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是我正式进入辅导义工岗位的日子。在这之前虽然是“被发心”,但也参加过辅导义工的上岗培训,接受过支持辅导员一对一的传帮带,内心有过“强大的自信”。认为自己教师出身,按着辅导员的素养对照自己,充满了自信。然而,情况真如我想象的这样吗?我还是遇到了挑战,遇到了很多小困惑,该怎样选择?又是如何摆脱的呢?
  首先,我的常规修学节奏被每周要修学两个班的课打乱了。每天当我要自修时,心就会七上八下,焦虑不安。学习本班的课程内容,心里头还惦记着所带班级的课程还没自修,怎么办?纠结、急躁萦绕在心头,不知不觉,就把时间浪费在举棋不定和焦躁不安里。就这样,我痛苦地煎熬着,这种心理一直折磨着我,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直到有一天,我读到了导师的一段开示:“做再多的事情,其实也只有当下的一件事,要专注地一件一件地做。”我如醍醐灌顶,心里豁然开朗。经过反复调整,我给自己作了明确规定,确定下来:周一周二我要学习本班的课程,周三周四学习所带班级的课程;周五两个班的课程做一下总结,本班的课程写出分享,所带班级的课程要写一下三十分钟讨论引导的思路。
  思路明确了,方法得当了,我的心终于不再纠结了,顺理成章地走上了正轨。我把我的做法分享给刚刚带班的实习辅导员,他们说也有过和我一样的小纠结,觉得我的做法值得借鉴。我也特别强调一定要固定好自修时间,才能使心安住。
  其次,是由于我对辅导员的定位不清导致的小困惑。虽然我知道辅导员的定位是学习者、分享者、辅助者、服务者。然而,在实际的带班过程中,我却把它当作一种说法、一种理论,而不去践行。
  由于定位不清,我把自己当成了老师,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特别是带的班级里有做教师的,还有老修,我感觉压力很大,很累。在三十分钟讨论过程中,我不会把握节奏,更没有起到引导大家思考和推动大家积极讨论的作用,几乎是我一个人滔滔不绝。我唯恐他们提出刁难怪异的问题,不能回答该多丢面子,我的回答要有一定的高度呀。
  在这种心理支配下,每次班级交流时我的心都不能安住当下,没有办法去静心聆听同学们的分享,关注得更多的是我的分享怎样能有一定高度,怎样能让师兄们觉得我有水平。我太在乎自己的身份,在乎我的威望。于是心在不安、忐忑中煎熬着,纠结着。
  还好,这样的日子不长。感恩导师,感恩辅导员成长培训,感恩支持辅导员的善巧引领和传帮带。我很庆幸的是,同学们没有因为我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而反感,或因为我的不当言行而产生误解,或退失道心等。所以,我要特别感恩同学们对我的包容和理解。我深刻认识到,辅导员的威望是在做事过程中建立起来的,不是因为我拥有这个身份带来的;是在共同修学的过程中,以我对所学课程的准确把握,以我的慈悲和德行,以我对同学们的关心关爱等等而来的。
  现在我会把自己放得很低,我会适时地和大家说:我和大家一样,是学习者、服务者,我不是老师,请不要把我当成老师。有的时候我不一定比大家学得更好,我是辅助大家修学的服务者,我只是比大家多学了一门辅导的功课。身段、架子放低了,我的心也不纠结了。
  在三十分钟讨论过程中,如果有同学提出疑问,我会善巧地把话语权交给同学们,鼓励他们分享。然后我会根据同学们的分享再做相应的引导与提升。心里不再害怕,也不再担心回答不出而尴尬,心坦然了!我也会善巧地把握说话的分寸,什么该说,何时说,什么不该说。而不是高高在上、夸夸其谈地说些什么,就是承担服务、辅助、协调的工作。
  以上如实记录我在辅导义工行中一点体会。记录在案,以此策励自己,或许会对大家有所帮助,不足之处敬请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