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先说说3年前我的状态。
  2016年5月,跟我关系不错、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因为过度劳累昏倒在接单子的路上。她很年轻,有一对才四、五岁的双胞胎儿子,有一套300万的房子,但欠银行贷款200多万,做生意又欠债一两千万。老公怕坐牢逃走后再也没有出现。为了担起家庭重任,她白天上班,晚上还要拼命接私活来支撑家庭的开销。她有脑血管瘤的暗疾,我在医院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插满了管子,心脏靠机器来维持跳动。最后一面见到她是在火葬场,看到躺在那里的她,面孔一如既往地苍白。我的脑海里回想着她的幽默和风趣,可我知道再也看不见她了。我很难过,不能接受,更不能面对她的死,这件事给我的心灵带来很大触动。深深地觉得在死神面前,我们都是那么的脆弱;在死神面前,我们只能抱团取暖。那时候,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有一个好身体才是重要的,要想开点,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的玩。
  2017年6月,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我以为大限将至,臆想出了种种绝症,害怕得根本不敢去医院检查,因为我不敢面对不好的结果。
  那时候的我,不管是哪方面都很不顺,好像处在人生的最低谷。每天都很焦虑,晚上往往到3、4点钟才能睡着,即使睡着了,也和没睡一样,很累。而我的工作每天都需要面对电脑,因为休息不好,所以眼睛经常痛得流泪。那时候的我,真是痛苦不堪。再加上身体的异样,我整天生活在恐惧中,生活在痛苦中,生活在焦虑中。
  2018年,我参加了读书会,有幸接触到三级修学。今年5月,我怀着急迫和欢喜的心开始了修学。我非常迫切地想学到佛法的善巧方法,以便应对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刚开始,正见不够,遇到问题到处去问同学。我意识到,人自从降临人世,就开始向死亡走近。人生无常,谁也不知道哪一天死神就会将我带走。所以对于学佛,我有一份紧迫感和坚定的心。
  通过学习《心灵创造幸福》,我认识到,当人生的低谷这第一支毒箭射来时,我之所以接连被第二支、第三支毒箭射中,是因为对死亡,对他人,对世界,有一种期待和设定,并执著这样的设定。不能接纳逆境,我的内心觉得自己应该会活得很久,不能接受生病的事实,更不敢面对死亡,所以逃避现实,不敢去医院,结果是虚惊一场。
  对他人,对世界,我都有一种设定。比如说,我对别人好,一定要求同等的回报,不然,就会产生嗔恨心。用我执的方法来分析,我对她的好,没有获得同等的回报,我的心里就不舒服,不开心了。很多次,明知自己是错的,还是不加控制地顺着脾气朝别人开火。关键是居然还分析不出错在哪里,应该有什么样的认识和态度。这样一看,贪嗔痴全占齐了,另一方面,说明自己的慈悲心也不够。
  通过学习,我知道了,想要获得心灵的快乐,需要福报。现在的我身体比较健康,需要去完善的是内心的安宁和提升道德,还需要培植福田才能带来心灵的快乐。
  我发现,工作中对于一些客户的反复和唠叨,会有些不耐烦,这说明我的慈悲心不够。用缘起来分析,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不能理解他、体谅他、包容他,只是贪图自己的方便和省事,是我执的一种表现。佛菩萨的大慈大悲,是对所有众生都能生起慈悲。而我呢,对自己好的人,慈悲还比较容易做到;而对那些自己讨厌的人,非常难以生起慈悲心、恭敬心和感恩心。自己还做得很不够,这些欠缺都需要我以后不断地去改正。
  我觉得以前的我是一个好人,也会做一些好事。为什么现在做同样的事情,结果却大大不同呢?我对别人只是付出了一点点小小的善意,他们却翻倍地对我好,这个体会让我特别受益和感动。所以,我想以后,每一个人,都值得我用心来呵护;每一个人,都值得我用心来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