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明国学讲堂第二十一期

文|觉幻 图|悟舸

  今小雪。繁华的鹭岛上空撒下丝丝甘霖。这些天的厦门显得格外热闹,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奖活动正在鹭岛举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今晚的普明国学讲堂内一样精彩,一堂向内寻求精神安顿的“古琴的文人性”专题讲座即将开始。
  都市中的普明讲堂,一内一外,一明一暗,一静一嚣。一卷十余米长的素宣,垂空而下,如静静的河流、寂寂的白雪,颇暗合今日小雪节气。河道上飘着松枝、松果、莲蓬、莲叶,意境简肃、严净而空灵。
  书友穿过拥堵的追星人流来到这座孤悬、明净的“洲屿”——普明讲堂。寂静中有一种美好在流动着、传递着。

  主持人觉本师兄瘦瘦的身板和略带磁性的男中音让我第一念就联想到古琴,主讲嘉宾练怡君老师身穿蓝绿调的衣裳,让人不觉联想起《离骚》的“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此景正好与讲堂的荷叶、莲蓬、松果、如雪如流水的素宣有一种妙合。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练老师从十六年前听著名琴家成公亮先生来厦讲学的切身感受说起,赞叹成先生是当今最具文人性琴者的典范。

  今夕是何夕,鸣鸾共一琴。
  微茫扪大化,空妙醒禅心。
  水阔三春雨,烟寒野树阴。
  天风当此静,十万海潮音。

  这首五言律诗是练律师当年听成公亮先生弹琴所感。我常笑称练老师是律师写律诗,练老师不但是厦门市诗词学会会长,还是一名资深的律师哦。
  古琴和诗歌的融洽犹如主客间的无言默契,知音即默契到了极致。回忆起当年鼓屿听琴的那个夜晚,“祥和而美好,寂静得不容任何微细的嘈杂音,关上所有的灯,燃以蜡烛……仿佛能观想到缘起之万有和空的妙理……一曲终了,风静了,而内心的海潮音已然澎湃……”这时的练老师当真是成先生之知音也。

  认识古琴曲需要从感性认知开始。
  在一曲《碣石调·幽兰》的琴曲中,普明四壁皆如空谷,涧中流水一道悠悠。此曲相传为孔子所作,沉郁而朗润,苍茫显幽微,其心志仙露明珠一般。“一时尘虑绝,四座瑞风生。”(陈映琳诗句)
  一曲终了,主持人觉本说:“诗人和琴者都极微妙。”座中皆心领意会。“尽管不懂琴,但它能让你产生感受和共鸣……古琴的弦特别长,不同频率的触动可产生美妙入微的共振……以音声而非旋律动人,此为古琴与众不同之处。”
  紧接着静听《神人畅》。此曲描写执干戚舞的祭祀场景,只用五弦,仿佛正与天人交流。

  练老师从古琴在流变中逐渐形成的人文性说起,自孔子时代的“士”、战国“士人”、东汉“士家”、魏晋士人到唐宋文士、文人,一路说来,亦若“溪声便是广长舌”,令人顿觉神爽。
  魏晋时期是文人性发展的高峰,练老师自言,其喜欢《世说新语》中桓子野为王子猷吹笛曲《梅花三弄》,吹罢上车而去,主客不交一言那段记载,极见性情。魏晋人的自然潇洒,而嵇康更是练老师的精神偶像。她说:“这是一种独立精神和人格魅力,每个中国士人或多或少都带有嵇康的影子……”

  谈到唐,她说唐人写诗很普遍,是一种自媒体手段,就像今天我们发朋友圈一样……(众笑)
  宋是一个官员最具文化自觉的时期,欧阳修将文人演绎到一种极致,他晚年自号“六一居士”,藏书一万卷、金石一千卷、琴一张、棋一局、酒一壶,外加一老翁坐其中。“这一时期的琴逐渐从上古质朴高古的音乐发展到文人审美的、细腻的、形式上更成熟,逐渐接近现代人欣赏的音乐。”

 随后,在练老师的引导下又静听了《潇湘水云》与《秋风辞》,感受不同时期琴曲形式上的变化发展,翻转入云,各抒怀抱。
  在介绍古琴琴名、古琴形制、琴曲取材等之后,练老师以《幽梦影》中的一句“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开显出古琴内在的、微妙的人文品性。
  时间飞快,两个小时的讲座在流水音中恍如流水之逝。讲座虽已结束,但心中流水依然,水流花开。