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心星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不知什么时候起,深夜我家窗外总是有几只老鼠穿来穿去。有时忘了关窗,老鼠就会爬到纱窗上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地寻找突破口。更可怕的是,人站在纱窗前,它也丝毫不避违,还瞪着那双发红的小眼睛看着你,让你汗毛直竖,鸡皮疙瘩掉一地。阳台和客厅的纱窗角上都有一个洞,毫无疑问,老鼠已经突破过防线,直入家门了。
  接下来的日子,是打扫老鼠屎的时候。它经常是一路跑过,一路拉屎,留下一大串。开始是吃一些遗忘的坚果和晒在窗台的种子,后来供在佛台的水果也出现了缺口。再后来,大大方方地从你坐的沙发前经过,长长的尾巴甚至可以碰触到你的脚尖。终于忍不住,有人想要抓住它,后果是什么可想而知。
  我也开始行动,在家播放《慈经》,和在某个角落的老鼠商量,能不能在夜晚离开这里,晚上也故意打开了纱窗。我的好心并没有被它领情,反而又招来了它的同伴。也许同伴比较聪明,只是来一夜游。阻止捕捉无效后,在某夜,老鼠终于被鼠笼关在了里面。它看到我走过去,忙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我拎起鼠笼把它放在门外,楼上两个孩子看到后蹲在那里取笑老鼠,好久才离开。我想老鼠有了这次经历可以长个记性,不再来常住了。
  等楼上楼下的人差不多不在家时,我拎起鼠笼到了楼下,一路都诵着“六字真言”。在一个通往围墙外面的小洞口打开了鼠笼,老鼠起先往笼子里缩紧了身体,我用脚踢了踢笼子说:“你还不赶紧走吗?走吧!不要再回来了,多听佛号念佛号!”老鼠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犹豫了一下就从洞口钻了出去。
  我以为从此可以安逸。
  谁知道没安静几天,一天晚上,一帮老鼠又回来了,在窗台爬上爬下。这次紧闭窗户,不再给它们机会。然而,老鼠们寻洞无门,竟然把我种在窗台上的吊篮等植物全部咬光光。
  我目瞪口呆,旁人哈哈大笑:“你不是菩萨心肠吗?不是放了老鼠,它会记得你的好吗?看看吧,一片光!哈哈哈……”
  孩子也和我说:“妈妈,你不是和老鼠沟通好了吗?它们怎么又回来了?”
  我问老鼠:“不是和你说好了不要再来吗?怎么又带着一帮弟兄来了呢?”
  一天夜晚,家里客人听到窗外“吱吱,吱吱”的声响,非常好奇地走到窗前,看到几只老鼠在花盆上。他看着老鼠,老鼠听到声音也回头看着他。朋友瞪着眼睛诧异地不知道说什么。老鼠也瞪着小圆眼睛大方地和他打着招呼,甩甩尾巴迈着小碎步显摆了一下。朋友彻底服输,不可思议地感叹道:“现在老鼠怎么不怕人了!”
  我很无奈地回答:“这老鼠是我养着的!”
  从此,我家一年四季的晚上都是紧闭窗户,再也无法享受春秋之季和煦的晚风……
  “愿我无敌意,无危险;愿我无精神的痛苦……愿所有在陆地上生存的众生,愿他们无精神的痛苦、无敌意,愿他们无身体的痛苦、无危险。”《慈经》一直在播放。愿我的窗前清净安逸,愿我的盆栽恢复生机,愿老鼠们找到一个好藏洞,愿所有的生灵无痛苦、无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