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八月静心文化讲堂之“雅道”

文|道砚   图|道力

  8月24日,暑气未消。西园寺内,芦苇屹立,蝉鸣林翠,莲花绽幽,生动禅意。正如宏伟的山门殿前所镌刻的:“无上胜妙地,离垢清凉园”,窗外微风轻抚,心下顿生无限清凉。
  这厢静心文化讲堂内,古朴典雅。凝神处,已座无虚席。
  午后二时,一场由高校兼职教授、美学鉴赏大家沈纯道老师带来的《雅道,让生活充满书卷气》讲座,正式开启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盛宴。现代与古典美学的相逢对话,诗书与花茶的优雅礼遇,从儒雅的纯道老师的言辞中,跃然溢出,芬芳满堂。

沉香书卷气

  仿佛是打开尘封多年的沉香坛瓶,纯道老师开场提出“书卷气”时,唤起了沉浸人们心底多年的回忆。
  书卷气,是一种高雅的气质和风度,是良好素质的外在表现。不仅要有才学,胆识,更在于品德修养。书卷气,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高贵优雅,是“每临大事必静气”的从容沉着,更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慈悲愿力与无畏承担。
  不论是古人的雅道,抑或沈纯道老师提出的“新八雅”,都可提高精神品味,叩开书卷气之大门。

雅道,传承

  纯道老师对日本禅意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颇深,著作丰厚。老师介绍,很多人去日本,被日本的茶道、花道等文化吸引,以为雅道源于日本,殊不知,雅道的正源在中国。
  据《三国志·蜀志·庞统传》记载:“当今天下大乱,雅道陵迟,善人少而恶人多。”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兵戎相见,民不聊生,正道、忠厚善道也在逐渐消退。可见,雅道文化历史悠久,渊远绵长。
  最早的雅道,《周礼》中描述有六种技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在古代,雅道一般为士大夫、贵族子弟家享有,且经过数代文化传承,代代相续。大众耳熟能详的一句“旧时王谢堂前燕”,出自刘禹锡的《七绝·乌衣巷》,记录的正是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当时赫赫有名的两大家族。
  在王氏族谱中,东晋宰相王导,书法家王羲之、王献之,隋唐著名书法家、禅师释智永等都赫然在册,书法一脉,家传严守;而谢氏一族,更有东晋名士之冠谢安,中国山水诗的开山祖师、佛学家谢灵运以及唐代著名诗人、茶僧皎然(妙喜寺的住持)等僧俗著名大家,家族文化传承,流传千古。

家有祖母

  提到家族传承,纯道老师讲到“老奶奶”的故事。
  在古代,大户人家都有中堂,即现代的客厅。正轴中间以横幅高悬,两侧挂有对联,板壁前放长条案,案前则供奉祖先牌位或者佛像。
  晨曦初露,家族中的长者祖母已早早起床。梳洗妥当后,洒扫条案,点香、请灯;静静地奉上清水、花果;至诚顶礼、跪拜。祈福礼毕,身心已然清净,再妥妥开启有条不紊的一天。
  这充满仪式感的生活,简单而有规律,长期坚持,让心安定。也仿如佛教中的守戒,止恶扬善,有所为有所不为,给身心健康带来最大的保护。

改造客厅,容纳四雅

  中国家庭的客厅,近些年来都是电视加沙发式的布局。休憩时,心不容易安定;招待友人,宾客目光向前,交谈时且需转身,多有不便。
  纯道老师提议,改变以电视机为中心的格局,回到传统厅堂布局,让人可以平起平坐,自由交谈。设置长桌,一桌多用。铺上茶席,席上置花,花旁点香,墙上竖挂收藏。花道、茶道、香道、收藏,四雅有之,且不怡然?
  心有灵犀,老师曾见过,有人已将理想中的客厅变成了现实。
  那是在江西的一座小城,主人是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妇。先生是画家,妻子是公司高管,他们毅然放弃在深圳打拼的一切,安然住下。远离钢筋水泥,远离物欲喧杂,他们的生活简单、平静却很快乐。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客厅。满屋的书是背景墙,长桌毫不客气地占半壁江山,原木桌椅俨然有序。待友人落座,奉上好茶,宾主放松畅谈,时光搁浅,言语甚欢,留下了一次次不可多得的美好回忆。
  世人常用豪华、富有的多,来证明自己的“有”;反倒是少欲、知足的寡,才能让自己不仅身安,而且心安。如同国画的留白,少,才是多。对物质的欲望少了,才能给幸福腾出心灵空间,也才能增智慧、纳福气。

将八项雅道融入生活

  北宋时期的政治家、科学家沈括,曾提出“九客”,将雅道作为客人,在家奉为上宾。后来,古人提出“八雅”,诗情画意尽显。
  相比较害怕独处、浮躁不安的现代人,古代人显然更会享受生活。登高赏月、筑轩听雨、山中静坐、望雪飘落、掩卷沉思、整理思绪,与大自然在一起,与春夏秋冬在一起,与自己在一起。这才是真正的雅道,真正的心灵自在。
  在结合当代人生活的基础上,纯道老师提出了新的八项雅道:茶道、花道、香道、琴道、书法、绘画、收藏、诗词。

茶道

  提及茶道,无人不知“茶圣”陆羽。陆羽能得大成就,离不开著名茶僧皎然的相伴支持。皎然精通诗词、佛学,又深谙茶理,他俩结为缁素忘年之交,共同成就了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的诞生。他们还有一朋友,即当时任湖州刺史的颜真卿,众友常以诗文、书法、禅理、茶趣相聚,彼时美谈雅趣,堪称佳话。
  茶叶,取之大自然,受阳光、雨露、土地的滋养。品一味茶,一念感恩自然,一念感恩众生。逸致山水的茶庭、精美古朴的茶具、佛理至醇的茶挂,合称茶之“三件套”。是茶文化的集大成之美,是静默于心的了了分明,也是源自中国传统文化的隽永悠然。
  茶道,绝不受制于感官的外在仪式呈现,或限于翩然闲适的茶服美感。艺,内在道德修养,超乎技能之上。心止于静,不牵绊于外相的迷惑。全然活在当下,对每一个动作,对自我的相续念头,始终保持觉察与观照,是为“禅茶一味”。

花道

  中国的传统文化,受佛法影响颇深,可以说是水乳交融。这不仅大量体现地在散文诗词、书法、绘画、雕塑、古建筑等领域,更连东方的插花艺术,也是起源于佛前的恭敬供花。而在东方插花史上,有一部具里程碑意义的专著《瓶史》,作者正是深谙佛理的明朝文人袁宏道。
  袁宏道未曾料想的是,自己的作品会在数年后被“留学生”带入日本,并因此掀起了日本对“宏道流”延续几百年至今未褪的学习热潮。但是这一对东方插花艺术产生重要影响的流派,中国人却知之甚少,实为可惜。为了让其“落叶归根”,在费尽周折后,纯道老师谈妥了将“宏道流”回归中国的计划,以保护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转瞬千年

  雅道,不是阳春白雪的曲高和寡,而是清逸生活的自然流露。在生活中,又将如何运用呢?
  比如诗词,纯道老师有自己的见解,“熟读唐诗三百首”,与其靠记忆去背,不如动手去练习。在妄想里打转,不如付诸行动,正如赵州禅师公案所言,“吃茶去!”
  那如何练习书法呢?多写!世间的广告标识、建筑门牌、展览字,动辄为黑体、宋体。没有了草书、行书、楷书,就少了飘逸与流畅奔放,也少了文化氛围与艺术实践。
  如果去旅行,就给自己定“一百个计划”。或看一百本同主题的书,尝试一百个同系列的生活体验,探索现象背后的根基文化,所得会更多。与其将精力分散,耗费在多项零碎事情中,倒不如集中投入,专心做好一件事。
  一场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最终融于生活的传统文化讲座,将绵延千年、亘古相传的精神品味汇于当下。惜别之际,纯道老师对西园古刹的建筑和草木人文倾心赞叹,在静心堂、拈花堂、三千院,身处如此禅意美学空间,无比的闲适自在。遂赠送元朝张雨的散曲一首《水仙子》,恰如其分写照:

  归来重整旧生涯,潇洒柴桑处士家。

  草庵儿不用高和大,会清标岂在繁华。

  纸糊窗,柏木榻。

  挂一幅单条画,供一枝得意花。

  自烧香童子煎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