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辅导员三个月的感悟

  去年7月辅助员前行会,8月选拔通过,9月份上岗,今年3月实习辅导员选拔通过,参加培训。6月份开始带班,明天新班三个月,要选班委了。
  这个过程,我回想起我当初的辅助员净海师兄的话:辅导员福利太大了,要第一时间参加选拔,通过后第一时间参加培训,第一时间上岗,第一时间考辅导员,第一时间带班。
  这一路走来,感觉被一股力量推着往前走,环环相扣,根本停不下来。我想,这股力量就是对解脱的向往,这股力量来自对导师和三宝的依止心,这股力量来自师兄们。
  回顾这期间的收获,大致如下:
  一、修学方面:
  1、对八步骤的理解和体会越来越深刻
  参加辅助员选拔,要准备20课的题目作八步骤的分享,这个过程,不得不有意识地去做观察修。带班过程中,通过回答学员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有感恩心?没有感恩心我也一样活。”认识到,要接受一个正确的认识需要花大的功夫,对于和自己目前认识不相应的正见,一定要通过思维利益和过患来接受。对于自己认为理所当然的,也要多问几个为什么,这样接受才会坚决。
  当上辅导员后,自己从一开始就在班里宣导八步骤的好,推动师兄们背诵,做思维导图,最近开始让他们去提取理论正见和事实正见。这个过程,让我对八步骤的认识贯穿起来了,以前很机械,现在觉得很圆融。
  有一次有个师兄很困惑:“我不学八步骤感觉自己会用佛法了,学了反而不会用了。”我就在思考,为什么?后来我发现,不用八步骤,应用只是落在一个点上,而且很肤浅,只是偶尔会用;用八步骤,应用落在面上,会深刻,会经常用。不用八步骤,解决小烦恼可以(这个不参加三级修学,生活中偶尔听到的一句话也可做到);但要改变生命状态,非八步骤不可。
  2、还有关于理论正见和事实正见,关于八步骤之间的关系,关于观念的改变的表现,关于三种禅修,我都在回答师兄们疑问的过程中,结合自己的实际应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而无论是自己班法义的学习还是所带班级课程的学习,都有了很大收获。
  二、心行方面:
  1、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自己从小就喜欢跟比我大的孩子玩儿,长大后,工作后,希望跟比我有经验、内心比我强大的人在一起。出门时但凡有人跟我一起,就不记路(除非和孩子)。想想这个还是自私,只想索取而不想给予吧。记得同喜班时我跟辅导员提过这个问题,善信师兄当时说:没事,你也会变得很强大的。
  带班后,从准备开学仪式开始,突然发现,我没有依靠了,现在15名学员在等着我呢。辅导团队和其他师兄们只能给我支持和帮助,主要的工作得我来,一时有些应接不暇。开学一个月,班里先后四位学员退班,重新补入新的学员,还有一位辅助员师兄因缘不足,补上新的辅助员。这个过程各种协调、沟通,跟学员的、辅助员的,开班义工的,让我心力交瘁。
  记得有次在辅导团队群里,支持辅导员慧征师兄看到了我的紧张,让我放松,说你放松了他们才会放松,还发了导师在阿兰若的照片。看到导师的照片,我当时就哭了,一方面是导师的自在让我惭愧,另一方面我看到了紧张背后的那个小我,我希望一切平稳,我希望一切都如意。可事实上一切都是因缘和合,不可能随顺我的意愿来。
  辅导义工逼着自己去承担,去放下我执,心量变大。
  2、尊重缘起,对佛法的运用更自如了
  班里师兄,有吃素八年严格遵守五戒的,有跟着导师视频自学过《百法》和《六祖坛经》的,还有佛法小白。有自己身体不好的,家属重病的,家庭关系复杂的。最初,我会抱怨他们不做定课,盲修瞎炼,或落于玄谈,班级交流跑题,忙于世间享乐不重视交流。
  后来调整了观念,站在缘起的角度,特别容易理解和接纳他们。用慧诚师兄的话就是:学员进班是因为对导师的信、对三级修学的信,把人交给我是来培养自己的智慧和慈悲的。我因为智慧和慈悲不够,不能有效传递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从而不能让师兄们受益,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去抱怨他们呢?
  尊重缘起,最大程度地传递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用佛法智慧帮助师兄们化解烦恼,把自己在三级修学的受益传递给师兄们。变化悄悄地在发生。更重要的是,每一次帮师兄们化解烦恼,其实就是自己在练兵。因为自己在旁观者的角度,不受情绪影响,佛法正见能迅速用起来。这样,在生活中自己遇到对境时,佛法出现在脑海中的速度比以前明显加快。我想这都得益于平日的操练吧。
  最近我自己在学习上士道,发菩提心,如果不担当辅导义工,我想自己的法义会学得很空洞很无力。因为带班,我特别能理解两套模式的价值所在。越来越坚信,辅导义工是我训练慈悲和智慧最好的岗位,是帮助我迈向解脱最快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