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分阶段带班的思考

  辅导员带班后,如果一直持续带下去,势必每周都要多学习一套课程。分阶段带班,既能有效减轻辅导员的压力,也将有助于带班质量的提升,导师早在2013年就已经提出了这个思路。
  怎奈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真正实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其中涉及多方面的因素,有学员方面的,也有辅导员自身方面的。包括感情的黏着,也有对未来辅导员的设定。
  经过观察我发现,在学员方面,如果一开始就接纳的辅导员,长期相处感情上会产生依赖,越是认同,黏着度越高。带班顺利的辅导员中,发现不少学员会说“如果换辅导员,我就不学了”。这在同喜班晋级到同修班的环节表现最为明显。从入学带起的班,从不会学习到会学习,到收获满满的法喜,辅导员都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辅导员从多方面提供无私的帮助,逐渐得到学员的认可,使学员产生很大的信赖感,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一个班的“精神支柱”。
  正因为成为了“精神支柱”,一旦这个支柱突然离开,不论什么原因,学员都会受到心灵的冲击。有个辅导员曾为了接一个新班而离开一个老班,好多年后,还有学员在问:“为什么辅导员不要我们了?”这话听起来真的很伤情,但也说明了当初学员的内心有多么崩溃。
  还有辅导员因为个人因缘暂时不带班了,班级同喜结束后换了辅导员,学员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一直问,(老)辅导员什么时候回来?新辅导员只好无奈假装自己是个“备胎”。
  对辅导员自身来说,并非一直带一个班就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有时效果不仅不理想,还有副作用。
  某个辅导员在班级晋级时,觉得和大家相处不错,挺有感情的,舍不得,于是很想继续带下去,但是很遗憾的是,没几个月就无法继续下去。
  也有辅导员,是迫于学员强烈的黏着,“不敢”离开班级,但不久却发现,一些原先就不断冒出的对境出现恶化的趋势……
  也有特别慈悲的辅导员,没有什么难以忍受的对境,但班级却止步不前……
  种种现象表明,一个辅导员长期带一个班,过患实在太大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
  辅导员是学员,自己也还在学习。如果在一个班一直跟下去,一方面,若没有充分的时间反复多闻,很难吃透法义,导师曾分析过这个最主要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也发现,辅导员都有自身的特点和长处,这个特点可能某个阶段看来很适合这个班,起到较好的引导作用。但学员长期相处以后,也会出现麻木,或者寻过,原先的长处也许就成了短处了。所以,在这些情况下,出于智慧的选择,也为了真正地慈悲这个班,放手是辅导员明智的选择。
  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或者说如何才能顺利“放手”呢?
  我个人感受到,辅导员分阶段带班确实是非常好的方案。但也需要切实落实。首先可以在不同的阶段,对班级学员进行模式的宣导,告知分阶段带班的原则。在宣导的基础上,学员的心理会从不接纳到不反对,到接纳,逐渐调整。辅导员也可以从舍不得到不执著,再到“欣然挥手”。
  我带的第一个班,在同喜阶段结束后,做了第一次宣导。部分学员“听”出辅导员可能要离开的意思,一直追问“辅导员你是不是要走了?”第一遍《略论》结束之前,做了第二次宣导,有些学员提出来“辅导员换人我就不学了”。《百法》结束前做第三次宣导,这次又有部分学员“不舍”,但班上就有其他学员站出来说“咱们能不能不那么执著?!”这说明学员已经建立了接纳的心理。于是我这下顺利地“换岗”。但其实我内心也很不舍,离开前曾多次偷偷地流泪,但我明白,这是情执,需要去克服。
  其次,可以在传帮带组内逐步推进分阶段带班。平时辅导员之间互相听课,互相带班,形成常态化机制。让学员尝试不同风格的辅导,从中受益,从而打破对下一任辅导员可能“不行”的心理设定。
  再者,如有可能,让不同班级的学员联谊交流“受益”,也是较好的方法。学员之间具有类似的心理,真诚的交流可以打消学员对换辅导员的抗拒。
  以上是对分阶段带班的浅显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