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不接地气”是问题

  最近所带班级修学依止善知识之念恩生敬,听大家分享中发现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接地气”。安住点好像没有错,但是思维过程没有说服力。就像过去上学做理科考试题时,答案是对的,采用的公式却是错的。
  有些同修回忆自己进班的不易,说幸亏自己善根深厚,幸亏师兄们慈悲以及导师慈悲不舍的恩德等因缘和合才能学到《略论》。有的师兄分享说轮回、三界牢狱不知道怎么与自己联系,念不起来恩德等等。但最后的落脚点却是基本一致,就是“对导师生起感恩心、依止心”。
  问题出在哪里?

怎么样解读很重要

  一段师兄们交流结束后的对话,引发了我的思考。
  有位师兄路途远,班级交流需要来回开车,就经常主动送其他师兄回家,大家聊起如何用佛法正见看这件事。一位师兄用因缘因果,说肯定前世修行时,其他同修给他提供过方便,所以今生他就要以开车接送作为回报。如是因,如是果。另外一位师兄只从当下现象谈起,开车师兄发起利他心,主动送其他同修回家,我们应该生起感恩心。这样的思维,调动的则是利他心、感恩心,使大家都安住在正向心行中。也是“如是因,如是果”。
  前者运用因缘因果,看似正见,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还账、一种理所当然,大家都没有带来利益。后者的思维,调到了正向心态,完全不一样,是大家需要的。说明在面对同样一个现象时,不同的思维、不同的解读,会产生不同的心态。
  同样,忆念善知识恩德,思维我怎么样来到三级修学的?看似一本不起眼的人生系列小丛书,“偶然”听了一次导师的讲座,或者参加了一场读书会,或者老学员的不断“拉拢”等等。如果仅停留在这些现象上,就淡化了善知识的恩德。或者说“幸亏我善根深厚”“我福报大”等各种因缘和合才进入三级修学的。这样也不是如理思维,怎么能念出恩德?
  其实在各种现象背后,无一不是善知识无尽悲愿的显现,是“寻找我、呼唤我、救济我”的各种手段。这样的解读才是真正有效的“念恩”,才能“生敬”。

关键“半步”不能省略

  另外一个问题是自己在过去的修学中也反复出现的:省略了关键的“半步”。
  在自修三遍以后,列出提纲,找出正见“善知识对改善生命的重要性,恩重如山,要生起感恩心”。然后看心行检验要到达的站点,决定我要安住在“忆念善知识恩德,对导师生起全然信赖之心、恭敬心、珍惜心中”。分享时,按照法义“于久远驰骋生死中寻求我,于长夜痴暗睡眠中醒觉我,于陷溺有海拔济我,于三界牢狱解放我……”用自己的话表达出来。看似完整,既有提纲、正见,又有观察修、安住修,分享也没跑题。但就是觉得法义没有落地,好像是飘在空中,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问题出在哪里?没有落实真诚的态度。把“联系自己现实人生”省略了,直接从理论正见到要树立的观念。一次“完美”的完成任务式的修学,像考试中抄袭了标准“答案”一样,对自己心行成长能有多大价值?
  针对这种情况,班级交流中引导大家思维,“善知识对我恩重如山”,这一点要联系自己现实经验予以确认。
  第一,联系自己的改变。自己在修学中受益没有?享受到佛法智慧对生活、生死、生命的全方位关怀没有?如果没有受益,那就免谈。所以,佛法对自己有用,能解决自己的不良情绪、化解烦恼,生活越来越幸福。这是念恩的基础。
  第二,我们生活在同样的五浊恶世中,但每个人又有自己的“苦海”,每个人有自己的“牢狱”以及自己的“轮回”,其表现是什么?是家庭不和谐,或者朋友之间的反目成仇?是一笔财富失去后的痛苦?是陷入色迷心窍的漩涡,不能自拔?是身体失去健康后的病痛?是精神抑郁的煎熬?
  自己在生活工作中如何用佛法正见去处理各种问题?善知识怎么样带着自己一次又一次走出来的?
  经过回忆修学来的进步、成长,确认在导师的引导下,在三级修学施设的一条解脱道上,自己越来越“觉”了。从以苦为乐的颠倒中醒来,知道凡夫的生命是如此之苦,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幸福、自在。以前从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利益,什么是善恶,人生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什么。现在,在三级修学中越来越明白,逐渐从妄想的大梦中清醒过来。从以前的怯懦、恐惧,变成现在的有使命、敢承担、有力量。现在的生命状态完全不同了,这都是善知识的大恩大德。
  所以,从法义中获得正见,联系自己走过的路程予以确认,到树立观念,是非常关键的。其中,联系自己的实际,这“半步”绝不能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