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带了一个班,还做过三个班的支持辅导员,其中有二个班还在支持中。之前还带过一个班,这个班在带两年后经历停课关爱,复课后交给了其他辅导员。
  写札记前,总觉得有很多感受可以写,到真正要写了,又觉得要写的内容很简单,都是些辅导员要求的能力。整理了几遍稿子,总觉得没有什么营养可以给到师兄们。看到自己现在带的班也两年了,状态很好,跟自己带的那个两年即停课的班正好有对比,就写一下自己带这两个班的前后感受吧。
  记得第一次带班总结的问题有:担心自己班级交流时分享不好,感到紧张;担心自己带班带得不好,班里师兄不精进,自己没有面子,会感到不好意思;把班级师兄刚入班的新鲜、热情,当成班级的正常修学状态,当同学们热情消退,正常修学没有跟上,产生懈怠后不能接受;对班级出现的问题不好意思求助,担心其他师兄对我有看法;对班级师兄服务过度,班里的事情几乎包办。
  随着班级逐步滑向懈怠,自己采取过的措施有:在辅导员交流中求助,但只是觉得班级有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所以不知如何求助;把其他辅导员的方法或从札记学来的方法生硬搬来使用;组织过跨班交流,想通过优秀班级的同学分享,激发班级同学的修学热情;组织班级踏青活动。
  当班级滑向消沉后,所有的努力效果有限。如,把其他辅导员的经验或札记方法直接拿来使用,由于自己经验不足,使用得就很生硬,效果不佳。“班级交流时向同学宣导不同阶段有不同要求,要提前给同学们打预防针,观察同学心行达到后再继续往下”的方案,就由于自己观察能力不足,无法把握同学心行,宣导流于形式,无法起到对应作用;还有组织活动、跨班交流等方式,来参加活动的都是班里精进的,不精进的都没有来,没有起到效果等等。
  现在带这个班也有两年,仅流失一位师兄,班级整体氛围良好,又是如何做的呢?
  一是心态放松了。模式优化后,经过模式学习、培训,信心、技能有了提升,最主要的是心态放松了,不再像第一次带班那样紧张,对班级师兄引导、推行模式上也不再犹豫,能调柔且坚定地要求同学们落实自修、交流、定课。
  同时心态平和后能观察到班级师兄地内在需求,能进行针对性的沟通,能较好地把握并引导同学安住在修学上。如:师兄们提出疑问或生活上的困惑时,能感受到师兄内心真正的问题,能使用较为生活化的事例,提出一些参考建议给同学,或者察觉到师兄只是想倾诉的话,就以聆听为主,不再机械地引用法义回答或给方案。
  二是发挥了班委作用。开班第一天,我就告诉了同学们,这个班是大家自己的班,不是辅导员或其他人的班,是自己的班级,让同学们有主人翁意识。在选出班委后,几乎所有事情都让班委集体议事。如,有班级同学遇到违缘该如何关爱,讨论班级的各类活动,邀请优秀同学进班交流等等,都由班委同学处理,让大家放手去做。
  我做得较多的是在大家表现出色时,及时给大家点赞;适时在班级交流时提醒同学们,如果大家不珍惜这个班级,就会停课,就会流失。鼓励班级同学有问题随时可以跟我联系,无论何时什么问题都可以找我,同时只要同学们需要,我都会马上出现。
  三是培养接纳的能力。开始阶段,除了按辅助材料引导要达到的正见基础外,会在讨论、分享环节做回应时,调和地引导同学们接纳环境、接纳现状、接纳班级同学们,这个接纳倡议我会在前三个月在合适的分享点或场合多次引导,接纳这个能力也是需要积累和培养的。班级同学常分享说我很包容他们,其实是自己通过带班后接纳能力提升了,这个能力也是我带班后才显著提升的。
  四是提前预警。在不同阶段要提前预防前面的“坑”,比如开班前三个月、晋级后的两个月、修学两年后等等。这些阶段往往容易在修学状态上有波动,要适时预警,并观察师兄们心行状态,达到后再继续进入下一阶段,不再急着按进度修学每一课。比如:同喜班前三个月,我会注意引导让同学们培养接纳能力,引导大家这个班级是自己的班级;要晋级了,我会预警,升同修班后,学习要求提高,内容增大,难度加大等等,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到时就会出问题。
  五是建立渴求。快学完《佛传篇》了,我会在讨论或分享环节适当告知在西园寺皈依的殊胜,列举一些同学皈依后种种欢喜的事例,让同学们生起去西园寺皈依的向往。同喜要升同修前,我会找时机说同修班的殊胜,如:同喜班解决大家粗大的烦恼,所以大家很容易欢欢喜喜,到了同修班可以解决细小的烦恼,让大家能更提升一层。
  六是推动做义工。推动做义工是一个长期且必要的事项,有平时正常的义工安排,如护持读书会、个人小小读书会、月度班小组聚会。还有项目性的义工推动,如季度辅导员、辅助员选拔、开班等,将义工工作分解到平时,成为例行的动作。这个工作我只是按时宣导,主要由班委同学推动,我配合点赞。  
  我也常思考,是什么原因能让同学们留下继续修学?
  是自己的带班能力强吗?还是自己的沟通技巧多?或者是自己比较有魅力?我思维到最后,都不是自己的能力范围能做到的。我能做的,就是将自己修学过程中感受到的告诉同学们,特别是刚开始同学们没有掌握方法前,需要维护班级氛围,为同学们拨开他们的障碍,发现导师给他们设置的大道。同学们能留下来,是他们修学了佛法后,有收获才会留下来。
  导师在《辅导员的责任》之二“如何当好辅导员”有开示:“我们的责任,是要成就大众的向道之心。”对比前后收获,围绕如何让同学们安住并生起“向道之心”,是我应该做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