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以前,我仿佛只知道对父母索要和抱怨,把父母的养育当成理所应当的事。那时候,对我来讲,父母是什么?父母就是我的摇钱树,就是我的出气筒。有什么需要,只要开口就可以;有什么不开心,说给父母就可以。“班里同学都买了白衬衣、蓝裤子,过六一,也要给我买。”“学校要收买校服的钱,下午就要交。”“我要买自行车去上学,不然,我就不去念书了”......
  那时候,在我心里父母似乎是万能的,就像是储钱罐,有需要伸手开口即可。有时候买这买那,母亲会问个不停,甚至会说推迟两天给钱,现在家里没有钱。我都会很生气,也会为此赌气不吃饭,因为老师说要按时交齐,不然会罚站。那时,母亲就会哀叹一声,出门去借。
  年少不知愁滋味,那时的我,不明白父母。甚至,时常还会觉得,某某同学的父亲是厂长,多牛,而我的父亲是个开拖拉机的;某某同学的母亲是知识分子,而我的母亲就是一个大老粗,大字不识两个......那时候,我心里更多的是抱怨和不平,觉得自己投错了胎,怎么生到这样一个家庭里。有这样的父母,没文化,又寒酸。我总觉得他们给我丢人,让我在人前抬不起头,站不稳脚。少年时的梦想,就是早一点离开家,尽快变成一个有文化的人,可以受人尊重。
  父亲一直是沉默寡言的人,母亲是一个很能张罗的人,东奔西跑的。但在我心里,总觉得母亲说话是那么笨,那么俗气,没文化,有时还会偷偷地笑。可是,就是在母亲的张罗下,我们搬到了县城。住了十多年后,又把户口迁到了城里,还在县城盖起了五间新房。
  26岁那年,我成家了。那以后,父母带给我的是琐碎和烦恼。母亲和嫂子争执吵架,母亲离开了她辛苦盖起的房子,租房住;母亲被车撞了做手术,没人管,我四处上访;我女儿出生了,父母不能像对侄儿那样哄,什么也不能替我分担,我心里好生不悦......
  养儿育女的过程中,我才渐渐明白了父母。我理解了他们的不容易,不再奢望他们为我做什么,只希望他们别给我添乱就好。我的父母也没有依赖儿女,他们走上了四处打工之路,去看门,去临县农场务农......
  是佛教开启了我的良知,使我明白了为人子的道理。《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中说,假使有人左肩荷父,右肩荷母,行千万里,也不能报父母的养育深恩。假使有人剥皮为纸,折骨为笔,和血为墨,尽情书写父母的养育之恩,也书不能尽。《地藏经》更是列数了多生累劫以来,地藏菩萨为报父母恩德累世发下宏愿的过往。读下来的那一刻,我不禁泪如雨下,恍然大悟。
  多少年来,是父母的含辛茹苦、默默付出成就了我读书、工作和成家;多少年来,是父母的辛苦打拼、独立自强成就了我的自在生活。那时,在我眼里,父母是健康的,因为他们从不跟我说起哪里不舒服,哪里难受;在我眼里,父母是自在的,因为他们从不跟我说起出门在外寄人篱下的艰辛;在我的眼里,父母是快乐的,因为他们从不跟我说起他们的忧愁、烦恼和苦痛。这,就是我的父母。
  直到我修行念恩的时候,才走入父母的内心世界。那一刻,我嚎啕痛哭。我感受到了,自己一把泥一把汗盖起了住房,而后却被儿女们赶出去的心痛;我感受到了,老来远走他乡,听人吆喝,看人笑脸的悲哀。那一刻,我心如刀绞。这,就是我的父母。
  于是,我痛下决心,此生一定要让他们幸福。母亲62岁那年,结束了在外的漂泊,回到了家乡,住进了我给他们买的楼房。从那以后,我不再让父母出一分钱,我让他们过着安逸的生活。我对父母说:“你们养我到26岁成家,我可以养你们26年、36年......”
  可是,行孝很难。生活中我还会对父母的言行看不惯,总爱说他们这个不对、那样不妥,总希望他们按我说的办。对他们跟我说的事,总会反感,觉得他们多事。为此,我们有过争执。我原以为提供了衣食,生活无忧就是孝顺,其实不是。又是佛法启迪了我的心智,让我明白了,对待父母要陪伴、关爱、理解,而不是指责、要求、改变。原来,和父母相处也是一场修行。
  如今,十年过去了。这期间,哥哥得病去世了,使我深深感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和伤痛。看到父母走东闯西、四处寻神问卜探寻儿子去处的匆忙脚步,我更理解了人生,理解了父母。
  此后的日子里,我不再嫌烦,安心地聆听他们的述说;我不再违逆他们,顶撞他们,会随顺着引导他们;我也为他们请了很多光盘,指导他们如理学佛。因为我知道,我们相聚在一起的时间是有限的,我要珍惜。
  父母,不仅给了我生命,也给了我寻求解脱之道的暇满人身。父母就是家中的两尊佛啊!我理应恭敬、供养、承事。这都是佛法对我的教导,不仅要老吾老,更要及人之老。念及父母,我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