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同学以照顾孩子、陪孩子写作业为由,懈怠于修学,其实多数都是在找借口。在修学和陪伴同学们的过程中,听到过几个同学谈起自家孩子的趣话,特记录在此。
  一
  伊同学有一次没来班修,打电话请假时说:我儿子要我陪他写作业。这一周她来班修了,并且第一个到。搞卫生、洗菜、切菜,还给同学们煮好了早餐。全都做好了,同学们才陆续到来。我看着她,不敢问,只是对她笑,想知道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这一星期,孩子怎么就不需要她陪写作业了呢?
  分享的时候,她说,我儿子是很有灵性的,上周他是有一点点要我陪他写作业的意思。但更多的是我自己不想来,就是觉得很不想来,刚好他有点情绪,我就借他的情绪请了假。但那天晚上儿子说了一句让我很羞愧的话,他出去玩回来,见我还在家里,就说:妈妈,你不要因为我误了你的大事。
  我就问:我有什么大事?他说:三级修学啊,你不是说那是改造生命的大事吗?
  从伊同学的分享中看到,孩子并没有障碍我们的修学,而是我们拿他们来做自己懈怠的挡箭牌。
  二
  伊同学的进班也很有戏剧性,一并分享给大家。那天三级修学课程分享会上,很久没有参加读书会的伊同学也在邀请之列。她带着儿子来了,好像是个读二年级的小学生。分享会结束的时候,同学们都在填表,伊同学则犹犹豫豫,不情不愿的样子。人多热闹,伊同学虽然没有进班的意乐,但有爱心,勤动手,就留下来帮忙收拾东西。
  那天来了两个班的同学做义工,大家做自我介绍时会说自己是哪个班的。伊同学的儿子就在我面前问了他妈妈一句:妈妈,你是哪一个班的,怎么没听你说过?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儿子,儿子紧接着像是无意地说:三级修学的人多好啊,你是哪一个班的?
  这下好了,伊同学跑来问我要表,说:我决定了,我要进三级修学,你教我填表吧。当时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事实证明,有一个喜欢三级修学学员的儿子是好事,伊同学除了那一次找借口,没有缺过课。
  三
  兰同学的故事也很意思。她怀二胎的时候,特意找到我,说要晚上跟我一起读书。别人怀胎在家保养,她怀胎跑来跟我读书。我虽然很疑惑,但读书大门是向所有人敞开的,我一个星期抽出一个晚上陪她读书。二宝出生了,我们也开班了。小组里那些孩子大的同学,都要在家陪孩子写作业,她却抱着娃到我家参加交流。娃很乖,基本上不闹。班级交流,她也是抱着娃来参加。兰同学的娃,现在已经会爬了,我们交流的时候,娃就在地上爬着玩,也不闹。
  从兰同学身上,可以看到“你想要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先成为怎么样的人”这个道理。
  四
  新同学上有老下有小,她要照顾家公、家婆、伯父、爷爷几个老人,伯父和爷爷住在另一个小区。她每天煮好饭,要把饭菜装进饭盒里送给伯父和爷爷吃。有一次,家公家婆住院了,她就把爷爷送回老家给兄弟们照顾。
  那天她做好饭后,没有拿饭盒来装饭菜,他儿子三下五除二就拿出饭盒要装饭菜。她说:“不用装了。”儿子问:“为什么?你不尊敬老人了?”
  孩子舅舅带来两个三岁的小孩,读一年级的儿子主动承担了照顾小表妹们的责任。上街时一手拉一个,不放手,说,放手就走丢了。新同学说,以前出去,我就紧紧拉住儿子的手,怕他走丢了。现在,他也这样去做了。
  从新同学身上可以看到,身教重于言教。孩子是在模仿大人的行为,你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我们该有什么样的行为来让孩子模仿呢?
  五
  看见很多父母因孩子不听话、不好好学习而焦头烂额,我内心有一些些的紧迫感,因为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孩子听不听话、学习不学习之类的事情。大家都那么焦虑,说明这是整个社会,而非一家一户的事情。我回家问儿子:“儿子,你的学习需要我帮什么忙?”
  他说:我的数学题,拿去做吧!我瞪大眼睛看他。他说:做不了,对吗?我点点头。他又说:我的物理,拿去做吧!我还是瞪大眼睛看他,开始意识到我要接受“教育”了。
  他说:学习,我的老师会教我怎么做,我的功课自己会做。你要是无聊的话,多读点书,我们俩还有点共同话题。
  我想到别人的妈妈都在“帮助孩子”中体现“自我价值”。那我在儿子那里的“价值”呢?
  我问:那要妈妈干什么?
  他连想都没想,就说:现在是来养我的。
  我说:那我老了,养不动了呢?
  他说:那时候,是要儿子来养你的。
  父母与儿女之间就是这么个关系,除了这个关系还有什么?我需要儿子来养吗?我要等儿子长大了来养我?但是儿子说的一句话,我记到心里去了:多读点书,那样,我们还有点共同话题。
  幸亏,我一直在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