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啊,您在哪里?我天天呼唤着您!我急切需要您的救助!佛陀啊,您在哪里?我到处找,也找不到您!我心里时常念着您讲的话:“人生是苦,空,无常,无我……” 突然有一天,我就和“无常”碰了一面。
  陪护母亲住院的一个月期间,由于疲劳过度,一天傍晚,我陪她吃完晚饭,给她服药后,突然感觉头一晕,赶紧躺到另一张病床上,对妈妈说:“妈,我有点累了,头晕,要休息一会儿,你自己看着输液吧。”就在这一瞬间,无常就来到我眼前,把我的世界推翻了。
  我眼前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起来,转得我不敢睁眼,我赶紧给女儿打电话,然后就跑去卫生间,连拉带吐。这个无常鬼!像要把我的无脏六腑掏空,搅碎,耳鸣目眩,我的世界似乎在燃烧的天堂里旋转,感觉一股热血从后脖颈冲向大脑。
  我大喊着女儿,不要离开我,帮我推一推我的后脖梗。我好象要得脑溢血,如果我不醒人事,请用针头扎我的十个手指和脚指头各放三滴血,我也许还有救。女儿狠劲地揪搓我的脖梗,大声打电话呼叫着大夫,我在万分痛苦中说:“给你爸打电话。”
  在天旋地转中,我紧闭双眼,在阵阵翻肠倒肚中我被连床带人推到抢救室,然后打针输液,做CT……听到弟弟、丈夫的声音,接着又迷迷糊糊晕过去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六点钟。我睁开眼,天不转了!是丈夫和女儿守护了(当然还有善神护法)我一夜。无常走了,我被女儿女婿和丈夫、弟弟全家人从无常手里拉了回来。他们继续陪护我做治疗,拍片,住院,打针,输液,吃药,吃饭。他们劝我放下所有的爱好和劳做,静养身心。
  我心中还在一直不断找寻一生向往的那个佛陀,静下来就只剩下想佛了,佛在哪里?啊,想起来了!佛告诉我无常观,好!我现在就观“无常”,让我的身体快快好起来,我要感恩很多人,还有很多义工行要做,很多亲人要报答,要感恩,我更要感谢无常。
  我的病痛很快跟随无常过去了,我又活过来了,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大病初愈后,更使我想到佛的咐嘱,宇宙真相是“苦,空,无常,无我”,一切因缘和合中,身心内外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名相而已。我只是一个过客,人生实苦,无常迅速。在这念念觉知中,感到眼前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很渺茫,但我更要珍惜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迅速消失的短暂幸福。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世界的真相,内心贪嗔痴的真相。原来它们才是潜伏在我内心深处的无常鬼使,我要赶紧找回皈依三宝时的初心。
  导师曾经开示:“幸福的基础在于世界和能够感受的心,但那又是怎样的世界和心呢?外在世界是日新月异的(也就是说,时时处在无常变化中的物质世界。)内在心灵是四处攀缘的。以无常的环境和内心为基础,那样的幸福又怎么可能稳定、坚实呢?”
  在静心养病的日子里,好好听听圣人的劝导吧!不要再为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身外之物、蝇头小利而搏命和虚耗一生了。今后要让自己这颗燥动的心真正皈依三宝,忏悔业障,精进实修吧!聆听导师的殷殷教导,跟随导师的引领,找回真实的自我。
  佛陀啊,您召唤我们回家吧,我们在您的召唤下,在佛光的摄受里,佛的身影在每个虔诚的佛弟子的眼里放射着放芒。佛陀啊,我的心愿意跟您回家了,我将不再徘徊,不再彷徨地走在菩提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