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的烦恼就是多。这两天,一则“某某人竟然脱岗,被老大抓了现行!”的“爆炸性”新闻,突然让我觉得自己成了同事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面对各种复杂的目光:好奇、疑惑、关心、同情,还有些是掩饰不住的兴奋……真的让我倍感压力。
  周三是个好日子,某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我们奋战了5个月,今天终于试飞准备交付了。凌晨3点过,我就带了一拨人上机进行试飞准备。
  飞机于早晨6点起飞,3个多小时的盘旋绕得我晕头转向,试飞发现故障还不少。为了不影响晚上的小组交流,飞机落地后,我顾不上休息,赶紧组织人员排故。一直忙到下午5点过,还剩一个疑难故障没有头绪。
  看见排故工程师一筹莫展地在电脑上查图纸,我寻思反正飞机明天才交付,这故障让工段长带着机械员先折腾着吧,我打个时间差,神不知鬼不觉地赶到市里参加交流,预计10点过就可返回,这样两边都不耽误。
  自以为很高明。始料未及的是客户突然要求这架飞机于今晚提前交付。因把工作手机设为静音放于背包中,客户联系不上我,就求助于调度室,调度员在对讲机里对我一阵狂呼,我的“失联”就直接惊动了值班领导。最后,多方寻找无果的情况下,领导只好亲自出马替我收拾残局,听说他在现场大光其火。
  第二天一早被老大“召见”,我一进办公室就赶紧检讨。老大黑着个脸,要求我回去认真学习公司的《工作程序》和《奖惩细则》。我自觉理亏,表示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心想自己确实错了,罚我几百块也心服口服。其实心里没怎么当回事,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碰到有人打听,我轻描淡写地敷衍过去。
  快到午饭时,有同事来给我通风报信,说在周例会上老大要求我的事要按脱岗严肃处理。我一听,头“嗡”的一声就蒙了:脱岗可就不是罚几百块这么简单了,关键是还要通报批评!第一反应就是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啊?瞬间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了。
  说话间,就有几个同事围过来一探究竟,可能是觉得委屈,也可能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同情吧,我开始给他们数落自己如何辛苦,如何努力,确实是有着急的事情要办,而且一再重复我凌晨三点过就起床了……
  听到同事纷纷替我打抱不平,我顿时有了底气,越来越觉得自己无辜,甚至还有些愤愤不平。最后越说越激动,竟然猜测是不是以前和某个领导在工作上的一些过节导致他公报私仇……正说得情绪高昂时,突然间意识到什么,赶紧闭口了——我的天,我这是怎么啦?居然会这样闲言碎语地去评判、猜度别人,哪里还有一点像学佛之人啊?
  把同事打发走后,刚才的失态让我十分后悔,赶紧默念佛号,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在这一课的“十善行”里才学的“不两舌”,我怎么就边学边犯呢?
  深深检讨自己心随境转的凡夫心,细细反省,发现还是我慢、我执在作祟——在领导面前坦言愿受处罚,自我感觉心态还蛮好,但当处罚力度远超我的设定,立马就让我现了原形!原来在自己心中,“我”还是以“劳模、先进”的方式存在着,自我夸大,自我抬高,希望处处维护自己的形象,生怕被别人看低。
  在这种被重要感和优越感所左右的心态下,“通报批评”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击破了我的梦境,嗔恨之心让我感到情何以堪,对这样的结果是万般的排斥和抵触!在这种强烈的对立情绪之下,哪里还有正见的容身之地!我甚至还把这样的情绪以离间语的方式传递给别人,巴不得所有的人都能觉得我是无辜的,替我打抱不平。
  这时我才明白,所有这些强烈的对立,究其根源还是我心中的无明,认不清自己。对境面前,情绪跟着感觉跑,完全无法把握自己的心念,在烦恼生起的当下不但缺乏观照,而且还纵容情绪,让自己陷入烦恼的漩涡。
  思及此,在深深忏悔的同时,也放下了心中的挂碍:自己确实违反了公司的管理规定,怎样处理,那是公司领导的事情,无论哪种结果,我只需坦然接受就好了。这样一想,顿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周五下班后,刻意晚了一点去打卡,但还是遇见两位平常不太熟的同事。打完卡往停车场走时,他们也关切地问起此事,我略加思索,正准备如实细说,发现他俩的话题已经转到“晚餐吃什么”上去了。呵呵,看来我费尽心机想要维系的这所谓的“形象”,在旁人看来,远没有晚餐桌上一道可口的菜肴来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