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我大学毕业。怀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我步入社会,走进职场。那时的我,期待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一腔热血,通过奋斗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然而,我不是生活的编剧,现实生活不会按照我的设定去发展。十年过去了,我还是一个坐在格子间的普通职员,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我每天穿梭在这座灯红酒绿的欲望都市中,每个月却总有那么几天不得不面对囊中羞涩的囧境……
  现实与理想的巨大反差,让我活在焦虑、烦躁与苦恼的“三重唱”中。面对未来,我陷入了迷茫,不知道未来的人生道路到底要怎样走。在痛苦和无奈中,我开始寻找解决之道。但是,我对各类心灵鸡汤和励志故事已经完全厌倦了,心理学和哲学又觉得太枯燥,而且也感觉说不到我的“痛点”。恰在此时,“佛学热”开始兴起,印象中古老而神秘的佛教以一种年轻时尚的姿态进入人们的生活。多位高僧大德、上师仁波切的著作出现在各大书店的畅销书位置,我也买了很多回来,如饥似渴地阅读着,希望从中找到解决烦恼的智慧。
  一开始,确实感觉很受用,好像每一句都说到了我的心坎里,觉得佛菩萨太懂我了。于是,我一边赞叹佛法的智慧,一边“看破”、“放下”、“随缘”不离口地开始以佛教徒自居(尽管那时我还完全不懂得皈依的意义与怎样做一名佛弟子)。生活中也开始变得非常“佛系”,凡事都是“随缘吧”,自我感觉很良好,以为这样就是在修行了。直到后来生活中发生了几件事,才让我清醒地意识到,我的烦恼一点儿也没有减少,我对物质欲望的执著渴求以及这种欲望得不到满足所带来的痛苦一点儿也不比以前少,我根本就没有“看破”和“放下”。我所谓的“看破”和“放下”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安慰而已。至于“随缘”,则更成为了我不愿面对现实的逃避借口,我根本就不懂佛法及其修行原理。
  痛定思痛,我意识到,如果我真的想通过佛法来解决自己的烦恼,那就必须依止一位真正懂得佛法的善知识,并且在善知识的教导下一步一个脚印地系统修学。靠自己闭门在家东看西看,最后只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变成脑子里装满各种佛学名词解释的“佛学爱好者”,与人吹牛谈天,谈玄说妙头头是道,让人不明觉厉,但面对人生中的种种烦恼,立马原形毕露;另一种是变成神神叨叨的“盲修瞎炼者”,成为别人眼中“佛法是迷信”的代言人。这两种结局,都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迫切希望找到一条正确的修学佛法之道。
  就在此时,三级修学进入了我的生活。通过大半年的修学,我逐渐树立起对佛法的正确认识,明白了真正的“看破”、“放下”是运用因缘因果、无常无我的正见洞悉世间万物本质之后的超然,而真正的“随缘”则是在理性看待各种因缘条件的基础上采取的正确措施。有了正确的认识和积极的心态,我庆幸自己找到了一条正确的学佛之路。
  刚刚过去的10月,我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现实生活的压力,让我不得不在35岁之际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要不要离开现在的行业和工作了10年的企业?要不要放弃现在的一切去重新开始一种新的生活?然而,毕竟我已经35岁了,重新开始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就在我进退维谷之际,修学的力量发挥了作用。
  首先,我运用所学正见重新审视了我的动机:无非是为了获取更多的物质利益。但是,物质利益毕竟对我只有暂时的意义。起码目前在生活层面,我还没有挨饿受冻,那我所谓的“压力和痛苦”无非是内心的贪婪所产生的种种恶性需求。更深层次的,是我把工作和收入贴上了“我的面子”的标签,自我的优越感和重要感得不到满足罢了。当我把烦恼透视清楚了,烦恼也就不再是烦恼了。如果没有运用“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我想我是不可能把问题分析得如此透彻的。
  在我陷入烦恼中时,同修伙伴也给了我力量。得知我的烦恼后,在每周的两次交流时,伙伴们都从不同角度帮我运用佛法进行分析,帮我化解不良情绪。辅导员更是在第一时间安慰我,同时给我智慧的建议,帮我看清问题的本质。伙伴们的力量把我拉回了修学的正轨,我也再次感受到了导师的智慧与慈悲。如果没有这样一套“有次第、有方法、有氛围”的修学模式,我恐怕早就把佛法抛到脑后,任由烦恼摆布了。同时,又投身到为自己幻想出来的“美好人生”而瞎忙的生活中去了。
  现在的我,无比珍惜三级修学这套难得可贵的修学模式。我要打破自己的种种幻想,认真思考佛法对于生命的价值,老实安住于“修学”与“做事”的两套模式中。因为,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只有一件:用智慧和慈悲提升自己的生命品质。我对这套模式充满了信心,有善知识为我引路,有正确的方法和路径,有一群互相温暖的精进的伙伴,还有无数先行者的成功案例,我确信,我已经找到了打开佛法宝藏的金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