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菜鸟辅导员,怀着忐忑的心情,以及对模式不熟练的磕磕绊绊,迎来了第一波学员的掉队。
  在第一课上,就有学员直接质疑模式,出言不逊后退学了。我安慰自己,她是在机关工作的,还是退了安全。第二节课,有一名转班过来的老学员,因为工作安排不过来,也不来了。我继续安慰自己,这位学员是实际情况所迫,等两个月也好的。第三节课,有位学习其他法门的学员一权衡,本班再掉一名。好吧,两个法门功课太多,忙不过来,好歹还在学佛,随顺因缘吧。(看,我用贴标签的方式,放过了多少本来可以改过的机会。)
  可是班级已经受了影响,急需补充新学员。在一片哀鸿的当口,补进了一位师兄。可第一件事就让我做错了。
  首先在流程上,从见面交流会到真正进班,一定要给学员心理调适、转变的时间空间,切忌做完见面交流会,无缝连接地就去班级交流。看起来是节约时间,实际上没有自修和小组修,就会对法义一点感觉都没有,等于是无效的。如果提前交代好,定位是观摩和感受气氛,那效果会好很多。这是第一个教训。
  其次,我把个人的喜好和知见带入跟新学员的交流中,这是第二个教训。每个人的性格喜好都是缘起的,没有绝对的标准。当时这位新学员路过水果店,发心买些水果供养同学们,这时我随喜赞叹就好了,但是我没有任何警觉性,就随口说了晚上吃水果对身体不好。她一听,就没买,但是心里是不以为然的。而我这句话埋下了很大的隐患,引发了一连串的问题。
  因为插班,新学员越过了模式篇的心行培养,又带着对辅导员的抵触,表现出一系列的异常。小组交流不参加(后来了解到有路远的因素),班级交流时来时不来,法义根本不看,班级分享随心所欲,不知所云,完全是引进了一个问题人物。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首先组员心里有想法,辅助员师兄惦记担忧,甚至动员了之前与她熟悉的师兄私下与她沟通。
  一段时间之内,我的心里全是她,真心不想学员再掉队了。
  直到通过班上其他学员,我了解到是我自己随意说话带来的不良后果,才认识到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进行了深刻反省和检讨,忏悔四语业。我要是知道轻飘飘的一句话要用这么大的精力时间去弥补,怎么肯放任它脱口而出?没有智慧,不经思考就说话,恶口的业果是我不能承受的。而说话随意、轻浮是个根深蒂固的串习,它从无量劫来就跟随着我。
  这件事正是我面对自己和改正的机会。修习爱语和倾听,看到自己的寻过之心,从理解和随喜的角度思考问题。每天在班级群里的发言,打一串字都要先等一等,保持草稿状态,过阵子再看看,没后悔再发出去,生怕再犯话不过心就冲口而出的恶习。
  随着时间推移,对这位学员,从看着讨厌到慢慢生起欢喜心。两个月过去了,她的情况也在改善。在班级交流的时候,本来我提八步骤她就反感,但是慢慢地去参加小组交流了,法义视频已经开始能看一遍了,发现自己没有整理法义脉络的能力,还有些着急,分享不在法义上,会觉得不好意思。那份真诚坦率赢得了全体师兄的随喜赞叹。能进步一点,就能进步更多。
  在此,我感受到我并非一个人在面对,而是一个团队。辅导团队和班级师兄们,都倾尽全力来帮助这位师兄。而这件事情在成全我的修行,深深感恩“问题”学员的出现,让我看到自己陋习的样子。“我之恶行垢,法镜能照彻,于意生热恼,我当趋于法。”在日复一日小心翼翼的践行中,定能逐渐擦掉这层污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