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我开始接触国学,后来看过心灵成长的书,考了三级心理咨询师,一路学习成长,发现还是佛法最究竟。去年年底,我有了一个愿望,想加入正规学习佛法的团体。可能是积累的福报够了,我有幸遇到了三级修学读书会的朋友,参加读书会没几周后,紧接着参加了菩提沙龙。记得当时每次参加完读书会,都有很大触动,而且沙龙时见到的义工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她们端庄大方,宁静祥和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我。通过沙龙我对书院有了一个初步了解,就这样,在老学员的引领下,我很幸运地加入了三级修学,踏上了修行的菩提号列车。
  进入三级修学半年来,我越来越感受到三级修学模式的殊胜,在这样一个有方法,有次第,有氛围,有引导的心灵学院里,我的心慢慢觉醒,心灵深处本有的智慧明灯被慢慢点亮。
  我原来是一个烦恼比较多的人,可以说是一个活在无明中的人。
  多年来,我内心有一个“不被爱”的模式,这需要从我和父亲的关系说起。
  我和父亲一直是一种比较疏远的关系,因为小时候父亲打过我几次,五年级送我去亲戚家住过一年。平时对我也比较严格,事情做不好时他会用眼睛瞪我,所以我一直害怕他,从来不会像妹妹那样近距离地跟他撒娇,跟他拥抱。直到2017年夏天他临去世前躺在炕上,记得当时有一小段时间只有我一个人在场,看着奄奄一息的父亲,我突然想抱抱他,我怕再不抱就没有机会了,于是我就两手轻轻扶着他瘦弱的肩膀,用脸颊贴着他的颧骨位置,我能感觉到父亲知道我在拥抱他,因为我起来时他的眼睛眨了几下。这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主动拥抱父亲。就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所以内心一直有个不被爱的感受。这种感受欺骗了自己很多年。
  法义里说到——不接纳是痛苦的放大器。反观自己,我不接纳父亲的打骂,不接纳父亲发脾气,不接纳父亲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所以很多年来自己一直生活在无明的痛苦里。而这种不接纳障碍着自己去看清事实的真相:自己没有站到父亲的角度去理解他当时的不易,甚至没有看到父亲严格背后的那份爱(我们家三个女儿,只有我考上了大学,干着自己热爱的工作,而这怎么能离开父亲严格的教育呢?)。不接纳让我忘记了上高中时是父亲在砖厂拉车供我上学,忘记了上大学是全家人的倾力付出才使我顺利完成学业。
  随着学习的深入,自己内心的慈悲和智慧被慢慢开发,在接纳中,痛苦被慢慢转化。
  我越来越发现,父亲一直在深深地爱着我。我记起了父亲在我被同学欺负时,找到对方怒喝;记起了父亲怕我晚自习害怕到村口接我放学;记起了很多很多……
  前些日子回婆婆家,恰好遇见一只小猫拉肚子,先生提议带回来养,我当时有些纠结,心想,那么小,离开妈妈,多么悲惨呀!但还是带回来了,回来后到宠物店买了药,喂了两天就好了。公公打电话说:“这只小猫真有福气,要是在老家说不定活不了了。”晚上,我盯着小猫,想起公公的话不停地流泪,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父亲把我送亲戚家读书一年的情景,他是带着一份怎样的不舍,又是一份怎样的爱呢?他当时心里一定也是为了我好,让我受更好的教育,有一个更好的前途。这是怎样厚重的一份父爱呀,我却误解为他不爱我,甚至都没好好爱过他。他生病的那几年里,我也买东西,带他看病,照顾他,但我心里知道那里面到底有多少爱的成分,一直到前些日子想起父亲,心里都会冒出个声音:“爸爸,您都不给我机会好好爱您”,不禁流下遗憾和忏悔的眼泪。在这里我也想告诉大家,无明、愚痴到底有多么可怕,它可以完全把真相颠倒。
  可想而知,带着这样的无明,我跟先生的相处也一直有些隔阂,我同样感受不到他的爱。而生命中这样的无明和愚痴又有多少呢!好在接触了佛法,随着同喜班课程的学习,借着佛法的智慧,我内心的无明被一点一点照亮。
  我突然发现自己一直活在大家的爱里。
  先生上班把车让给我开,他大热天坐公交上班,还需走上一段路;婆婆公公打电话会像对女儿一样劝我别不舍得花钱,买几件好衣服穿;大姐从外地回来给我和妹妹捎了礼物,妹妹让我先挑,我说我大你小你先挑,结果娘给我挑好了;儿子吃个豆腐干,我说就剩一个了,你自己吃了吧,他用筷子夹开,给我碗里放了一半……我被浓浓的爱包围着。
  我跳出了“不被爱”的无明,看到了爱一直在的真相。
  在修学中,有导师智慧的开示,有辅导团队的慈悲护持,有伙伴们的互相增上,越来越感受到三级修学的殊胜性,我不断用佛法的智慧照见自己的无明,有时一句法语就把我从烦恼中解脱出来了。虽然才学习了半年,我的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已改变了很多。导师曾说过“慈悲没有敌人,智慧没有烦恼”,我向往这种慈悲、智慧、宁静、祥和的生命品质,也会继续安住修学。我受益了,分享出来,希望更多的人受益,更多的人走进三级修学,亲自体验模式的殊胜,品尝修学的欢喜,走向生命的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