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天前因为个人私事请假一周,很感恩师父和辅导员的慈悲,让我休完假后把缺席的课程补上,并以文字的形式把心得写出来。通过这几天的酝酿,今天写出来与各位师父、辅导员及各位同修道友共勉。
  上一期是单元复习,对两个月来所学的课程做一个归纳和总结。这种总结与我以前在学校学习或在单位工作中的总结完全不一样,一下子难倒了我!难在哪儿?难在不能糊弄自己!
  记得参加三级修学前,我真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傲慢劲,对什么都不怕,缺乏敬畏之心。觉得身边的师兄都不过如此,觉得参加过几年三级修学的师兄也不过如此,甚至很多方面好像还不如自己。觉得修学八年不过是学习佛法知识的八年,不过是懂得的佛法知识多一点而已。所以就心里嘀咕:光学不修有什么意义?修了不改有什么作用?总之,那时候的我可以冠以两个字来形容:无知。
  两个月前,我以一种好奇或不以为然的心态顺利通过了面试进入了三级修学。记得当初面试时,充当面试官的性修师父问我对三级修学有没有信心。我很坚定地回答说有,并附上一句轻狂的话“我觉得我应该会是学得比较好的那一个”,言外之意,我是班上比较优秀的那一个。如果说出去的话可以收回的话,我宁愿我没说过这句话或重新再说一次“师父,我的起点比较低,根器较钝,我怕我跟不上其他师兄”。因为,两个月下来,我真的发现自己不仅起点低,而且真的根器钝,缺点多多,不良串习严重,就连最基本的修学态度“真诚、认真、老实”,一样都做不到!
  进入班级修学前,总觉得学佛很容易,修学后却发现,做一个“真诚、认真、老实”的人都很难。难怪有句话说“人成即佛成”,一点不假!
  人成即佛成。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真的觉得自己还不能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一开始觉得自己是在学佛,现在猛然发现,我不过是在“借假修真”,学做“真人”,真的是“人字好写,难做人”。这是我进入三级修学后最大的体会之一。
  两个月左右,一共学了六个单元的内容,其中《模式篇》两个单元包含在《学员手册》里,《信仰篇》四个单元。对于我来讲最难的就是这本《学员手册》。这本学员手册主要是介绍模式,认识三级修学,掌握修学态度、修学方式和学习方法等内容。刚拿到这本学员手册时很不以为然,就像是对待大学报到时发的“入学须知”和“校园介绍”一样。
  没想到,半个月时间要全部修学这本《学员手册》。我一开始很不解,这不就像是大学生们进大学后要求他们学“校园介绍”“大学规章制度”“学生须知”一样吗?觉得这是正事不干,浪费时间。心里嘀咕道:我是来学佛法的,发的九本书,居然大都不是经书,都还不知道佛法在哪儿?我学的这些跟佛法有什么关系!当时确实涌出了很大的抵触情绪。但两个月下来后,我渐渐品尝到一丝丝法味的清香了。也许这就叫“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吧。
  当我潜下心来开始学习《学员手册》时,惊喜地发现这不仅仅是一本学员手册,更是一本修学模式之经典。它的内容完全和我之前以为的不一样,完全打破了我固有的思维模式。它的修学方式、方法和模式同中学及大学里的完全不一样,是一套大众化、标准化、模式化的修学体系,适合所有学佛人。不论出家师父还是在家居士,文化程度如何,都可以依此修学;并且兼容所有法门,与一切法门的修学相得益彰。
  它的最大好处是使有心学佛者得到系统、有效的引导,使不论学习什么宗派的学佛人都可以在这个有引导、有方法、有次第、有氛围的平台打下坚实的基础,然后再可选择一门宗派,深入修学。这种修学模式和方法深深吸引了我,让我觉得用八年时间修学听起来不再恐怖。
  与三级修学相比,我以前自修佛法那就好比“盲修瞎炼”或“盲人摸象”,把摸到的都当成了“法”。并且根本不懂学佛法从何学起,只是根据别人的推荐和凭个人感觉诵读或听读《心经》《金刚经》等经典,根本不得要领,甚至落入或玄谈或卖弄,偏执一端。正是因为这样,我一开始接触三级修学,那种自视甚高、狂妄自大的根性就暴露出来了。
  最简单的要做到,往往却最不简单。加入三级修学后,我发现最难的不是对法义的理解和对知识的掌握,而是端正修学态度 ,即“真诚、认真、老实”这六个字和八步骤的修学方法。
  我经常问自己:我真的真诚吗?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吗?我真的是本着治病的心态在修学吗?真的把法当做治病的良药,把法师当做救命的良医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我真的“认真”了吗?真的严格要求自己了吗?还是在完成学习任务?答案也令我自己不满意。我真的老实吗?确实做到了一门深入吗?没有到处攀缘了吗?很显然,答案不言而喻。
  正是因为我没有建立正确的修学态度,所以我用八步骤的修学方法所取得的效果就大打了折扣。修学态度不端正,修学方法上必然掺杂水分。所以导致班级交流时,同修们往往都在分享收获、感悟与法喜,而我却只停留在忏悔阶段,与师兄们的修学进度格格不入。
  真诚、认真、老实,这一态度模式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决定和检验我今后八年修学的试金石,它必将贯穿我整个的修学过程。无论我未来成“人”还是成“佛”,离开了这一修学态度,了脱生死,离苦得乐,终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两个多月修学下来,蓦然回首,发现以前的我哪里是在学佛啊,一方面觉得佛法智慧很好,一方面又觉得信佛的人都是迷信;一心追求佛法智慧,却对真正的宗教一知半解,对信仰更是认识模糊。竟然对何为幸福?我是谁?生从何来,死往何处?何为命运?活着为什么?等这些宗教和哲学共同探讨的人生五大问题都没有去思考过。
  感恩导师,感恩师父,让我有幸结缘三级修学,使我终于发现自己居然是一名重病患者,并且还非常不听“医生”的话,不老老实实躺在病床上,反而到处攀缘,实在是悔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