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我就与众不同,内向又极容易冲动。大学毕业时,因为发现班主任侵占了几千块钱班费,于是立即被所谓的“正义感”所控制,用一种对抗的方式去处理,最终结果是没法毕业。因为失望,自己也主动放弃了。这一时的冲动给我带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摧毁了自己的前程。业力的影响是巨大的,如果没有超越,就会一直深陷轮回的恶果之中。
  可想而知,这样的状态没法很好地工作。我自认为只要用功,天道一定酬勤。于是6年前和几个朋友开了一家教育公司,好像是感动了老天,经过一年没日没夜地辛苦,赚了60多万,于是大家兴高采烈。但是,在利益面前有人动歪脑筋,变戏法似地把60多万变没了,我又“回到了解放前”,真是欲哭无泪。我终于明白,方向对了,努力才有意义。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因为心里种的是贪嗔痴的种子,导致所有行为也是贪嗔痴式的,最终积少成多,只能在苦海里苦苦挣扎。然后再找各种所谓的放松方式,喝酒、赌博、胡吃海喝……以致越陷越深,我整个人如同一台所有零件都有问题的汽车,随时都会出问题。
  2008年我患了严重的心理障碍,无法与人交流,无法工作。上天慈悲,一年后我不但治愈了自己,还成了有证的催眠治疗师。然而通过观察,我发现好多心理咨询师其实自己本身就是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很显然,心理学没法究竟解决我的问题。
  生命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我的出路究竟在哪里?难道我要继续这样无休止地恶性循环吗?2018年在一次聚会上,“偶尔”听到观帜师兄和觉参师兄谈论三级修学,我立刻被这种感觉所吸引,内心很向往。我们是十多年的老朋友,我也确实看到他们无论在生活还是事业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那是个什么学校?我也要去读。
  进班挺顺利,感觉我的生命从此进入了崭新的天地。其实,对于我这样根器的人来说,改变谈何容易?开始还好,同喜班同沾法喜其乐融融。于是自己不知不觉放松了下来,八步骤的第一步就没做到位,我用学知识的方式学习佛法,其结果就是得不到正见,心行还是原来的心行。分享成了找关键词干巴巴地去凑数,更感受不到辅导员和师兄们的慈悲心和智慧引导,状态时高时低。早课也很随意,要么是躺在被窝里,要么昏昏沉沉,等等。
  学佛就是这样,内心有几分尊重就会受几分法的利益,我这样自然受益不大。直到有一天我的情绪又开始爆发,爱人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不是在学佛么?怎么还是这样?”我当时立刻羞愧难当,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是啊,我连自己都没调伏,拿什么让他人信服?又拿什么去利他呢?痛定思痛后,我去法义里找答案。真诚、认真、老实,我的学习态度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由以前的被动学习变为主动学习。做家务事时不仅积极主动,且态度还极好,功劳又归家人。几个月下来,幸福指数得到了提升。
  在三级修学中,修学氛围很好,班级交流、小组交流时,大家都随喜他人功德反思自己不足;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有问题,大家都能敞开心扉,一起共同面对、共同解决。特别是修学和义工行两套模式,不论修学上遇到任何问题,或者有什么收获,都可以在义工行里得到检验。而三级修学的次第和模式保证我做得好、做得到,且越做越欢喜,越做越有收获,同时让我的修学更加坚定。反过来,修学又给义工行提供了智慧与支持,成为良性循环。不管做什么都有清晰的地图,你会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哪里,前方是什么,只要认真老实照做就行,非常安全,能大胆前行。
  生命品质的改变是不断积累的过程。加入三级修学以来,在我身上发生了奇迹。修学前我的婚姻到了崩溃的边缘。我爱人在外省一家国企工作,待遇优厚,而本地又没有相关单位,调动如登天,为此还花了不少金钱和心血,慢慢地也不抱希望了。也许是她在产假期间感受到我的改变,今年竟然主动辞掉优厚的国企工作。之后更像有佛祖亲自加持一般,在她辞职期间,这边新建了个环保发电厂,如同特别为她准备的一样,报告一批下来就直接在这里上班了,真是无缝衔接啊。
  当选择了一种更高的生命状态时,其实改变已经开始了。只要老实安住于修学,当时机成熟时结果自然呈现。这一切都源于我找到了三级修学,找到了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