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班里有位同学做了如何“检讨自己不足,随喜他人功德”的分享,对我触动很大。我也反思和正视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近两年来越来越麻木冷漠,以至于忽视了父母和姐姐对我的爱,疏远了骨肉亲情......究其根源,在于无明,在于内心深处的贪嗔痴。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生性阳光、开朗。可自从进县城求学开始,看到富二代们优渥的生活,我的潜意识里就播下了迎娶白富美、实现阶层越迁的种子;大学里,倾听同学们畅谈领导们损公肥私的事迹,我的贪心也逐渐滋长,渴望能当个贪官,拥有签字买单、挥霍民脂民膏的权力;工作后,目睹同事经常安排各路朋友吃饭,我的虚荣心越来越强,也开始跟风迎来送往,只为博得“出手阔绰”的虚名。
  渐渐地,城市中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蒙蔽了我的心智,对上阿谀奉承、对下颐指气使的职场氛围麻木了我的灵魂。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眼里只有领导,心里只有升迁,我越来越认为自己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感觉父母亲所处的环境封闭单一,不懂现代社会和上层建筑,对他们的态度也从依赖、仰视,变成了俯视和忽略,逐渐减少了与父母的交流。除了对父亲,我对姐姐也越来越麻木不仁,有一年回家过年,我对姐姐摆出了在单位对下属的架子,耍起了威风。姐姐出于关爱,默默地忍受了。
  此外,因为想找白富美,实现阶级越迁,我一边保留着对女孩拥有富裕家境的渴望,一边又担心因为攀高枝会被丈母娘看不起,因此相亲无数,对象却总没能安定下来。
  自己是怎样的人,便会感招怎样的朋友。之前处过的女孩,正好是家庭条件一般,性格刁钻、家庭成员奇葩的人,因此处了一个月不到就熄火了。然而,我却把找不到对象的原因,归结到父母出身低微,没能给我一个富裕的背景,心中时常充斥着嗔心。
  导师在《人心、人性与人生》中提到:“向外追求所得的一切,只是外在的,并不能解决内心匮乏,反而会在追求过程中迷失自己。越是追求,越看不到内心的真正需求,越得不到满足。”
  看到这句话,我才察觉,过去的16年,我活错了。
  我把有身份、有地位、有金钱当成人生目标,忽略了心理建设和人格建设,撇弃了对家人和朋友应有的感恩心、恭敬心和慈悲心,身心越来越不康宁,坐卧不宁,寝食不安,安住在贪嗔痴中,源源不断地给自己制造烦恼和痛苦。
  我忘记了当初从村里进城的路,忘记了当初为什么从村里出发,更忘记了在背后目送我的父亲、母亲、姐姐和他们对我的爱。
  很幸运,参加三级修学后,我的心行有机会得到了调整。我舍弃了对外在条件的执著,找到了一位表里如一、善良美丽的女孩。
  最近,在带她回老家看望老人期间,我找到了从村里出来时的路,找到了天真、单纯、孝顺的童年。那些回忆全部回来了,我想起了我是怎么从农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也想起了父母是怎样一年一年变老的。
  高考结束后,他们把村里的房子卖掉,背井离乡,从美丽的海滨之城走到了偏远的云贵高原。他们用血肉之躯,把钢筋水泥一捆一捆地卸下来,把钱一分一分地攒起来,用积攒的血汗钱为我买了房子,圆了我的城市梦。
  这些年,他们变老了、变白了、变瘦了。而我变黑了、变厚了、变冷了,变得他们不认识了,也变得不愿意去理解他们了。
  那天,我痛哭流涕地给爸妈和姐姐写了好几千字的忏悔文,告诉他们,我找到了来时的路,祈求他们的原谅。爸爸马上给我打电话,他担心我想不开、出意外。确认了我有表姐陪着后,妈妈给我回信说:“你不要说对不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都要朝前看,只要我们一家人能身体健康、幸福开心地过好每一天,就是最大的快乐。”
  离开农村的16年,我在错误观念的指导下,迷失了赤子之心。如今很幸运地加入了三级修学,在佛法正见的指引和同修们的加持下,我醒过来了,也从功名利禄的追求中解脱出来了。此后,我会更加精进,自利利他,自觉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