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镜照妖,最初还是姐教会我的。
  那时我刚加入三级修学,整日沉迷于网络游戏中,即使班级交流时,手机都还挂着游戏揣在裤兜里,时不时要掏出来看一看。如果发现不对劲,就会装着接电话,跑到外面捣鼓一番再回来学习。那时候我的脑子有问题,认为可以修学、游戏两不误。
  姐知道后,很着急的样子,但也没有过多的责备,而是慢慢教我用佛法智慧来观照内心。记得当时我们正在学习《人生五大问题》。那时的我,法义和现实生活,就像井水与河水一样是互不相干的。于是姐就给我讲八步骤,讲真诚、认真、老实,在她的耐心提醒和启发下,我用刚学到的佛法正见来审视自己沉迷于游戏的心。我们从生命聊到轮回,从我执说到惑业,从因果谈及业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用佛法这面镜子照见了自己心中的三大妖怪。
  第一个妖是贪。在游戏中绞尽脑汁,就想以等级或者装备获得别人的称赞和羡慕,贪图虚名。在赌博游戏中更是以贪图别人的钱财为目的。这个妖怪让我在贪著的陷阱中越陷越深而不自知。
  第二个妖是嗔。游戏中赢了则趾高气扬,输了就气急败坏。记得有一次女儿过来问数学题,我正好输红了眼,几句话女儿没听明白,我就把她的试卷扔在了地上。那一刻,嗔这个妖怪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在女儿眼中爸爸变成了恶魔。
  第三个妖是痴。因为无明,整日沉迷于游戏而不知其害。这个妖怪让我陷入善恶不分,颠倒妄想的漩涡,不仅浪费了大好时光,还在身、口、意三业上播下了无数的恶种。
  真是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这面镜子不仅让我心中的妖怪现了原形,更照见了我病入膏肓的病态。同时还发现了我凡夫心的狡猾和冥顽不化。因为在如此惶恐之间,我竟然一面答应姐放弃游戏,一面却没忘记讨价还价:
  “好吧,以后不玩了!不过,偶尔玩玩种菜、养鱼这些休闲小游戏总还是可以的吧?也花不了什么时间。”
  “不行,如果真明白了人生宝贵,又怎会浪费时间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呢?”
  “呃,我怎么就边说边犯呢。唔--那我等下就把这账号卖了,一了百了!”心想,这算是破釜沉舟了吧。
  “不行,你这不是净财,不能要!”
  没想到还是被她抓了现行,我也奇怪怎么自己心中有这么多妖怪呢?
  最后我一咬牙:“好吧,我一分钱不要,白送人,这总可以了吧?”这账号还值不少钱呢,感觉扔了怪可惜的。
  没想到还是不行,“这更不行,难道你自己没被害够,还要拿去害别人吗?”
  不得不服气,虽然姐是如此的“无情”和“固执”,但我还是真心感谢她教会我用佛法之镜照妖的方法,且照出了自己心中这些妖魔鬼怪。也让我明白,只有赶走妖怪,才能恢复内心的平静与自在,也才能驱散生命中的痛苦和烦恼。
  自从尝到了“降妖除魔”的甜头之后,不管是工作、生活还是修学,每当遇到烦恼和困惑之时,我也学着施展揽镜自照的本领,用佛法之镜对照自己,上照、下照,左照、右照,还真照出许多妖怪来。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又喜欢用这面镜子去照别人了。照自己的时候觉得挺难的,但是照别人,真的是太好使了:今天认为这个师兄的慢心较重,明天又发现那个师兄有我执,后天又觉得这个师兄态度还不够老实……当我用这面镜子去照我的家人和同事时,更是大显“神威”,妻子、女儿、同事、领导,原来我身边有这么多的“妖怪”啊!
  就这样照来照去,在我心中不知不觉滋生出一种难以察觉的优越感,我成天只盯着别人的缺点,看不到人家的优点,特别是对妻子。虽然一直提醒自己要对她包容、有耐心,但是在心里却常常看她不顺眼,觉得她无明、固执、唠叨……这种情绪起来时也觉得挺别扭的。导师说“检讨自己不足,随喜他人功德”,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随喜自己功德,检讨他人不足了呢?自己也觉得这种心态有问题,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人生篇》这个单元对我来说学起来确实是挺难的,特别是“不住于相”的概念,理解起来难度挺大。在复习期间,我对“无住生心”这一概念反复琢磨,感觉突然有些明白:原来我喜欢用镜子照别人的毛病,说来说去就是“执我相”嘛。虽然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把身体、身份、地位、情绪等这些非我的东西执以为“我”,但在有意无意之间,我还是把“佛弟子”的身份执以为“我”了。
  于是我静下心来,揽镜细照。深挖内心后,方才发现那种隐藏得很好的我慢——我是佛弟子,是有智慧之人,乃至于我可以从高点俯视他人的短处和不足……
  导师在《佛教徒的人生态度》里告诉我们,修行要面对的敌人来自内心,只有战胜心魔,才能走出迷惑。加入修学以前,无明使我经常妄自尊大,不知道自己的斤两。没成想,修学后,“佛弟子”的身份也让我骄傲自满,变得目中无人。思及此,我更深刻地理解了导师关于“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教诲。本来学佛的目的是要建立对众生平等、清净、没有染污的爱,我却一直端着“清高”的臭架子,专挑别人毛病,这是何其可笑啊。
  前几日偶然看到导师的一则开示:“如果总看到他人的是非曲直,也就意味着,你的心已陷入是非之中。因为自己内心有是非,才会在意别人的是与非。”
  这时才蓦然明白:原来我在别人身上照到的那些妖魔鬼怪,都是自己的影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