紧,责备我乱骑车,要求我通知家人带她去医院。我爸开车带我们去医院的路上,我坐在副驾上哭得像头牛,嘴里喊着:我要出人头地,我要变得强大,我不要被欺负。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很多,这些经历形成了我觉得自己可怜的原因。深挖进去,其实是自己的重要感、优越感在作祟,一但别人触碰这些感觉,痛苦就来了。知道根源后,也就知道该如何对症下药了。
  佛法告诉我,每个人都有本自具足的佛性,我并不比任何人的佛性少一块,我也是本自具足的。而且内心真正的平静充实,并不是依赖于他人的给予,或取决于自己有多大成就、多少金钱。只要向内寻找自己欠缺的那部分,自然就会令内心变得越来越丰盈。
  佛法还告诉我“自利利他”的道理,我懂得了帮助他人、慈悲他人能让自己的心胸更加开阔,而不是时刻只关注自己,认为世界就要围着自己转。沉浸在我执中,只会滋养自己的“优越感、掌控欲、重要感”。我执减少了,烦恼真的也慢慢减少了。
  为什么学了佛法正见就可以神奇地改变我的观念和心态?我想是因为如理思维。比如学到一个正见,我就会思维这个正见有没有“漏洞”,我原先自己的观念是否有“漏洞”,这样一对比才发现自己的很多观念都站不住脚。更重要的是,情绪来了之后,如果我不用佛法正见,很难彻底处理好。
  另外,还要时刻观想自己的心中有两条“滑滑梯”,一条是非常光滑的凡夫梯,一条是生了锈的佛法梯。这颗心很容易会滑向凡夫梯,一但滑下去就是痛苦负面的情绪,那么这轮比赛我就输了。一旦心里生起自怜的情绪,立马用佛法正见,把凡夫心拉回佛法的滑滑梯里。以前可能10次比赛我输9次,随着修学的深入,自我控制力越来越好,对正见的理解和接纳程度也越来越高,现在10次比赛我几乎只会输1到2次。这种不再觉得自己可怜的感觉真好。
  没想到修学一年竟有这么大的改变,希望有自怜情绪的师兄们可以像我一样走进三级修学,同我一起走出痛苦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